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7章 血腥味

作者:默菲字数:2998更新时间:2016-07-28 22:29:36

许颜可语气无辜的说道:“那你先放了我的手啊,外面都是你的人,我也跑不了不是吗。”

这个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冷血,就算是两人这么久的感情,他也很少对她露出温柔的表情。

靳正庭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将手放开,眼神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这个女人三年能在他眼皮底下逃开,肯定不像她的外表那么简单,“许颜可,你说这三年是谁一直帮你掩人耳目。”

“我都是一个人,哪有人帮我,我那么想你,你难道不想我吗。”许颜可不在意的甩了甩手,减轻一些疼痛,她水润的眼眸看向靳正庭,无限深情的说道:“正庭,三年不见,我只要一想到跟你分开,我的心就痛的不能自己,所以我就回来了。”

靳正庭冷硬的表情不变,冷漠的说道:“许颜可,你知道在耍这些小把戏会有什么后果。”

“正庭,我说的都是真的,那条项链我无时无刻都带在身上。”许颜可忽然将胸口一拉,露出性感的锁骨,一条闪耀的钻石项链挂在她的胸前。

靳正庭看着那条熟悉的项链,怔了一下,他以为这条项链早就被许颜可藏了起来,没想到她却随身携带,那条项链挂在她脖子上,好像在提醒他当年多么可笑,喜欢上一个虚伪蛇蝎的女人。

许颜可乘着靳正庭闪神的那一秒,有了动作,伸手推翻了周围的衣架,发出‘劈里啪啦’的响声,惊起外面的保镖,她身子一矮躲过一个,运用本身的优势踩在一张座椅上,从他们的头顶翻过,几步就走出了专柜,靠在围栏边。

她对靳正庭的方向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娇俏的说道:“正庭,我们下次再见,记得要想我哦。”说完毫不迟疑的翻身一跃。

在众人的惊呼声下,稳稳的落在一楼。

靳正庭一时不察,着了许颜可的道,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看着她得意的表情消失在二楼,他神色更加难看,眼睛里燃烧着怒火,鬓角有一条青筋轻轻跳动。

“靳总,我们追下去的时候,她已经跑的无影无踪,而且其他几个路口的人都汇报过了,没有看到许颜可的人影出去。”秦三低着头,忐忑不安的等着靳正庭发话,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他的额头就冒出一层细汗。

他们都布置下天罗地网,许颜还是逃了,她就像一滴水滴落海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靳正庭冷冷的说道:“不用找了。”

许颜可这次现身肯定是有备而来,楼下一定是有人接应她,不然她不可能跑的这么顺畅,那个女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仅仅是故意引他出现演一出‘深情’的戏码。

这个想法立即被靳正庭否决,以许颜可的小心谨慎的性格,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无用的事情,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阴谋。

“靳总,现在怎么办。”

“暗中观察,别打草惊蛇。”靳正庭丢下这句话,抬脚离开,不管许颜可是什么目的,他都不会让她得逞。

想到另外一张一模一样的脸,靳正庭眸色一暗,脚上的步伐快了许多,他让司机去接那个小女人,现在应该到家了吧。

本应该逃的无影无踪的许颜可,此刻正坐在一辆黑色的轿车里面,全黑的轿车,连着四面的车窗都像蒙上一层厚厚的布,一丝光亮都透不进来,别人也看不清里面的景象。

许颜可揉着手腕靠在椅背上,吃痛的说道:“靳正庭够狠的,他要是在重一些,我的手今天肯定废了。”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隔着许颜可的地方,坐了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他双手平整的放在两侧,修长的大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说话的口气像是例行公事。

“放心,都办好了。”许颜可心里虽然不满,却也不敢表现出来,身旁的男人在她心里比靳正庭阴狠一百倍,惹了靳正庭最多不过死,但是惹了身旁的男人,只会生不如死。

就像她吃多了苦头,就知道学乖了。

男人不轻不重的说道:“恩,继续消失不要出现,你知道坏了我的好事,会有什么结果。”

男人的话虽然没有怒意,但听在许颜可耳朵里却是全身一抖,那是从骨子里透出的本能反应,本能的去害怕,去听从,她恭敬的回答:“我知道。”

“恩,靳正庭应该走了,你下去吧,会有人接应你。”

“是。”许颜可也不敢就留,轻轻的推开车门一条缝,看了下四周没有可疑的人,才将门缝扩大钻了出来,很快又将车门关上。

一束阳光好像不小心打在那个男人身上,将他妖异的下巴暴露在亮光下,又很快被黑暗吞噬,男人轻轻的敲了一下玻璃,坐在前头的司机会晤,踩下油门离开。

许颜可下了车恶狠狠的盯着远去的黑色轿车,总有一天她要摆脱这个男人,谁也不能掌控她的人生,谁都不能威胁她许颜可!

靳正庭回到家,看到门口放着一双鞋,心里的担忧也跟着放下,不过只是一瞬,脸色骤变,鼻子敏锐的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顺着味道,他将视线停留在她平整的鞋子上。

后跟处那抹浅红,虽然很淡,可放在靳正庭的眼里就像被无限放大,心也跟着一紧,他立即脱了鞋子,朝楼上走去。

李嫂看到靳正庭进门出声说道:“先生,你回来了啊。”

靳正庭上楼的动作一顿,淡淡的问道:“太太,回来了吗。”

“恩,回来了,不过我感觉太太好像很不多,我跟她说话,她也不回答,就自己上楼了。”李嫂会想到赵瞳心回来的样子,有些担忧的说:“而且我看她走路的样子很怪,我想过去扶她,她说不要。”

“你看到太太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还是跟老王回来的。”

李嫂很肯定的回答:“是太太一个人回来的。”

靳正庭没再问,只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变得凝重,他走到赵瞳心的房间,伸手推开,看到两米宽的大床上,被子中间有一块隆起的地方。

屋内的窗帘也被拉上,靳正庭关上门,房间内只有模糊的光亮可以看到床的位置,他高大的身影走了过去。

赵瞳心并没有睡,她能清楚的听到靳正庭沉稳的喘息,稳健的步伐向她靠了过来,但是她一点也不想动,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狼狈哭过的模样。

她一个人走了很远,本来是不想回来的,想到还在医院的母亲,还需要靳正庭的救助,又不得不回来。

理想在现实面前显得那么残酷,她苦涩的一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楼上,脚上的水泡早已磨破,躺着浓水跟血水,不过那又如何,只有身体上的痛才能麻痹心里上的疼。

“瞳心……。”

赵瞳心胸口猛地一震,靳正庭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叫她的名字,仿佛这两个字念出他心里潜藏的感情,那么深,又那么沉。

赵瞳在被子里瞪着眼睛,不让眼眶的泪水留下来,她不要在有那种可笑的想法,更加用力的抱紧身子蜷缩成一团。

靳正庭见她还是不愿起来,大手一伸将她连人带被子圈在怀中,一手掀开遮在她头顶的被子,看着她哭红的眼睛,闪躲的想要避开。

娇弱的身子更是抗拒的扭动,“靳正庭,你放开我,放开我。”

靳正庭一手扣住她的腰肢,一手按住她肩膀,不让她扭动,深邃的眼眸带着少有的认真,“为什么要自己走回来。”

“不要你管。”赵瞳心倔强的将头一撇,他的身子就像一颗苍天大树,以她瘦弱的手臂根本撼动不了,干脆闭着眼睛不在看他。

靳正庭看到米白色的被子尾部星星点点的鲜红,深邃的眼眸腾地一下染上怒意,大手一掀,看到赵瞳心脚裸触目惊心的伤口还往外淌着鲜血,薄唇更是抿成一条直线,伸手掏出口袋的手机,拨通,“带着急救箱过来,快。”

“你怎么了,不会受伤了吧。”柯景腾收到靳正庭的电话,听得一脸莫名其妙,能伤害到他的人,江滨市屈指可数,基本上没有啊。

——嘟嘟嘟

柯景腾看着手里的手机眨了眨眼,就这样把电话挂了?他郁闷的不行,很想不去,可是又怕好朋友是真的受伤了,没办法只能收拾了一下药箱,急急的跑去开车。

而赵瞳心听到靳正庭的电话,身子更加剧烈的扭动,嘴里叫着,“我不要你管,我不需要你的可怜,你走,你走。”

她不要他像施舍一样的对待,既然不喜欢就不要管她的死活,无论再多的伤疤跟裂痕,总有痊愈的一天,可是他每一次的靠近,无疑是揭掉她的伤疤,让她痊愈不了。

“你突然闹什么,自己受伤了难道不知道吗。“靳正庭语气微沉,强健的大腿夹住她的小腿,不让她乱动碰到伤口,那片猩红的伤口看在他眼里无比刺眼。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