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5章 你连她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作者:默菲字数:3031更新时间:2016-07-28 22:29:36

“恩。”靳正庭头也没回的应了一声,视线一直放在赵瞳心身上。

“干嘛这么看着我。”赵瞳心紧紧拉着被子,看着靳正庭如墨般的眼眸,她难道没洗干净吗?伸手摸了摸头发跟脸,也没摸出什么。

“你不生气?”靳正庭深邃的眼眸盯着她的表情看。

“生气,当然生气了。”赵瞳心怎么可能不生气,那种情况发生在谁身上都会发怒,“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知道了。”靳正庭高大的身子走到门口,淡淡的说道:“留在这里休息,我下去处理一下。”

“恩。”赵瞳心还是没听懂靳正庭那就‘我知道了’是什么意思,这个男人说话不说完整会急死人的知不知道。

玩阴沉……

靳正庭出了门,淡漠的表情骤然降冷,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阴霾,全身的狠厉在这一刻全部释放,犹如黑夜的死神,充满了可怖的气息,虎步龙行的向电梯走去,他的人不是谁都可以去欺负的。

跟在他身后的刘元保持着一定距离跟在后面,实在是靳正庭身上散发的寒气太过吓人,让人不敢靠近。

楼下一群人被围在一起,前面的位置放了一把黑色的大椅子,等着它的主人到来。

靳正庭的身影一出现,感到他身上强烈的冷意,所有人自觉地闭上嘴巴,缩了一下身子。

他高大的身影犹如一只蛰伏猎豹,随时给敌人致命的一击,他森冷的视线在所有人脸上扫过,慢慢坐了下来,冷冷的说道:“把人带出来。”

“是,靳总。”刘元接到指示,手一挥,两个安保人员架着一个女人的身影出来,毫不怜惜的将她扔在地上。

梦琴痛呼一声,“好疼。”

“梦琴怎么是你。”安源的两只手也被人反扣在背上,看到自己认为柔弱的朋友,竟然会是哪个罪魁祸首。

“梦琴,没想到你会这样害我们。”其他几个女人可没想那么多,她们只知道这次肯定完了。

“梦琴,难道阮姨对你不好吗,你要这样陷害我。”艳红色衣服的女人更是夸张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你真害人精,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们才不会帮你。”

“安源,我,不是你你想那样。”梦琴慌乱的想要解释,眼泪先一步下来,看着有多无辜就多无辜,周围其他人还同情的看了她一眼。

“闭嘴。”靳正庭脸色沉了沉,手一抬就有人上前捂住她们喋喋不休的嘴。

靳正庭低头俯视惊慌失措的梦琴,冷酷的说道:“知道你这个女人隐藏的很深,只是没想到你这么愚蠢,竟敢动我的女人。”

梦琴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恳求的说:“求求你放过我们吗,真的我没有,不是,不是我。”

“如果你非要泄愤的话,那,那你就放了我朋友,抓我就好了。”

“没想到你这个外表看上去挺清纯的女孩,怎么好意思说出这句话,监控视频都拍的很清楚,你还想抵赖。”刘元要不是看了监控视频,也会相信她楚楚可怜的样子。

所有人原本同情的眼神变得唏嘘不已。

安源本来还觉得很感动,不枉费自己为她做了这么多,听到刘元的话,双眸一瞪,因为嘴巴被人捂着,不能讲话,全身挣扎不已,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靳正庭一眼就看穿梦琴玩的把戏,眼神一瞟,那个捂着安源的人将手放开,改扣着她的肩部不让她乱动。

安源也不管那些,眼睛直直的看向低着头的梦琴嚷道:“梦琴,他说的都不是真的对不对,不是你干的对不对,告诉我梦琴。”

梦琴身子一僵,咬着唇不说话,只是不断的哭泣。

这个表现放在安源眼里就等于默认,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梦琴,“我做了这么多都是因为你,而你却陷害我们几个人,还假惺惺的说这些话,你真让我恶心。”

“安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怎么会这样做呢,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要相信我啊。”梦琴死咬着下唇不放,她不能承认,也不敢承认。

靳正庭不想再看这出闹剧,手指在桌子上敲了几下,不轻不重却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楚,他冰冷的声音缓缓的说道:“让他们的人来了,再带走,知道该怎么做吧。”

“是,总裁。”刘元心下一凛,这几个女人就算被领回去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男人之间是商场,女人之间是颜面,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他们的公司只会在江滨市举步艰难,最后慢慢走向倒闭。

坐在地上一声不吭的梦琴,直到此刻才有些害怕的挣扎,她尖叫的说道:“你不能抓我,你不能这样对我。”

靳正庭毫不遮掩眼中的轻视,冷漠的开口,“马副局长的女儿是吗。”

马梦琴听到靳正庭的称呼,以为他会顾忌他父亲的官职,眼睛又燃起了希望,“对,我父亲是公安局副局长,我是他的女儿马梦琴。”

“那又如何。”靳正庭的语气就像他的人一样,睥睨一切。

靳正庭的话,就像一碰冷水浇在她的头上,让她的希望瞬间破灭,她不甘心的说道:“我只是喜欢你有错吗,凭什么这么对我,我哪里比她差了。”

靳正庭冷冷的看了一眼马梦琴快要崩溃的表情,淡淡的说道:“你连她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如果赵瞳心此刻在的话,一定会因为靳正庭这番话而激动不已,只可惜她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楼下发生的事情。

当时她无助,难堪,狼狈的站在中间,除了园园,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忙,心里彷徨的时候他就出现了,就像天神降临将她解救水火当中,心也跟着微微软化。

“瞳心,你没事吧。”钱园园被陆莫言抓取涂抹伤口,才回到套房内,见客厅没人,探头探脑的去找人影。

“我在这里。”赵瞳心应了一声,不放心的加了一句,“你一个人进来。”

她现在可是光溜溜的穿着浴衣,就算盖着被子,她也没觉得安全多少。

“恩。”钱园园进来的时候带瞪了陆莫言一眼,示意他别跟进来。

陆莫言无辜的摊摊手,他可不想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去惹靳正庭的女人。

钱园园推开门进去,又很快速的将门关上,快步走到赵瞳心面前,看着她一切完好的样子,担心的情绪放了下来,“还好你没事,不然我就死定了。”

“怎么会死定呢,你已经很照顾我了,这又算你的错。”赵瞳心很不解,钱园园跟她认识还没多久,为什么对她正好,好像她出事了,园园会比她还惨一样。

“瞳心,我拿你当朋友你这怀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钱园园声音猛地加大,她掏心掏肺为了谁,这女人看的好像她别有目的似的。

害她一阵心虚……

赵瞳心也知道这样想很不好,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啦园园,我只是觉得有些受宠若惊而已。”

钱园园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模样说道:“下次在这样我就生气了,我可是拿你当好朋友的。”她这句话绝对是发自内心的话。

“恩恩,知道了,园园对不起害你受伤了。”赵瞳心看到钱园园脸上青紫的痕迹,内疚不已,如果不是她,园园就不会跟人家吵架,也不会受伤。

“瞳心,你看你,我才刚刚说,你又这样,你应该庆幸我在,不然你这个小身板还不够人家一下。”钱园园毫不在意的挥挥手,这点小伤算什么,以前还有更重的伤,她都没坑过一声。

门口一个女声说道:“赵小姐,衣服给您送过来了。”

“来了,来了。”赵瞳心不方便起来,钱园园替她去开门拿衣服。

她彪悍的身材像一堵墙似的站在服务员面前,吓的送衣服的女人一抖,没想到他们总裁的口味这么重,喜欢这么胖的女人……

陆莫言将女服务员的表情都看在眼里,肩旁忍不住开始抖动,那个女人不会误会胖妞是靳正庭的女人吧,实在太好笑了,哈哈。

不过心里那种不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钱园园一把夺过服务员手上的衣服,对着陆莫言干笑的说:“要笑就笑,小心憋久了内伤。”说完‘砰’的一下将门甩上。

门外陆莫言如同魔音一般的笑声,让钱园园恨得咬牙切齿。

“园园,你跟陆莫言到底怎么回事。”赵瞳心不懂陆莫言谁都不惹,偏偏喜欢惹钱园园,不是说钱园园不好,只是觉得对于一个顽劣富少,一般不会纠缠园园这样的女孩。

“谁知道他是不是神经病,见不得我好,反正我钱园园一定跟他势不两立,水火不容。”钱园园将她的小胖手捏的死紧,好像手里捏的就是陆莫言一样。

赵瞳心看着一套崭新整洁的衣服在钱园园手里快要变成一堆菜干,出声提醒道:“园园,那是我的衣服。”

“哦,那个不好意思哈瞳心,来你快穿上吧。”钱园园看着怀里皱成一团的衣服,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