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9章 认真就输了

作者:默菲字数:3194更新时间:2016-07-28 22:29:23

赵瞳心看着叶蕊转身,人也跟着转身跟过去,还没迈出去两步,叶蕊就吩咐道:“瞳心,你留下来跟靳总汇报一下正新那边的事情。”

赵瞳心一脸疑惑,汇报什么?合同都是靳正庭拟定的,她在说那些条款不等于是多此一举的行为吗。

不过她只能顺着应道:“好的。”

然后她等着叶蕊走了,继续沉默。

靳正庭看着赵瞳心是打算跟他耗到底了,眼角瞥到她撇嘴的动作,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语气还是淡漠的说道:“赵秘书,你怎么还不汇报。”

“……。”赵瞳心第一次觉得靳正庭原来也会耍这种腹黑的小手段,明明都知道所有事情,却还要她汇报,把她当猴子一样戏耍很好玩吗。

不过她没敢再这种公共场合顶嘴,面上故作疏离恭敬的态度说道:“靳总我觉得口述可能会表达不清楚合约的内容,等明天回公司之后,我会列好清单送到办公室给您过目。”

靳正庭听着他软软娇娇的语气,他略微沉吟了一下,好像真的认真思索过她的话,低沉的嗓音说道:“明天上午十点之前我要在办公室里看到你的清单。”

赵瞳心有些欲哭无泪,这个男人的口气不是认真的吧,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大家这么熟了,何必这么认真……

靳正庭看着赵瞳心眉头快要挤在一起,又不敢反抗的矛盾模样,猜想她心里估计将他数落了个遍,神情淡淡的说道:“赵秘书觉得很为难吗。”

“不,当然不为难。”赵瞳心一句话在肚子里百转千回,最后还是化为无力的叹息。

“瞳心,刚刚看到你跟叶秘书过来,怎么就走了。”霍廷琛精瘦的身影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群女人,仇视的瞪了一眼赵瞳心。

“霍总这么忙,我怎么好打扰到你。”赵瞳心真是无故躺枪,她对霍廷琛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来找我,又怎么算打扰。”霍廷琛一句暧昧不清的话,成功的让赵瞳心激起在场女性的仇恨值。

原本有些女人看到赵瞳心跟靳正庭谈话就觉得很不满,一个秘书竟然缠着总裁不放,一看就知道是狐狸精,不正经。

敌意的眼神全都射向赵瞳心。

或许是因为他们的位置女人太多,其他在场的人很多也把目光放在了他们身上。

赵瞳心顿时有种自己是被关在动物园的猴子任人观看的感觉,她真的很想指着霍廷琛的鼻子问,她跟他是什么仇,什么怨,他一定要这么陷害她。

不过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必须得转移这些人的注意力。

“霍总似乎忘了,赵秘书是鼎盛的员工,有些话还是不要说的太过。”靳正庭深邃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向霍廷琛投去,声音冷到谷底听着在场的人不由一抖。

“靳总是不是有些反应过大,我只不过是跟瞳心聊得比较合得来。”霍廷琛说完扭头看向赵瞳心问道:“是吧,瞳心。”

两条视线同时看了过来,一个是清冷淡漠,一个是温润儒雅,不管哪一个她都招架不住。

赵瞳心却是对霍廷琛更加讨厌,这个男人似乎将她当做打击靳正庭的棋子,她就算人微言轻,也不愿意被人随意拿捏。

她清凉的眸子隐隐带着一丝怒气,表情却是异常的平静,“霍总还是不要说些让人误会的话,我只是一个小员工,可禁不起你的玩笑。”

赵瞳心话里直白的拒绝,所有人都听得出来,有些人觉得她不知好歹,有些人睁着眼等着看好戏,也有些人暗自松了一口气。

霍廷琛的笑容不变,只是口气更加轻柔温和,“瞳心你误会了,我没有其他意思。”

如果霍廷琛的手下听到他们总裁以这种口气说话,早就吓的魂飞魄散,这个时候就是代表要往死里逃,因为温柔的语气代表他盛怒的层度。

“霍总,实在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了,你看我一天用脑过度都在胡思乱想什么。”赵瞳心不好意思的拉了拉裙角,表现出确实是她自作多情的样子。

所有人先是一怔,然后是不屑,鄙视的眼神看向赵瞳心。

赵瞳心当做没看到,抿着嘴笑笑没说话,她心里明白如果不找个台阶给霍廷琛下,不仅是她躲不了,也会影响了靳正庭的形象。

所以她索性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也算给霍廷琛那个男人一个巴掌,一个枣,希望他记得她这个小人物不惜牺牲脸面帮他维护尊严,不要再招惹她了。

霍廷琛心里一怔,不过也只是那一秒,脸上带笑的说:“瞳心,你真是……。”

他怎么会看不出赵瞳心是出于什么原因才会这么说,他发现这个女人不仅警觉而且反应也很灵敏,只可惜……

靳正庭看着他们两人有默契的配合,双眼仿佛弥漫着一层冰晶清寒冷冽,难道觉得他保护不了她吗。

而站在靳正庭比较近的几个人,背后陡然窜起一股凉意,忍不住伸手搓了搓手臂上冒出来的汗毛,心里疑惑不已,酒店的空调怎么突然降的这么低。

“难怪我怎么觉得突然这么安静,原来全部人都围在这里。”杨子烨姗姗来迟的身影挤了进来,像是没发觉剑拔弩张的气氛,随意的说道:“瞳心,你怎么也在这。”

“我好像是听到有人在叫瞳心。”陆莫言的声音也跟着凑热闹。

杨子烨跟陆莫言其实只是随口问出来,并没有其他意思,可是放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开始引人入胜,这个赵瞳心到底是什么来历,不仅跟鼎盛,正新,宏逸的总裁都很相熟,就连景泰的二少爷也是一副要好的样子。

赵瞳心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真的好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一了百了。

现在是怎么样,三国鼎立?四人麻将?谁来告诉她下一步该怎么走,女人嫉妒的视线已经让她麻木。

如果现在有人说铁树会开花,她都不觉得奇怪了,这么百年不遇的尴尬情况都让她遇到,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赵瞳心眼尖的看到叶蕊的身影,就在她不远处的地方,一脸担心的望着她,脑子灵光一闪,她突然伸手捂住小腹,神情难受的说:“我的肚子好疼……。”

原谅她用最古老最有效的办法——病遁法

赵瞳心这次反应敏锐,在靳正庭想要抬脚的刹那,猛地叫道:“叶姐,你能不能付我先回去。”

被点名的叶蕊,很快反应过来,急步走到赵瞳心的身边,顺手搀扶住她的手臂,担忧的说:“好,我刚好有车,可以开车送你回去。”

然后赵瞳心顶着所有人火辣辣的眼神,很快消失在门口。

靳正庭眼眸微闪,肚子疼还走的这么快?也只有那个小女人想的到这么笨的办法了。

靳正庭看的出来,霍廷琛自然也看的出来,凤眸一眯像是极为感兴趣一般。

只有杨子烨跟陆莫言面面相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叶蕊扶着赵瞳心出了酒店,才开口问道:“瞳心,你是不是假装肚子疼。”

“叶姐,你看出来了啊,对不起拖累你了。”赵瞳心放下捂着肚子的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她从小就有这个习惯,一说说谎就会摸耳朵,至今没人发现。

“瞳心,生病的人走路没那么快的。”实在是演技太拙劣,想不看出来都不信。

“……。”

“瞳心,我当你是自己人,我就直接问了。”叶蕊忽然神情严肃认真的看着赵瞳心,“你到底跟靳总,还有霍总他们是什么情况。”

“叶姐,你要相信我,我跟,跟他们不是你想的那样。”说着赵瞳心又摸了一下耳朵,除了靳正庭,其他人她真的是冤枉啊。

“如果真的是这样,你最好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就算你觉得没什么,旁观的人不怎么想,你要知道人言可畏。”叶蕊太知道舆论的力量有多大。

“一件事情就算不是你的错,只要经过十个人,一百个人,白的都能说成黑的,何况他们那种身份的男人,只会更加麻烦。”

“我知道。”赵瞳心的语气有些落寞,有些怅然,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她只是一个没有身份没有背景的平凡女人。

又有什么办法可以抵抗权利滔天的男人,她只能用她微小的身躯顶着不让自己输的太难看。

“瞳心,听我一声劝,有些事不要太当真,认真你就输了。”叶蕊也明白赵瞳心的意思,就算她不愿意招惹那些人,可是那些人就能不招惹她吗?

对错,往往都是以权势衡量,谁有权,谁就是对,而错的一方谁又在乎是否真的有错。

“谢谢叶姐,我知道该怎么做,我只是有些担心今晚的事情会不会传开。”赵瞳心心里还是记挂着那件事,她不想影响了那个人。

“没事,其他人只会当做一个。”叶蕊顿了顿轻声的说道:“一个笑话来看。”

一个笑话,就像一座山压在赵瞳心的心里,让她喘不过气来,原来她担忧的事情,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笑话,可她却当做认真了。

果然,认真就是输了……

“恩,我知道了。”

叶蕊看着赵瞳心精神不佳,关心的说道:“瞳心,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叶姐,我看你今晚喝了不少酒还是不要开车,我们打车回去吧。”赵瞳心摇摇头拒绝。

“好吧。”叶蕊也不勉强,她确实有些头晕。

赵瞳心将叶蕊送上车,才打电话让王叔来接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