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8章 炙热的吻

作者:默菲字数:6831更新时间:2016-11-19 5:44:36

他微哑的嗓音说道:“你喝多了。”

他的步伐依旧平稳,就连速度还是不紧不慢。

不过要是看向靳正庭的眼睛会发现,深邃的暗眸早已翻涌开去。

门开了又关,屋内的气息,因为赵瞳心而变得燥热难耐,她扭动着身子想要下地,嘴里不满的嘟囔,“放我下来……。”

靳正庭看了她一眼,将她放下,眼角随时注意她的动向。

“靳正庭,我知道你喜欢许颜可,我知道。”赵瞳心软软的靠在门边,媚眼如丝,一双水眸如秋水荡漾,勾人似水。

靳正庭心里微微一荡,很快又将那份躁动压下,他知道喝醉的女人没有理性,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机,索性就闭口不谈。

“你早点睡吧。”

赵瞳心知道看着靳正庭神情淡漠,略显凌乱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充满野性的魅力。

一股不知名的怒火却突然涌上心头,凭什么她在难过伤心,这个男人却依旧高高在上不可侵犯。

抱着心里的不满,赵瞳心突然酒壮怂人胆,恶从胆边生,水光潋滟的眼眸深深的看向靳正庭,摇摇晃晃的身子走了过去。

忽然对着他千娇百媚的一笑,“靳正庭……。”

靳正庭听到她酥软呢喃,低头看向她,就在这一瞬间,女人猛地伸手攥住他的衣领,使劲将他拉下。

因为没有防备,因为心里存着一点心思,他高大的身子顺着她的心意弯了下来。

赵瞳心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跟着温热湿软的红唇印上他性感的薄唇,感觉到男人身体的紧绷,她更加得意,伸出柔软的唇舌在他唇上舔了一圈。

就像一只恶作剧的小猫,做完,便想逃离。

可她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一只虎视眈眈的雄狮,到嘴的食物又怎么会轻易放开。

靳正庭只是愣了一秒,立即化被动为主动,他长臂一伸一手按着她的后脑,一手固定在她的腰上,然后迅疾地吻上她的唇。

灵巧地撬开她的牙关,深深吻了起来,炽热而缠绵。

赵瞳心被他吻的全身发麻,脑袋晕乎乎的整个人像是踩在棉花上没有真实感,渐渐的忘记了抵抗,条件反射般地回吻他。

这个吻深远绵长,等靳正庭放开赵瞳心的时候,她还未回过神,胸口急速起伏的喘息告诉她,这个吻有多激烈。

靳正庭低哑的声音靠着她耳边说道:“还闹吗。”

“……。”赵瞳心脚步一退,装作没听见,摇摇晃晃的想要上楼,她真的喝多了……。

双脚还没踏上阶梯,身后的男人却如影随形,她看到台阶上月光投下的影子,男人高大健硕的黑影,就像一座屹立不倒的山峰,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向她压来。

赵瞳心不敢回头,也不想回头,她知道今晚她不过是借着酒劲想要发泄自己心里的不满,没想到人家一眼就看出来。

只是没有点名罢了。

羞愤,恼怒,心慌夹着这各种心思,让赵瞳心落荒而逃。

一个在前走这,一个在后面默默的跟着,沉默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赵瞳心第一次感觉短短十几个台阶是这样漫长遥远,每一步都显得那么艰辛无力。

她知道身后的男人幽深的黑眸一直注跟着她,让她感觉背后就像要烧起来。

“今天下午你听到我跟子烨的谈话了。”

赵瞳心听到靳正庭的话,心里一惊脚下一个踩空差点从楼梯上滚落,还好一只大手及时的将她拖住,不然她明天估计就要躺在医院。

心底庆幸之余又觉得火冒三丈,他是什么意思,选择这个时候开口,赵瞳心脖子一梗大声说道:“对,我是听到了,又怎么样。”

她看到靳正庭想要开口的样子,抢先说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不用说,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

她不想从他口中听到更多伤人的话,那只会让她更加心痛。

实际她的大声听在靳正庭耳里是娇软无力,更似撒娇的嗓音,他幽深的暗眸滑过一丝笑意,很快又消失无踪,剩下更加漆黑的瞳孔。

“该怎么做是指吻我?”

“我那是喝醉了。”赵瞳心脸色霎时嫣红一片。

“喝醉了还能记得吻我……。”靳正庭强健有力的臂膀搂着她的不盈一握的腰肢,眼神幽深似星空一般璀璨,迷人的薄唇淡淡的问道,“滋味如何。”

滋味自然……赵瞳心眼眸蹭的一下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靳正庭平静无波的表情问出让人脸红心跳的问题。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让我帮你回忆一下。”

“不……。”赵瞳心反射性的拒绝,可身旁男人的决定,又怎么会被人左右。

恍惚间,她分明感觉到两片冰凉的薄唇在自己的唇上惩罚性地肆虐,不容她反抗的加深这个吻。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努力挣扎却又不得其法,只能被动的承受。

直到靳正庭深邃的眼眸浮上一丝情欲的波光,才停止这个吻。

“靳正庭你什么意思。”如果第一个吻赵瞳心可以骗自己那只是他一时的意乱情迷,当第二个吻落下,她再也没办法骗自己。

“对你刚刚的话做出回答。”靳正庭说的很坦然,就连表情都没有一丝变化。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赵瞳心紧了紧手心,眼神望向靳正庭,想要从他如墨般的黑眸看出一点真相。

除了幽暗,就是一片迷雾,她根本看不懂他眼里的意思。

就像听不懂他嘴里的话,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靳正庭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低沉的语气说道:“你会懂的。”说完将她身子扶正,从容的从她身边跨过,很快消失在楼道的拐角。

赵瞳心愤愤的跺了一下脚,这个男人总是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什么叫她会懂,怎么懂?哪里懂?

明明已经放弃的心,又因为他炽热的吻而搅乱,而那个作俑者只是轻飘飘的留下一句,你会懂的,就堂而皇之的丢下她离开。

这算什么事?

赵瞳心喝了酒,脑子昏昏沉沉的,想不通也就不想了,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倒头就睡。

直到外头日晒三竿,她还在床上昏睡不醒,还是房间的敲门将她惊醒。

李嫂亲和的声音响起,“太太,你起来了吗?我炒了一些清淡的菜,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谢谢李嫂,等等我就起床下楼。”赵瞳心伸手摸过桌子上的闹钟,一看时间,所有瞌睡刹时飞跑,低呼道,“怎么都下午两点了。”

整个人心急火燎的起床穿衣服,以最快的速度洗完脸刷好牙,踩着拖鞋‘哒哒哒’的跑下楼,扬声对厨房的李嫂说道:“李嫂,我不吃了,我先去公司请个假。”

“太太,你等等。”李嫂听到赵瞳心的话,匆忙放下手里的碗跑了出来,“先生交代过,太太今天可以不用去上班,他已经帮你请过假了。”

赵瞳心穿鞋的手一顿,狐疑的问:“靳正庭帮我请过假了?”

“恩,是的。”李嫂虽然不知道太太为什么生疏的喊先生的全名,但她一个佣人也不好多嘴。

“哦,好的,知道了。”赵瞳心听到确认的答复,又回到沙发上坐下,靳正庭这么严谨的男人怎么会替她请假。

难道他不担心公司的人乱想吗。

想到昨晚的事情,她又开始唉声叹气,估计不用别人乱想,昨天的事情,大家可能早就添油加醋的润色过了。

她存了一点侥幸的心思打电话问钱园园公司的状况,拿起电话拨通后问道:“园园……。”

没等她开口,钱园园像一个炮仗一样劈里啪啦的说了一通,“瞳心,还好你今天没来公司,你不知道秘书室的几个女人看你的位置,就跟看仇人一样。”

“早上秘书长说你喝醉了,跟她请假一天,我还担心你来这,没想到你就打电话过来。”

“还没问你,被靳总送回家是什么感觉,有没发生什么事情啊。”

赵瞳心镇定的回答:“你想多了,靳总其实没松我回家,他只是帮我打了车,交代司机送我回去,他就走了。”

钱园园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哦,好吧,是这样啊。”

赵瞳心开玩笑的说:“是啊,你记得帮我跟那些人解释一下,不然我明天都不敢上班了。”

她可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最好这个理由她们都能相信。

“好,我知道了。”钱园园的语气还是很低落,她以为最少靳总会送瞳心回去,难道真的是她想多了?

“瞳心,那你好好休息,我先挂了。”

“恩。”赵瞳心挂了电话,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有没有打电话请假,她自己最清楚,既然叶蕊会这么说,肯定是靳正庭交代过,就不知道叶蕊是怎么定位她跟靳正庭的关系了。

算了她不管了,有什么事情那个男人会摆平。

“太太,吃饭吧。”李嫂把炒好的菜都端了出来。

“好。”

赵瞳心吃饱后,帮着李嫂一起收拾碗筷,李嫂却不让她碰水,将她从厨房推了出来。

她只好回到客厅的沙发,打开电视看。

无聊的换了几个台,不是广告,就是新闻,几部电视剧都不是她喜欢的,百无无聊的胡乱换台。

就在她换了下个频道的时候,又按了返回键回到上个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