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章 只是痛经

作者:默菲字数:3134更新时间:2016-07-28 22:28:56

“我知道,米娅针对你,你会觉得我在偏帮她把。”叶蕊看着安静沉稳的赵瞳心,不由高看了她几分。

其他人或许会接着她的话借机抱怨,但是赵瞳心没有,凭借这一点,她知道赵瞳心也是个聪明人。

跟聪明人打交道,会比较简单。

果然,赵瞳心有条不紊的说:“叶秘书,你误会了,我没有觉得你在偏帮谁,在什么位置做什么事情,我懂,而且我还有许多需要跟你学习的地方。”

“瞳心你能理解是最好,其实……。”叶蕊的语气有些无奈,“米娅陷害你这件事是靳总替你查出来的,没想到她会做出这种事情。”

靳正庭也没有说,默默就把事情处理了。

可那又怎么样,他不过是不能容许有这种事情发生。

她知道叶蕊后面还有话等着她。

“米娅手头上还要跟着环宇的文案,肯定不能再前台呆很久,我想把这些事转到你手里,你看怎么样。”

赵瞳心没想到会是这件事,她提出疑问,“叶秘书应该了解,我也是第一次做秘书,这种事情不应该是有资历的人去做吗。”

“我也想过,可是大家手头上都有事情,抽不开身,也就你新来的才有时间。”叶蕊也想好了理由,应对如常。

赵瞳心没有立即答应,而是想了一下,才答应:“好我知道了。”

既然她是来上班的,上级交代的任务肯定都要完成好。

“恩,没什么事情你先去忙吧。”叶蕊没在说什么,又开始低头看文件。

“恩。”

叶蕊看着赵瞳心关上门,将头抬了起来,眼神闪过一抹精明的算计。

米娅以为手上捏着环宇的几个后续工作,就想借此机会再升到秘书室,有她在,就别想。

在这之后,赵瞳心连续三天没有跟靳正庭说话,哪怕两人在公司遇到也只是错肩离开。

就算是避无可避,她也只是低着头,侧身站在一旁等他走开。

公司的气氛突然陷入紧张,沉闷的空气中好像飘散着一丝火药味。

就差哪一点燎原星火,一点就炸。

就连平常聊天的同事也都自觉闭嘴,说话的声音也是能小就小,深怕惊动了某个人。

又一群高管灰头土脸的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秘书室的人都低着头当做没看到,等着人走了之后才小声的议论,“这都第几次了,还是没通过吗。”

“是啊,也不知道靳总最近怎么了,脾气好像变得很不好,就连秘书长好几次都是红着眼眶出来。”

“不会吧,靳总不是很少发火吗。”

有人不赞同的摇摇头,“那是你不懂,靳总虽然没有发火,但是他冷冰冰的语气比发火还恐怖。”

“所以我们还是好好工作吧。”

这些话一字不露的传到赵瞳心的耳朵里,手上的工作慢了下来。

“瞳心,你怎么了,等等我们还要去环宇公司送文件呢。”钱园园肉呼呼的小手在她眼前晃了好几次她都没反应。

赵瞳心回过神平淡的说道:“没什么,文件弄好了吗。”

钱园园是米娅调走后,重新招聘进来的秘书,刚好分配在她身边。

两个人也有说话的伴。

“不是都在你手上吗?”钱园园狐疑的看着她,怎么感觉靳总变得奇怪,瞳心也跟着怪怪的。

“哦哦,我忘了。”赵瞳心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们走吧。”

“恩。”

赵瞳心刚从椅子上站起来,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只能闭着眼扶着桌子等这一阵感觉过去,才缓缓睁眼。

“瞳心,你没事吧,怎么脸色这么白。”钱园园看到她脸色煞白一片,跟着吓了一跳,声音不免拔高了许多。

引来周围许多人的围观侧目。

“我没事,只是有点头晕,不要紧的。”赵瞳心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不过是每个月经期前的贫血症状。

“真的吗,要不我去送文件,你先回家休息吧。”钱园园看着她虚弱的表情,不像没事,“反正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没事,有些事还是需要我去说。”赵瞳心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就请假惊动那个人。

钱园园劝不住她,只好说道:“好吧,那你要有什么地方不舒服,记得跟我说。”

“恩,我知道。”赵瞳心不在意的笑笑。

还没走到电梯口,那种晕眩的感觉一阵一阵的打在她头上,她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漆黑,身子一软歪在钱园园的身上。

钱园园被身上突如其来的重量吓到,低头一看,赵瞳心惨白的脸上那还有一丝血色,豆大的汗珠从她额头上一颗颗的冒了出来。

看上去甚是吓人。

钱园园忍不住惊叫出声,“来人啊,快来人啊,瞳心晕倒了。”

刚巧电梯在这一刻打开,靳正庭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里面。

靳正庭似乎听到有人在叫赵瞳心的名字,眼角一扫,就看到她软软的到在地上,巴掌大的小脸全都皱在一起,毫无血色的唇瓣紧咬着下唇,像是忍受极大的痛苦。

他三步跨做两步将她抱在怀里,淡漠的眼神闪过少有的慌张,连着说话的声音也带着一丝低沉,“备车去医院。”

“是,靳总。”

赵瞳心昏倒的前一刻,恍惚间好像感觉到一双大手将她横抱了起来,鼻尖好像又闻到那个男人独特浓厚的气息。

钱园园愣愣的看着刚刚还在自己身旁的赵瞳心,怎么一转眼就到了总裁手里。

她刚刚没看错的话,总裁的表情好像写着很紧张的样子。

她似乎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秘书室的人正想去看情况,只来得及看到紧闭的电梯门,不过她们似乎听到靳总的声音,忍不住问道:“钱园园,刚刚是不是你在叫赵瞳心晕倒了,人呢。”

“对啊,人呢,我怎么感觉还听到靳总的声音。”

钱园园故作淡定的拍了拍身上的灰说道:“你们听错了吧,我刚刚是送文件给瞳心。”

还好秘书室出来还隔着厚重的磨砂玻璃门,所以她们都没看到刚刚那一幕。

“切,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啊。”

“就是啊,难道你不知道最近公司的气氛很紧张吗,像吓死人啊。”

钱园园无辜的摊手,“是你们自己听错了,能怪我吗。”

众人瞪了她一眼,悻悻的回到办公室,还以为有什么热闹看呢。

钱园园有种独自知道秘密的自豪感,她这么有原则的人,是不会把总裁跟瞳心的奸情暴露出来的,哦,不,应该是感情。

停车场内,靳正庭坐在车上,怀里揉着赵瞳心娇小的身躯,下颚紧绷,双唇紧抿,浓密的眉峰深深的皱起,整个人就像笼罩在阴影当中,让人看不出他眼中翻涌的波澜。

性能极好的迈巴赫快速的行驶在国道上,连闯了好几个红灯,不带停顿,引着周围车子喇叭笛鸣不断。

秦三能够当上靳正庭的左右手,也是因为不需要靳正庭多说什么,只要一个眼神,他就能猜出下面需要做的事情。

“好疼……。”赵瞳心按着肚子,疼的不断的蜷缩身子,四肢冰凉的吓人。

“坚持一下,我们快到医院了。”靳正庭低沉醇厚的男音就像有魔力一般,让她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开。

虽然肚子很疼,不过似乎舒缓了许多。

医院内,柯景腾看着眉头紧锁,面色苍白的女人,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将手头的听诊器往口袋一放。

转头面对脸色阴冷,寒气并发的男人。

“她怎么样了。”靳正庭的视线一直注视着床上的女人。

身上本来没有几两肉,不过几天没见,看着越发消瘦。

她这是在折磨自己,还是故意让他心疼。

“不过是女人每个月都要经历的事情。”柯景腾真的很想撒手不管,他可是堂堂教授级坐诊专家,多少人等着排队见他,他都不一定有空。

现在是沦落到女人每个月的妇科病都要管了吗。

他看着好友正经严肃的表情,好像还没有听懂他的话,只好言简意赅的说道:“痛经,她不过是痛经懂了吗?”

“为什么会这么严重。”靳正庭皱眉,他不是不知道女人每个月会有那么几天不方便,只是没看到有人会像她一样,浑身发冷,脸色苍白。

就像生了一场大病一样。

柯景腾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家伙是什么意思,怀疑他的诊断结果?“她是比别人严重一点,可也没你觉得快要不行了。”

“只不过是最近劳累过度,贫血缺氧,才会晕倒。”

他好心的加了一句,“还有,你的女人这个情况不是一天两天,估计也有十多年的经历了吧。”

说道这里柯景腾也有些佩服床上的女人,医学角度上女人除了生孩子,就属经痛最为不能忍受。

靳正庭听到柯景腾的解释,眉头都快拢成小山,半年的相处,他竟然一次都没有发现。

想到她自己每个月默默的承受这种疼痛,心一阵发紧。

“有什么办法可以治。”

“也不是没有,只要开几幅中药,吃一段时间应该就会好转。”柯景腾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友。

怎么老感觉自己像个电灯泡一样,看着瓦数还不低……。

“我先出去了,走的时候别忘了拿药就行。”

等了一会儿,还是没人理他,柯景腾只好自己乖乖出了病房,他真是交友不慎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