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5章 我想安静一下

作者:默菲字数:3208更新时间:2016-07-28 22:28:50

柯景腾走了之后,病房的氛围刹时冷了下来,靳正庭凝视着赵瞳心苍白的脸颊,沉默了半晌。

“你想吃什么?我出去买。”

两夜滴水未进,赵瞳心的喉咙干哑刺疼,可是再疼,也比不及靳正庭刚才的沉默。

答案显而易见。

她忽然抚了抚唇,想起了那天清晨缠绵绯色的一个吻,明知不过是飞蛾扑火,她还是想要尝试。

“我什么都不想吃,只想安静一下。”

逐客令如此明显,靳正庭并非感受不到。

男人的神情越来越凝重,只一个字,“好。”

快走到病房门口了,握住门把手前,他转身留下一句,“如果有事,随时打我电话。”

赵瞳心脸色没有变化,轻声细语,“我知道。”

靳正庭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大跨步离开。

这是第一次,靳正庭在他这个向来乖巧温顺的小妻子身上,感受到了她骨子里的倔强。

也是第一次,赵瞳心在言语上,忤逆了靳正庭。

离开病房后的靳正庭,一边走一边从裤袋里掏出了烟盒,快速的用打火机点燃后猛吸了一口气,步伐越来越快。

这是赵瞳心在入院后唯一清醒度过的一夜,漫长到她需要数着星星才能睡着。

天亮后……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柯景腾穿着白大褂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手上还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开水走了进来,语气亲切又不失温和的询问:“你渴了吧?先喝点水,等一下会有人送饭来!”

他本来在办公室喝茶,结果忽然就接到了靳正庭的电话,冰冷淡漠的道,“照看好她!”

柯景腾撇撇嘴,当他是靳家的下人啊,使唤来使唤去!

赵瞳心拧着眉头,看着病房内的多出来的男人。

柯景腾笑容撇的更大,语气更加温柔,“不好意思,忘记介绍了,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柯景腾!之前你和靳正庭的婚礼上,我也去了!”

话锋突然一转,他玩笑中的语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认真,“我是该叫你瞳心呢,还是叫你颜可?”

他知道她是冒牌顶替的事儿?

赵瞳心猛的抬头瞪大眼睛,脸色白了一层又一层,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

最初的时候靳正庭就警告过她,冒牌顶替许颜可的事情必须要做到严格的保密,可是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知道?

柯景腾看到赵瞳心的反应,发现自己玩笑有些开大了连忙说道,“靳正庭那丫的啥事是能瞒过我的?我连他小时候不喜欢穿开裆裤的事儿都知道,何况是这件!”

“……”茫然的盯着柯景腾脸上的笑意,脑子里不禁浮现出靳正庭穿开裆裤的模样,赵瞳心顿时脸红了,“那个……柯医生,不好意思,这几天麻烦你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了眼睑。

“没事,我是医生,作为医生的职责不就是救死扶伤吗?呵呵。”柯景腾不在意的笑笑,将水杯递了过去示意她喝。

“谢谢!”赵瞳心确实是渴了,接过他手里的水杯,安静的小口抿着。

“那个,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瞳心,你不会建议我这么叫你吧?”柯景腾拉开椅子坐到床边,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赵瞳心停下喝水的动作,迟疑的点了点头。

柯景腾看她答应了,有些兴奋的问:“你跟许颜可是不是二十几年失散多年的姐妹,不然两个人怎么会长得一摸一样。”

又是一个和宋乔提出相同问题的!

“我们家只有一个女儿!”赵瞳心语气肯定的点头。

“那万一你是由你现在的母亲领养的呢?万一你……”

“柯医生!”赵瞳心果断的打断了柯景腾的种种猜测,“我母亲迄今为止还躺在病床上!我和她生活了二十几年,不至于连生身母亲的母爱都感受不到!希望你慎言!”

端着杯子的纤细五指透着苍白,可见赵瞳心握的有多紧,似乎柯景腾的话戳进了她心窝最软弱的一处,让她不想再听,拒绝再听!

柯景腾瞥了一眼她的手,又对视上她坚定的目光,很难想象一个看着柔弱的小女人能表现的如此愤慨,他忽然想到了昨天她对靳正庭所说的一番话。

他敢保证,这个女人并不像是她看上去的那般娇弱。

“噢,是这样啊。”柯景腾有些小失望,顺着赵瞳心的话去说。

“其实我也只是问问而已,你不用过于激动!我只是想,如果你们之间真的不是孪生姐妹,那强大的基因组一定有相同的染色体,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赵瞳心依旧盯着他,盯的柯景腾如坐针毡。

他不得不拉开椅子站起来,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下点滴瓶,然后两手插入兜中,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你安心在这里住几天,我先去查房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叫护士……”

一听说要住院,女人的脸上出现了抵触的情绪。

“等一下!”在柯景腾离开之际,赵瞳心终于开口,清丽的嗓音中透着一丝恳求,她犹豫着问,“柯医生,我可不可以不住院?”

“不住院?”站定,回头,柯景腾想了一下算作默认的颔首,温声说:“也行!不过回家之后也要静养,不可以劳累过度!”

“好的,麻烦柯医生了。”赵瞳心秀气的一笑。

那笑容干净清澈的如同一池清水,纯粹透彻,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住这一抹浅笑。

柯景腾一愣,下意识的拉开门栓离开,走出病房时才收拾好心绪。

他还要去查房呢,心底那一闪而过的异动好像只是一场错觉!

病房内的赵瞳心依旧盯着紧闭的房门,回想着刚才柯景腾开玩笑的那句话,眼底竟莫名的泛起了晶莹的泪花。

养女……

她是母亲的亲生女儿,怎么可能是养女!她还说,她要赚很多很多的钱给母亲治病呢!

这绝对不可能是真的!

……

靳正庭回到公司,将手头的文件一一处理,挥洒不停的笔尖嘎然而止。

他深沉的眼眸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理性告诉他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可思绪总被打断,让他不能凝神。

昏迷中的女人口口声声的念叨着母亲,他却强行的把她扣押在他的身边,会不会有些太残忍了?

‘叩叩叩——叩叩叩——’的敲门声打断他的思绪,秘书恭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靳总,环宇公司的文案送过来了。”

靳正庭抛开其他思绪,很多工作还等着他处理,他还在乱想这些没用的东西,淡漠的说道:“恩,送进来。”

“好的……”秘书放下文件打算离开。

“等一下。”靳正庭叫住她,顿了顿,沉声道,“让秦三进来!”

“总裁。”秦三进来后,在距离办公桌一米之外停下,恭敬的问靳正庭,“总裁有何吩咐?”

“派一架飞机去s市,帮我接一个人……”

“是!总裁!”

……

入夜,凉风习习,靳正庭处理完公事已经是深夜九点,他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将手中最后一份文件合上,拿起了车钥匙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窗外景色忽闪而过,霓虹灯映衬着这个缤纷灿烂的夜市,他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拿起了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赵瞳心?她走了啊!你离开医院没多久她就出院了!”

靳正庭握着方向盘的手猛地一紧,猛踩油门,声音却如平常一样冷淡,“去哪儿了??”

“我怎么知道!”

柯景腾正是最忙的时候偏偏接到靳正庭质问的口气,有些不满的回答:“我说老大,我是医生不是保姆难道还有寸步不离的给你看着老婆?”

“而且再怎么样她也不是小孩,我还能限制她的自由不成,你也不……。”

‘嘟嘟嘟——’柯景腾的话音才刚落下,回应他的只剩下了手机里的忙音,他无语的把手机揣进了白大褂里,啧啧两声。

“柯医生,这里有个病人一直在抽搐你快过来看看。”

“好,我马上来!”

柯景腾转身迎上了一个从急诊室跑出来的护士,点点头,阔步跟上她。

靳正庭重新拿起手机拨通了赵瞳心的号码,电话那头只有冰冷的机械女声不断的循环播放——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他又驱车回了别墅,在看到一片漆黑的房子时,好看的眉峰不由自主的拧成一个川字。

电话关机,人不在医院,这种脱离掌控的情况让他很不舒服。

……

赵瞳心默默的收拾完东西,独自一人回到别墅,可是偌大的客厅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生气,天色渐暗更显得冷清。

她有些条件反射的将别墅里能打开的灯,全部打亮,一个人缩成一团窝到沙发上。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她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只是不断的数着指针上的数字。

害怕、无助的感觉席卷全身,好像只要一闭眼又回到了那个密闭狭小的空间。

她随即抓起桌子上的挎包,关了灯出门。

赵瞳心漫无目的在街道走着,昏黄的路灯拉长了女人落寞的身影,童年时间并不愉快的回忆占满了她的脑空间,几乎快让她窒息。

在这繁华落尽的江滨市,她就好似雪山上一朵清高的雪莲,和这个灯红酒绿的喧闹格格不入。

为了给母亲治病,她嫁给了这个全江滨市身份最尊贵的男人,若说三年的相处,她对他没有半点感情那是假的!

但是她不得不时时刻刻的提醒自己,这个男人心有所爱,她不得不小心的藏起自己的那份心思,如履薄冰的生活在他的身边!

这样的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