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章 查明真相

作者:默菲字数:3424更新时间:2016-07-28 22:28:50

很快秦三就调查好整件事情的起因经过,顺便把监控视频也一并带了过来,让靳正庭过目。

靳正庭看着秦三拿回来的监控视频,深邃的眼眸森冷一片,他昨天刚刚警告过那个女人,没想到仅仅是一晚,赵瞳心就出事了。

这些人当他说的话都是耳边风吗。

“啧啧,女人的嫉妒心真是恐怖。”柯景腾不敢苟同的摇摇头站起身说道,“我还是去看看那个女人怎么样了吧。”

这种事情不用他多说,正庭肯定也会处理好。

房门被关上的刹那,靳正庭才悠悠的开口,“先回公司,叫叶蕊跟米娅到我办公室来。”

“是,总裁。”秦三头轻点了一下。

总裁办公室内,米娅不可置信的盯着电脑屏幕,画面虽然漆黑,不过监控摄像头却是夜视探头,将她得意阴险的表情全部记录下来。

这不可能,她已经很注意避开摄像头,为什么还会被拍到,不行,不行,她绝对不能承认。

米娅像是猛然反应过来,眼眶早已蓄满泪水,抖动的双唇委屈的说:“总裁,这肯定是有误会,视频肯定是被人改了时间。”

“你是说秦三故意陷害你?”靳正庭的语调一贯淡漠,但言词字里之间都透着一股威严。

秦三面色不改,平缓的说出事实:“总裁,这是我从隐秘监控室调出来的视频,原件还在公司。”

语气微顿之后再次开口,“米娅小姐可能不知道公司的监控摄像头除了明面上摆设的几个地方,有些地方还安装了卫星探头,为了就是以防万一。”

米娅听到秦三的话,脑子里一片晕眩,没想到公司竟然还有这一茬,她张了张口还想再狡辩什么,可看到视频上放大的正脸,所有的话又吞了回去。

怎么办,她不能就这么被赶出公司,不能就这么毁了,眼角瞥到叶蕊低眉垂眼沉默不语的身影。

恍然间想起叶蕊还有把柄在她手里,她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切的说道:“叶蕊,叶蕊你帮我解释一下吧,我怎么会做出这事情,你说对不对。”

叶蕊本想置身事外,听到米娅的求救,抬头看到她微红的眼眶闪过一丝威胁,心里微微一紧。

只是犹豫了几秒便很快做出决定,出声温言劝道:“靳总,米娅在公司呆了四五年了,为公司也创造了不少业绩,这次环宇的合作还是米娅促成的,后续也很负责的跟进。”

她先是铺垫了一下,然后才小心措词的说道,“米娅可能气不过下午的事情,只是想整一下赵瞳心,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米娅脑子也反应快,立即顺着叶蕊的话说:“对,对对,靳总,我,我只不过是觉得赵瞳心一个新员工在大家面前就敢打我有些气不过,没想到就让她困在电梯,我真的不知道电梯坏了。”

靳正庭冰冷的暗眸扫过米娅的头顶,又看了一眼叶蕊之后,语气骤然降冷,“公司的制度难道是个摆设,任性妄为也要有个度,作为秘书长连手下的人都管不好,我很怀疑秘书长是怎么带领团队。”

叶蕊就算没有抬头也能感受到那股冰凉的冷意,她真是引火烧身,想到米娅手上的东西,只好顶着压力说道,“靳总我知道错了,这次是我失职,以后我会更加仔细工作,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靳总,我也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米娅更似冷风过境漱漱发抖,抬眸可怜兮兮的看着心心念念的男人,希望他能够放过她。

“秘书长记大过,扣除三个月薪资全年绩效奖金,米娅降到前台当接待,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过错,记得去医院当面给赵瞳心道歉。”靳正庭很快做出他认为最正确的决定。

叶蕊毕竟在秘书室积累了不少威望,再换一个人上来会很麻烦,至于米娅直接辞退只怕会让其他人觉得寒心。

心里那点说不出的不郁直接被他忽视。

“是,靳总。”叶蕊固然觉得不服,可自己的小辫子被人牢牢抓在手里也无可奈何,只能认栽。

被贬到楼下当接待小姐米娅还能接受,反正想要上去也很容易,可是要去医院给那个女人道歉,她真是一万个不愿意,都是那赵瞳心那个狐狸精害的,她一定不要放过她,一定。

现在只能先应付过这一关,“是,靳总,我知道了。”

“都出去吧。”靳正庭转过身子冷漠语气让人听而生畏。

叶蕊跟米娅出了办公室,两人也没停步,直接到了茶水间,其他人看她们两人气氛不对,纷纷借故离开。

等人都走光之后叶蕊冷冷的看向米娅说道:“说吧,你想怎么样才把东西还给我,别忘了这次我要是不救你,你恐怕就会直接被扫出局。”

米娅也懒得跟叶蕊装,拿过一张绵纸轻轻的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泪痕才不紧不慢说道:“我觉得还是我替秘书长保管会比较好,你觉得呢?”

“米娅你不要太过分。”叶蕊暗暗捏紧手掌。

米娅弹了一下鲜红的指甲,丢出一句话,“叶蕊你不用拿这种眼神看过,要我还你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你帮我对付赵瞳心。”

叶蕊极力控制住心里的怒火,面色平静的回答,“好,我答应你,不过作为诚意你要把一半报表还我。”

她现在先稳住米娅,再去打探报表的位置,到时候偷偷拿回来销毁就行了。

“好,没问题。”米娅也爽快的答应。

两人各怀心思,匆匆分开。

……

医院的vip病房内,赵瞳心双眉微微锁紧,额头的细汗不断冒出,苍白的脸色更显单薄,她好似又回到年少时期的那段时间。

老旧的楼房,晃散的微光,她独自一人蜷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墙角,听着楼道里偶尔传来细碎的脚步声,证明外头还有人。

突然一阵急促粗暴的敲门声响起,夹杂着怒吼跟谩骂,好似要冲进房屋将她撕碎。

“不...不要...妈妈...妈妈,快来救心儿!”

细碎的呻.吟让坐在一旁的靳正庭眉毛微皱,他责怪的眼神直直射向一旁准备看热闹的柯景腾身上。

“正常应该快醒了,看样子不会是做恶梦吧。”柯景腾有些心虚的摸了摸听诊器,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他凭什么要觉得心虚啊,这病人醒没醒他还能控制吗?

要是能控制,他也不用当医生,直接当神仙算了,正想反驳几句——

“咳咳!!”病床上的女人忽然发出了几声细微的咳嗽。

柯景腾眼睛一亮,上前一步,有些欣喜,“醒了??”

说着,他探手在赵瞳心的额头上轻抚了下,这一幕落入靳正庭的眼中有些刺眼,黑眸中翻滚起了一抹凛冽之气。

然而柯景腾却没注意到,万分确定的道,“她的烧已经退了!”

靳正庭眼神暗了暗,‘嗯’了一声之后已经弯身,将被褥往上拽了拽,掖了下,沉声问病床上脆弱的小女人。

“你感觉怎么样?”

隔着朦胧的视线,赵瞳心的眼皮费力的抬了抬,纤长的睫毛轻颤着,眼帘中映入了一张如残月般冷清的面容。

她喉咙一梗,不确定的问,“靳正庭?”

原来,她昏迷的时候那个温暖结实的胸膛是真的,这并不是梦境。

“噗!我很少听见别人敢对他直呼其名的,菇凉,你勇气可嘉啊!”

赵瞳心这才留意到,在靳正庭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二十几岁年轻男子,眉目很是精致,凤眸上挑,有股风.流不羁的味道。

而此刻,他正好奇的打量着她,脸上绽放着如三月桃花似的笑容。

随便穿穿便可以如此的风.流贵气,又敢和靳正庭如此开玩笑,十有八九也是他们那个上流圈子的人!

“这是哪里??”目光轻挪开,赵瞳心的唇瓣吃力的上下张合。

“医院。”靳正庭吐出了两个字。

“嘶。”赵瞳心勉强的用手臂撑着身子想坐起来,但是一阵头晕目眩,被困在电梯内孤寂恐惧的感觉席卷上她的脑海,她无力的就要倒下去。

这个时候,一只温热干燥的掌心扶住了她的右肩,几乎支撑着她全部的重量把她扶了起来。

靳正庭拿了一个枕头给她垫在身后,问,“你有幽闭恐惧症?”

这是他看了那段电梯视频后得出的结论。

赵瞳心愣了愣,唇瓣忽然挤出了一抹苦笑,她没否认,“是。”

“之前在协议上为什么没有说明?”靳正庭剑眉微蹙,如果这次的事情不及时发现,可能她连命都会没了!

这女人怎么可以如此大意!

他要是早知道她有幽闭恐惧症,压根就不可能提出让她留下来加班!

赵瞳心很快就明白了靳正庭所指的是哪份协议,她低敛下眸,用几不可闻的微弱声音说,“我从小跟着母亲一起生活在贫民窟,已经习惯了病情复发,这算不上什么大病,休息一会儿就会好了,再说……”

她顿了顿,似乎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我的命本身就不重要,就算是死了,又会怎么样?”

“赵,瞳,心!”靳正庭的心剧烈的跳动着,他抓着她冰凉的手腕,眸色和海洋一样的深邃。

“难道你会在乎吗?”漆黑的瞳仁似乎是有了焦距,赵瞳心扬起脸来,固执的盯着男人的脸,单薄的唇片动了动。

“你在乎的是我的命?还是在乎没有人再继续假扮她的角色?”

赵瞳心说话的声音很冷,可以说是从认识靳正庭至今,最冷漠的一次对话,而这个,也是她埋在心里,一直想问,却一直没敢问的话。

可是被困在电梯内的这十几个小时,感受过了濒临死亡的那种恐惧之后,她似乎再无顾忌。

她干净的眸子里不掺杂半点杂质,可是也没有多余的光亮。

长久的沉默中,靳正庭凝视着她,紧抿着唇,像是从女人涣散的目光中,感受到了她内心说不出的荒凉落寞。

紧跟着,他的心也抽搐的痛了一下。

柯景腾连忙轻咳了几声,清楚的明白这种场合实在不适合他做电灯泡,“你们聊,我先出去了,别在意我。”

虽然知道他们两个人根本不会注意到他。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