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卷 番外 419 你先生个孩子

作者:阿琐字数:3268更新时间:2017-01-07 16:6:50

“嫂嫂一贯爱用的香粉,如今怎么不用了?”夏春雨看着皇子妃,笑意深深,“是身体不好,闻不得那味儿了吗?我初初怀孕那阵子也是如此,闻见什么都恶心,这会儿才好了。”

这些话,字字如针一般刺入心里,秋景柔知道自己已经被看穿,旁人若看穿,只当是二皇子的子嗣,必定上赶着来恭喜祝贺,可夏春雨看穿,她就会想,那是不是何忠的骨肉。

孩子若是项沣的,秋景柔也不必遮遮掩掩,这样想尽办法不愿让别人知道,只有一种可能,即便夏春雨不聪明,她的眼睛也毒。

至于夏氏最初记住皇子妃身上的气息,只是为了将来有机会遇见何忠时,查探一下那香气会不会留在那个人身上,但夏春雨毕竟是三皇子的人,哪有那么容易去见一个外臣家里的护院,但没想到却在这种事上派上用场。皇子妃突然抹去了几乎可以用来识别她的存在的香气,又那么虚弱敏感,才经历过那一阵的夏春雨再明白不过是为什么。

更何况,这本是可以得到整个皇室祝福和赏赐的好事,秋景柔却遮遮掩掩以病弱推脱,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夏春雨开门见山地问:“嫂嫂是有身孕了吗?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说出来让大家高兴高兴,难道嫂嫂你知道自己这些日子不曾与殿下共赴云雨,腹中胎儿的生父另有他人?”

所有的事都被说中,秋景柔反而没什么可怕了,奈何胃里突然翻江倒海,本想开口反驳,却经不住一阵恶心,竟不可控制地干呕起来,再加上头晕目眩浑身无力,柔弱的人一时瘫软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夏春雨连声道:“是了是了,恭喜嫂嫂,恭喜二殿下。”

皇子妃目光冰冷:“你想怎么样?”

夏氏一手扶着肚子,做出吃惊的模样:“嫂嫂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不是在恭喜您?”

秋景柔愤而起身,想要冲到大腹便便的女人面前,可脚下无力头上晕眩,没几步就退了回去跌坐在椅子上,反惹得夏春雨嗤笑:“嫂嫂要小心,刚开始最大意不得,您这么重地坐下去可了不得。”

“不用你费心,我答应你的事将来一定会做到,你也不要得寸进尺。”秋景柔恨道,“把我逼急了,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夏春雨却挺着肚子站起来,主动走到秋景柔面前,得意地说:“你不该恨我,该感激我才对,我不仅仅能成全你的将来,也能成全你的现在。嫂嫂,你趁现在还来得及,赶紧找机会与殿下共赴云雨,一个月后再说自己有身孕,差一个月看不出来,大不了快生的时候自己弄出点什么事假装早产,一切就瞒得过去了。”

这话才听得秋景柔心里颤颤的,她无论如何也不想打掉她和何忠的孩子,本就有此打算,可她不知道有了身孕再与项沣同房,会不会伤了孩子。

果然夏氏道:“我发现自己有身孕前几天,还和三殿下在一起呢,当然这事儿也不好说,总之嫂嫂自己小心些,别让殿下太激烈就是。”

本是满心激怒的秋景柔听呆了,虽然夏氏很可恶,却真的给她带来了希望,如果自己小心些,说不定就能瞒天过海。现在何忠不见了,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她唯一的念想,她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可已经这样了不是吗,为什么不允许她好好地活下去。

反是眼前这个人,秋景柔知道,从此一辈子都会被她要挟,说什么成全自己的将来,她若能顺利把孩子生下来,就绝不能让孩子和自己受一样的委屈,不能让任何人伤害他。

夏春雨扶着独自,目色阴狠,对秋景柔道:“我必然助嫂嫂度过这一关,过些日子我另有一个计划,到时候我们慢慢说。”

秋景柔辛苦地捂着心口,她现在身不由己,也只能任人摆布了。

夏氏说完这些话,便退了出来,因心中太过得意,离开时没忍住朝秋景柔的屋子嗤笑了一下,满眼的鄙夷蔑视,满身的骄傲轻狂,恰好被奉祖母之命为哥哥送东西来的项元看在眼里。而夏春雨转身惊见大公主,一时偃旗息鼓,元元与她没什么往来,也知道三哥痴狂,虽然方才那模样令人反感,她也只是敷衍几句就分开了。

待得见到秋景柔,见她强打精神也掩盖不住虚弱憔悴,项元有些心疼又觉得无奈,不禁问:“景宣知不知道你身体不好?”

秋景柔忙道:“他胳膊上的伤不见好,又要忙殿下和朝廷的事,我不过是中暑,自己小心养几天就没事了,公主若是体谅我,只管对太后和皇后娘娘说我是好好的,求你了。”

见嫂嫂可怜,项元心软了,但这份心软离开皇子府就淡了,这一年来她做了太多自以为是的事,结果是给身边的人带去麻烦和伤害,好在现在醒悟还来得及,她有睿智英明的父母,有皇叔和沈云。

归来皇宫,瞒过了皇祖母,却别院探望太祖母时,项元将自己看见的都告诉了母亲。珉儿对秋老夫人笑道:“这丫头近来学乖了,有什么事都来找我商量,反而叫我担心她是不是在计划着别的什么事。”

项元伏在太祖母膝头,软软地说:“原来我做什么都不好,母后就是看不惯我,只喜欢琴儿。”

秋老夫人爱怜地抚摸着孩子的脸颊,对珉儿嗔道:“孩子可比你强多了,而你呢,不过是仗着皇上心里有你,不然好些没道理的事,你能做得?”

珉儿笑而不语,项元问太祖母这是什么意思,秋老夫人笑道:“来日有一个什么都为你想的驸马,你就明白了。”

说着话,闻见点心的香气,项元猜母亲和太祖母必然有话说,便借口去看外祖母做点心,自己跑开了。珉儿嗔着让她好好走路别乱跑,一面对老夫人说:“奶奶,她长大了,我真是好欣慰,她心里一定还有很多痛苦,挺过去就好了。”

秋老夫人却道:“二皇子府里那些事,你预备如何处置?真的不管吗,若有一天出了大事,皇上知道你是故意袖手旁观,会不会寒心?”

珉儿摇头,不为所动:“我若管,是除去秋景柔还是夏春雨,世人只会认定我歹毒容不得淑贵妃之子,这对润儿和洹儿将来没有好处。我不是菩萨不是神仙,不可能面面俱到,也不求事事周全,那样太辛苦也太痛苦,只要我自己的孩子平安顺遂,我就满足了。至于皇上,其实他的心思更简单,不知旁人如何看待,我一直明白江山面前我居次位,我尚且如此,何况他人。”

秋老夫人叹道:“听说大臣之中有人容不得你,珉儿你要多多小心。”

这一日夜里,因事不宜迟,再拖下去恐露出马脚,秋景柔精心打扮用心计划,盼着能和丈夫共赴云雨。回想那日项沣冲动地把自己按在床上,这些日子的冷淡,恐怕也是担心上次吓着自己而有所收敛,只要自己主动一些,一定没问题。

可惜事与愿违,今日不知朝中有什么大事,二皇子忙到很晚归来,心情也不好,好不容易把他盼到床上,秋景柔才开口,项沣就烦躁地翻过身说:“我累了。”那之后连着几天,不是嫌热就是说困,无论秋景柔如何打扮如何温柔,都不如二皇子的眼,可是为了腹中的孩子,皇子妃全忍了。

终于等到一天,项沣心情极好地回家来,饭桌上提起朝廷的事,哪怕妻子听不懂,他也神采飞扬。秋景柔心中欢喜,温柔地陪伴在一边,二皇子也在此刻才意识到妻子的精心打扮,他眯着眼睛看了须臾,按下她为自己斟酒的手,说道:“你坐下,我有件事要与你说。”

“是。”秋景柔微笑着,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讨人喜欢。可她万万没想到,丈夫竟然会提起之前让她观察夏春雨怀孕的模样的原因,提起他盛怒之下处置了两位侍妾,并驱散其他女人的事。

项沣神情沉重:“我找大夫和太医都看过了,自然他们会守口如瓶,只是我可以瞒得住天下人,但瞒不住你,何况我还要你帮我一起来掩盖这件事。景柔,我恐怕不能生育,你看我们成亲大半年,我身边曾有过那么多女人,我精力旺盛你是知道的,可结果呢,你们没有一个人能有动静。民间的大夫和太医都说,这种事很难讲,或许将来某一天就好了,或许一辈子就这样,可我想做皇帝,我不能因为这个原因而失去竞争的机会,所以我要你帮我。”

秋景柔惊呆了,像是被下了定身咒,一动不动地定在那里,眼中一片死寂晦暗,而项沣还自顾自地说:“过些日子你便假装怀孕,待得分娩之日,我会找来婴儿,往后你就当亲生子一般抚养,便是我们的孩子。我不会委屈你,我们还是夫妻,将来老天若赐福我好了,我们就能有亲生骨肉了。”

“那……殿下现在不想试一试吗?”秋景柔的手颤抖着,去抓着项沣的手,好在这件事足够震惊,足够掩饰她内心的惶恐,“也许现在就能好了呢,殿下,你、你不要怕我辛苦,只要能为殿下生儿育女,我愿意一直陪您尝试下去。怪不得、怪不得这些日子你都不碰我,我还以为是自己惹你生气了……”

项沣苦笑摇头:“现在没一点心思,难道一次次去证明自己无能?你先‘生’一个孩子下来,等父皇等天下人都看到我们的儿子了,从那时候再开始尝试吧。”

明天中午有更新,不见不散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