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卷 番外 415 光芒万丈

作者:阿琐字数:3041更新时间:2017-01-03 15:12:36

眼见为实,为了证明不是自己大惊小怪,项元带着母亲一起悄悄来到妹妹的门外,夏日炎热门窗洞开,很容易就从薄薄轻纱后看到呆坐在那里的小公主。

昨夜今晨都没什么事,珉儿不明白这孩子为什么突然心事重重,再见元元那担忧心疼的目光,她刚要开口,女儿却先道:“母后,沈云告诉我,琴儿对他说要他好好努力把我从秋景宣身边抢回来。您知道她那么喜欢沈云,琴儿会不会是又想起这些来不能释怀?可沈云和润儿都不许我去向琴儿解释,不许我去点穿琴儿的心思,母后,是我不好吗?”

珉儿温柔地守护着自己的儿女:“父皇和母后之间,也有很多事从不解释从不去点穿,不论多亲近的人在一起,都该有一些让彼此自由的余地,他们不让你和琴儿说清楚,是对的。”

“是,母后放心,我不会对妹妹提起。”

“你妹妹若是放不下,就不会说那番话,姐姐可不能辜负她,你要先放下才好。”珉儿拍拍女儿的肩膀,正准备进门去,清雅从边上来,轻声道,“奴婢问了几个宫女,昨晚公主去给皇上送清润败火的汤药时,父女俩说了好一阵子话,那会儿您在大公主屋子里。”

“我知道了。”珉儿应下,叮嘱元元暂时不要来打扰,便独自进门去,小女儿果然是心事重到对身边的动静不闻不问,珉儿把手放在她肩头,小姑娘才吃了一惊转过神来,珉儿故意含笑问,“发什么呆?被姐姐欺负了?”

项琴连连摇头,起身请母后坐下,可是眼神闪烁不敢直视珉儿,显然是有要紧的事瞒着母亲。

“不论发生什么事,有父皇母后在,你不想说母后不会逼你。”珉儿开门见山地说道,“你不能总闷在心里,我会心疼我的孩子。”

项琴抿着唇,像是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说出口,她还没答应父皇那件事,可她答应父皇绝不对任何人说,母后也不成。

“你是最懂事的孩子,有时候懂事得让人心疼。”珉儿道,“可母后不要你去承担什么,该是你让母后来为你承担,知道吗?”

“那……”

昨夜难眠,一晚上都想着父皇的话,早晨起来也没有心思惦记其他的事,闲下来便是发呆,果然怎么可能逃过母亲的眼睛。从小到大,项琴事事都先为父母和兄弟姐妹考虑,不是刻意做来彰显自己的孝顺,是因为太爱她的父皇母后,太爱她的姐姐和弟弟。

“母后,我去去就回。”小公主的眼神坚定下来,重新露出灿烂的笑容,向母亲欠身告辞,转身就跑出门去。

项元和清雅走开不远,见妹妹这么快就跑出来,担心地说:“那丫头难道和母后生气了?”

清明阁里,几位议事的大臣正要散去,但见二公主跑来,他们便慌忙让在一边,待公主进门去,有人道:“就快及笄之礼了,二公主生辰之后,你们猜秋景宣和大公主的婚事,是不是也该办了?”

便有人来与周怀套近乎,询问皇帝对于长女婚事的态度,周怀打哈哈敷衍:“奴才如何知道,皇上自然是与娘娘商议,怎么轮得到我听。”

门外为此议论着,门里项琴已经到了父亲面前,小姑娘胆怯而坚定地说:“父皇,我不能答应您的计划,请父皇恕罪。”

项晔含笑看着她,摇头:“没有恕罪一说,是父皇不好。”

项琴眼中一热,走来父亲身边,说道:“母后一直最期待我和姐姐的及笄之礼,及笄之礼上若出什么事,哪怕是您事先安排,哪怕儿臣不会难过,母后都不会释怀。去年看着姐姐光芒万丈,我也憧憬着自己的那一天,并不仅仅是为了母后。”

小公主目光如水,渐渐从容起来:“父皇,您要有什么谋划,其他的事琴儿一定竭尽所能帮您,可及笄之礼不能出任何事,如您所说,儿臣的生辰若被破坏,母后一定会盛怒从而达到您要的目的,但即便事后您和儿臣一起向母后解释,母后心里的遗憾也无法消除。父皇,我不愿伤了母后的心也伤了自己的心,姐姐能有完美的十五岁生辰,我也一样要有。”

项晔道:“是父皇的不是,昨夜忽然热血,想出这么一个法子,你放心,父皇不会继续那个计划,父皇也一定会给你最完美的及笄之礼。”

女儿松了口气:“父皇会怪我吗?我不体谅您的难处。”

皇帝自责:“你不怪父皇,已经是父皇的福气了,傻丫头,虽然咱们只是在嘴上说说,父皇都觉得对不起你。”

项琴着急地说:“哪有什么对不起,但您千万不要告诉母后,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可好?”

可是女儿匆匆跑来清明阁找她的父亲,即便不明说,珉儿也猜得到这事情和皇帝有关,可父女俩既然都缄口不言,她自觉不该追问,只要能见女儿卸下心事,她便安心了。

及笄之礼就在眼前,然而之后的日子接连暴雨,让人担心一切能否顺利,珉儿每日站在屋檐下看着雨水砸地,也默默祈祷女儿生辰那一天能天气晴朗,待得那一日晨起醒来,见窗下阳光明媚,不禁内心充满了感激,对这一天更加充满了期待。

帝女及笄,隆而重之,天未亮,从皇城通往太庙的道路就已封锁,为彰显皇帝亲民,依旧允许百姓夹道观仰。待皇城之内先行及笄之礼,礼成后,皇帝才会带着女儿去祭祀天地社稷。

此刻吉时已到,安泰殿上,帝后并座龙椅,太后坐东面,江云裳坐于西,大公主项元则盛装华服立于阶下,等待着妹妹的到来。

沐浴净身,项琴着素衣襦裙步入殿中,叩拜双亲祖母后,便见姐姐上前来,为她散开束发的彩绦。

姐妹俩目光相接,情意深深,项元已经红了眼圈。旧年自己的生辰,是皇族里的郡主堂姐为她散发,那时候她便说,待妹妹及笄,她要亲手为琴儿解下发带。

礼仪庄重,便是项元也不敢随意开口,眼中泪光已是她对妹妹最深的祝福,之后婶母江云裳下阶来,为公主穿上阔袖华服,并为她盘上青丝。

如意云纹、鸾鸟朝凤,金灿灿的长袍拖曳在红毯铺成的台阶上,项琴缓缓走到帝后面前,叩首谢恩,珉儿与项晔对视一眼,心中感慨万千,含笑含泪,从清雅手中接过金凤珠冠,稳稳地为女儿戴上。

一旁礼官吟诵祝祷,公主再拜,之后至太后跟前加簪,再退至阶下跪坐于蒲团,听礼官唱诵祝祷与礼法。

礼成后,至安泰殿门外,受群臣拜贺,当日试装时,嫌发冠太沉重繁华,娇小的琴儿戴在头上,显得头重脚轻,可是今日华服加身层层叠叠,她昂首立于高处,只见贵气天成光芒万丈。

沈云便在群臣之中,他昂首望向项琴时,微微一笑如从前一样。但目光里着实掩藏不住惊艳的震撼,小小的姑娘早已出落成天下最美的女子,如圭如玉。

与沈云目光对视的一刻,项琴看到他眼中异样的光芒,心中不免骄傲。她曾渴望在这一天,让沈云意识到自己是个女人不再是小孩子,只是如今已没有了那份心,可以更纯粹地接受云哥哥的祝福。

群臣拜贺后,帝后拥簇太后出殿,公主再拜,便要随父皇离宫祭天,太后满目欣慰地看着孙女道:“皇祖母为你举办了最盛大的宴会,早早随你父皇归来,外头热得紧,你穿着这么厚重的衣衫,一定小心。”

如是,皇帝亲自带着女儿和诸大臣前去祭天,太后与皇后及内命妇留在宫内,待祭天归来便是盛大的宴会,项元本要跟随妹妹一同去,可想到今日是妹妹的好日子,她不能在边上抢了风头,便乖乖留下陪着母亲,应付那些皇亲贵戚。

京城里,百姓们终于等来皇帝圣驾,御辇行在前,其后便是公主的凤辇,旧年大公主的风采至今有人津津乐道,而错过了去年盛世,再不可错过这一次,毕竟大齐再要出一位公主且能举办及笄之礼,不知是何年。

今年项琴的马车比姐姐的更加华丽,且三面无遮挡,她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夹道欢呼的子民,百姓们也能清清楚楚仰望公主容颜,一路行来欢呼声沸反盈天,直叫一贯温柔乖巧的小公主热血沸腾。

正是普天同庆之时,忽然一支冷箭逼向项琴,公主尚未察觉,当箭矢直直插入她身后的椅背,那嗖嗖风声钻入心里,恐惧才铺天盖地地袭来。

侍卫们发现了危险,纷纷跳上马车将公主包围,周遭百姓不知发生了什么,有人乱跑有人大叫,侍卫们一面防备危险,一面要冲散百姓,前方御辇迅速停下,项琴看到父皇跳下了马车,大步朝自己走来。

却是此刻,更多的箭矢从天而降,直逼皇帝而去,项琴魂飞魄散,惊呼:“父皇小心,父皇!”

明天中午有更新,谢谢大家。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