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4章 吻勾勒着掌心

作者:谨羽字数:2144更新时间:2016-07-08 00:15:21

住院第三天,魏小纯躺不住了。

“宫御,我要出院。”

魏小纯靠着床头,双眼睨着坐在椅子上看文件,一只手握着她的手玩着的大男人。

还小吗?

玩牵手游戏。

她玩具功能进化延伸到手,唇。

没有他做不到的,只有他想不到的。

魏小纯无语的看着那只被宫御足足握了一个小时的手,那只手差不多快要被玩坏了。

“宫御……”见他无动于衷不给反应,魏小纯又喊了一遍他的名字。

不必说明心底的情绪,他光听她急切的语气就能辨别心情有多急躁。

宫御的视线慢悠悠的转移到魏小纯身上,黑眸阴鸷,俊脸毫无温度,小东西一点儿耐xing都没有,他不想这么快离开医院是有原因的。

“着什么急,等医生确定你能出院了,我就带你回城堡。”宫御的冷眸定定的瞪着她。

“我的头根本没什么大碍,住院观察了一夜没有脑震荡就能出院,是你强行要我呆在医院的,医生和笑面虎手术刀谈话的那天我都听到了。”魏小纯拼命找理由,努力试图说服宫御能够快点出院。

笑面虎手术刀?

她坚持要出院。

再说了,设计师的画稿等着她去完成,再不交草图给对方,属于违约行为。

宫御沉默地用冷眸死死地瞪着魏小纯。

魏小纯伸出手往脑袋上摸了摸,继续找出院的理由,“还有啊!我不喜欢闻这里的消毒水味道,好臭。”

宫御的脸色一点一点泛着铁青。

“医院的床太小,这里苍白一片我不喜欢苍白的色调,晚上睡觉又睡不好,总觉得睡这张床的前前前几任病人总有一个是死在这张床上的……”

用力的丢下捧在手上的文件夹。

“扯,你继续扯,我听着。”宫御冷冷地道。

魏小纯看着宫御的侧脸,他的脸色变得极度难看,俊脸紧紧绷着,处于爆发的临界点,透着浓浓地“杀气”。

她没再继续挑刺儿。

宫御抓紧魏小纯的小手,盯着她的脸,黑眸骤冷,逐字逐字的从唇形完美的薄唇间迸出,“着急着想出院,莫非你心里有鬼?”

无语。

她人受伤住院了和谁去搞鬼?

他的轻度妄想症会不会太严重点?

可以改名叫重度妄想症才对。

想象力丰富,每天天马行空的把子虚乌有的罪名安到她身上,是他最开心的一件事。

变态王。

“鬼我不知道有没有,只知道要是继续在病床上躺下去,懒鬼倒是有一只。”

魏小纯有气无力的躺在病床上闭着眼一副死心塌地神情。

“破罐子破摔你倒学的滴水不漏。”宫御伴着俊脸,黑眸直勾勾的望着魏小纯,大掌一直玩着柔软无骨的小手。

不求了还不行吗?

她的放弃在他眼里倒成了破罐子破摔。

破,你全家都破。

“不躺了,我要出去散步。”魏小纯恼怒道,想抽回被他握住的小手。

“散步是吧?别后悔。”宫御冷眸一眯,俊脸一沉。

他伸出单手掀开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接着把魏小纯横抱在怀里。

抱着出病房的门?

他不要脸,她还要脸呢!

“我想下来自己走。”魏小纯坚持到底。

后脑勺受了伤,又不是双腿受了伤,这人就爱趁机搞事。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我抱你出去,要么把你脱光丢在病房里。”

宫御的俊脸逼近魏小纯面前,黑眸幽深,冷冷地盯着她,声音从齿缝中挤出。

“脱光”两个字吓得魏小纯赶紧伸出双手挡在胸前,漂亮的杏眼怒瞪着宫御。

“变态啊你,下流。”

她中气不足的顶嘴抗议。

宫御低头封住魏小纯的唇,她睁大双眼瞪着他放大的俊脸,胸口一滞,心跳加速突然加速。

吻没有从前的绵长,也没有任何的欲念,像是惩罚多一些。

“我讨厌你。”

魏小纯极速挑战宫御的底线。

他的唇又堵住她的玫瑰红唇。

有病,他吻上瘾了?食肉狂魔。

唇得到释放,魏小纯又不怕死的去撩拨宫御。

她漂亮的杏眼睁的圆溜溜的,“大流氓,不要脸。”

魏小纯这次学乖了,赶紧伸手捂住宫御的唇省得他再继续使坏。

嘴唇被亲的直发麻。

癖好特殊的怪家伙。

宫御暗沉的黑眸恶狠狠的瞪着魏小纯,眼神邪气的厉害。

天哪!

他的舌居然在勾勒她的手掌心。

陌生的酥麻感,仿若一串电流直击魏小纯的身体。

靠在宫御胸前,魏小纯浑身虚软无力,双颊绯红,吐气如兰,轻微娇喘着。

“你……”她连说话的力气都使不上来。

脏不脏,那是手掌心啊!

变态王。

“宫御,你讨不讨厌?”魏小纯忍无可忍的愠怒道。

她说的语调是生气的,身体瘫软无力的缘故,责怪话语在宫御听来硬气不够。

有一种娇嗔的味道,像是变味的撒娇。

他冷眸定定的凝视着她的杏眼,宫御心情大好的亲了一下魏小纯柔软的手掌心。

“讨厌我亲你?”他的语调邪恶极了,黑眸溢满了邪气。

一字一顿,说话的语速比平常缓慢了一些。

露骨的问题要她怎么回答?

大写的下流。

一言不合就强吻,吻了还不算,连手掌心都不放过。

“看在你那么乖的份上允许你出去散步半小时,带上阿尔杰,我需要处理一下公事。”

宫御冷冷地道。

放下横抱在怀的魏小纯,她站稳后看了一眼他。

“你昨晚都没怎么睡,要是太忙的话我自己呆着就好,反正医院里有保镖守着。”

魏小纯劝宫御回公司处理急事。

谁知,他刚平息的怒火又被她挑起。

宫御双手抱臂,冷眸睨着魏小纯,“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置喙了?”

看吧看吧!

说风就是雨。

一言不合大发脾气。

不说了,说多了她嘴疼。

魏小纯抓起放在床尾的外套,静默地穿上,穿妥后走到衣架前想摘下那顶漂亮的边帽。

踮着脚,她怎么够都都够不着。

他转身,看着她困难摘帽子的模样又想气又想笑。

长腿一迈,大步上前,他高大的身躯贴在她身后。

“小笨蛋,有困难的时候不懂得该开口求人吗?什么态度。”

宫御伸出手,精壮的长臂轻松一举,一顶边帽从衣架上被摘下来,接着戴在了魏小纯的头上。

“说谢谢……”宫御冷厉道。

魏小纯张开嘴“谢谢”两个字没来得及说出口,宫御的吻霸道的压下来。

吻变得辗转缠绵,缱绻难舍。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