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章 阴险的男人

作者:谨羽字数:2132更新时间:2016-07-06 11:49:43

回到病房,魏小纯颓然无力的坐在病床上。

真佩服宫御,人不在眼前都能做到料事如神。

要是她能听他的话不走出病房,不见于素心,自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瓜葛。

巴掌打下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感受,现在她倒是觉得脸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着。

怎么办?

宫御说过,不准她身上带着伤。

后脑勺的伤还没好,被宫御用门板撞过的脑门依旧略肿着,现在连脸颊都遭了殃,她得想想要用什么借口继续圆谎。

魏晴曦的事没解决前,她不想再多生事端。

要不然接下来又不知道会是谁找上门来。

刚才吹了冷风,又被于素心闹了一场,魏小纯头晕的很,低血糖又犯了。

在穿外套的时候,打开衣橱她有发现里面放置着一盒漂亮的盒子,盒子里不知道装着什么好吃的?

起身,魏小纯打开了衣橱的门,把那盒漂亮的盒子抱在怀里,顺便在沙发上坐下,打开盒盖低头一看,发现里面是巧克力。

闻着香味,她伸出手挑了一块花朵图案往嘴里一塞。

闭着眼,魏小纯品尝着嘴里的巧克力。

宫御的形象强势而嚣张的窜入她的脑海,霸道张狂的语气,冰冷阴鸷的黑眸,俊美如斯的脸庞……

她的眼角有一滴晶莹的泪水滑落。

这一刻,魏小纯希望宫御能霸道的抱着她,他的怀抱能够温暖她身上的冷度。

巧克力吃到嘴里味道是苦的。

明明是一样的东西,明明用了一样的配方,可是这次她却尝不出它的美味。

放下捧在怀里的巧克力盒子,把盖子盖好,魏小纯起身走到病床前,掀开被子躺下。

睡吧!睡着了所有的烦恼都不会再有。

洛家书房,洛文佑气的脸色铁青,手掌重重拍在书桌上。

“混账,简直欺人太甚,绑架是犯法的。”

他的语气是怒不可遏的。

书房里三个男人针对魏晴曦失踪的事做了详细的调查。

可都不是宫御的对手,没有人知道她目前的处境如何,人到底还在不在英国?

演奏会已经接连几场被唐婉处理掉了,能延后的统统延后,实在不能延后的只能赔钱了事。

再这样赔钱下去,唐婉怕赞助魏晴曦演奏会的大老板会放弃资金赞助,转投其他的音乐家,她为了留住大老板花了不少心血。

不远处的洛庭轩手里始终抓着一支手机。

大家的担心他很明白,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先找到魏晴曦,“爸,我在等一份报告,一旦土壤的质检和分析数据出来,我们就能知道晴曦具体在什么方位,到时候需要召集一些人手帮忙一块儿去找。”

土壤质检,数据分析。

这些专业术语洛文佑很少听到,连魏弘业都甚少接触。

魏弘业心里很担心大女儿的安危,同样也知道洛庭轩对她的关心,他不放心的道,“那么你有把握吗?今天要是拿不到数据报告,晴曦会撑不住。”

“我有把握。”

洛庭轩点点头,看着魏弘业胸有成竹的道。

昨天他收到了一份神秘包裹,盒子里面有用玻璃瓶封起来的土壤,还有魏晴曦的一对耳环。通过信息耳环信息的暗示,洛庭轩立即把土壤送到了土质质检中心。

有些地区因为常年下雨,或者气候环境的潮湿,甚至还有缺水的严重现象。大自然气候的不同表现,会让周围的环境产生相应的化学反应。

比如,土质的酸碱xing就会发生变化。

洛庭轩派人检验土质,这么大胆的想法全靠神秘人送来的那瓶土,要不然,他猜不透真正的谜底会是什么?

假如,整件事真的是宫御安排的。

那么洛庭轩只能承认,他是一个不能得罪的男人,腹黑,城府之深,手段阴险。

虽然宫御拥有一颗强大的头脑,万幸他也不蠢。

要是那瓶土壤真的是解开魏晴曦被困的地点,洛庭轩只会对宫御怀有深深地可怖感。

要是他们没人能领悟到那瓶土壤的用意,再晚一些参透。

那么魏晴曦不是死在宫御的手里,而是他们的手里。

就算找到了她的所在地,如果发现人死了,到头来痛苦的,内疚的只会是魏家人和洛家人。

好毒的阴险计谋。

洛庭轩双眼的瞳孔慢慢紧缩起来,在心底对宫御的所作所为做出了感叹。

杀人于无形和借刀杀人,宫御两样都占全了。

杀人于无形,是他根本没有动手或是派人去杀魏晴曦,只是让她求生不得求死无能的自生自灭而已。

借刀杀人,是他利用魏家和洛家人,一旦他们想不通瓶子里其中的玄机,那么他们就是代替宫御杀死魏晴曦的那把“刀”。

太阴险了,阴险的令人发指。

洛庭轩想到魏小纯跟着宫御,眸光闪过阴鸷的冷光,俊容浮现几分冷意。

俊秀儒雅的形象,一下子变得阴郁起来。

“庭轩,你要时刻记住男人的职责就是养家赚钱,保护妻小,现在晴曦有难,你要尽快找到解救她的方法,实在不行就报警处理。”洛文佑语重心长的交代道。

他这番滴水不漏的话,是想给魏弘业吃一个定心丸。

目前,稳住双方家庭的情绪才是上上策。

“是的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不过报警是最愚蠢的行为,和那个人明着对干,于我们洛家根本没有好处。”

洛庭轩暂时做不出太果断的保证,慎重的思虑后,能回答洛文佑的只有这么一句安慰。

枯坟区那边,魏晴曦靠着树干席地而坐,那张精致妆容的脸变得灰扑扑的,头发上的液体已经干涸,昨天晚上四周黑漆漆的,凭借月光误以为是鲜血,其实不是,具体是什么?目前精神处于紧绷状态的她没心情去研究。

口干舌燥的原因嘴唇破了皮,干裂的唇瓣上渗着血丝,高档名牌服装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有些被树枝划破,看上去狼狈极了。

这是被困的第二天。

人的身体机能在断水缺粮的情况下只能熬三天。

宫御最终的做法就是凭一瓶子的尘土,看看洛家和魏家的人有没有能耐解开这其中的谜团。

解开,魏晴曦就能安然无恙的回去,要么被找到就是一具尸体。

解不开,魏晴曦的下场就是活活饿死和渴死。

他这么做,确实和对魏小纯说的那句“是生是死全由我决定”,在字面上来理解意思是一样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