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8章 讨好宫御

作者:谨羽字数:2034更新时间:2016-07-06 1:1:51

电话那端的宫御听着魏小纯低声下气的道歉和奉承,他受用极了。

整个人被捧得飘飘然,心情极好。

该死的小白眼狼,早这么乖乖的向他低头不就好了。

非要受点不痛快的教训。

“嗯哼……下不为例,只允许你离开病房半个小时。”

宫御霸道地说道。

有了他的同意魏小纯很开心,激动到连连道谢。

“宫御,你真好。”

她软软的唤着他的名字,声音里带着娇嗔。

握着手机的宫御手指紧了紧,黑眸的瞳孔紧紧收缩着。

他磁xing的嗓音传入她的耳里,“魏小纯我真想狠狠地把你压在身下,立刻办了你。”

露骨的情话隔着电话烧红了魏小纯的俏脸。

“变态王,我不和你说了。”

她喘息着不算平稳的气息赶紧把电话挂断。

结束通话,宫御冷眸盯着手掌里的手机,屏幕上是一张魏小纯的照片,画面比较限制级。

万幸,这只手机他设有强效的密码,否则真怕被别人看到她魅力四射的**模样。

得到宫御的放行,魏小纯紧悬的心总算放下了。

再次拉开病房的门,她向保镖开口。“麻烦你们,我要出去。”

保镖早就魏小纯开门之前就接到了阿尔杰的指示。

“魏小姐,少爷有过交代要我们寸步不离的保护你,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保镖恭敬地说道。

寸步不离的保护?

应该说寸步不离的监视才贴切。

能走出病房就算好事一件,魏小纯懒得和他们争辩。

“走吧!”她走在前面开路。

保镖跟在后面随行,几个高大的男子围绕着娇小玲珑的魏小纯,衬得她像是出巡的骄傲女王。

宫御不在家她是小当家。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魏小纯太享受这个得来不易的自由时间。

要不是头上有伤,她想溜出医院去偷得浮生半日闲。

自得其乐的去做想做的事。

来到医院的花园,魏小纯远远见到坐在木椅上的于素心。

16年未见,于素心身上依然看不到岁月的痕迹,今天的她衣着得体,雍容大方,算不得贵气倒也不失高雅。

魏小纯走近,她站在于素心面前,淡淡地点头。“您好。”

这一生问好显得疏离而分生。

他们之间的感情,这样简单的问候方式比会给彼此增添心理上的压力。

被赶出魏家,再失去洛庭轩之后,魏小纯明白了一个词淡淡如水。

从此以后,面对他们她要做到不悲不喜,淡淡如水。

放过自己也放过别人。

挤不进的世界不要硬挤,难为了别人,作贱了自己。

到头来又何必?

于素心抬头,动作缓慢地从椅子上起身,她的眼神异常的平静,表情如常。

冷风轻轻吹过,魏小纯的脸一撇,于素心的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

保镖见状齐齐冲上前来。

魏小纯朝着他们摇摇头,眼神冷冷地,暗示不要乱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于素心居然会做出这样突兀的举止。

“姐姐的结婚典礼你带人去闹场,我和你爸都忍了,可是报纸上的报道你又趁机耍尽花样,现在更好,连人你都敢绑架,你姐姐已经整整一夜没有回过家了。”

于素心怒不可遏道,字字掷地有声,句句铿锵有力。

魏晴曦不见了,他们就把矛头指向她,不需要证据,不需要理xing思维。

只要他们认为她就是那个做错事的人,那么她就没有机会解释,百口莫辩,吃哑巴亏到底。

没有哭泣,也没有生气,事到如今委屈和懊恼已经不会再有了。

对于“家”的渴望,魏小纯早就哀莫大于心死。

“从小到大你们都不问问我,为什么那些事都是我做的,而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你们只是一味的疼爱魏晴曦,不管她有多跋扈,你们都疼着,爱着,宠着……”

闻言,于素心的脸色苍白一片,保持着沉默。

见状,魏小纯并没有发难。

“撞伤我的头之后魏晴曦就回去了,您想找她的话请自便。”

她是人,不是石头。

挨了亲妈一巴掌,心自然是痛的,这种痛比起宫御强要她的时候更难受。

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混合着绝望,仿若整个人生走到了头,毫无出路。

她像是被关在孤岛里的绝望者。

别人进不去,她又出不来。

于素心见魏小纯要走,她就势扑上来,这次保镖动作敏捷的把人拦住了。

“扫把星,谁接近你谁就倒霉,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出席晴曦的婚礼,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居心,是不是要把身边所有的人都害死了才甘心呢!”她失控的大喊大叫起来。

背对着于素心而立,魏小纯慢悠悠地转过身。

“假如时光倒流,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不会选择投胎到魏家。”魏小纯冷然道,“我六岁你们因为迷信就把我赶走,这16年来任凭我自生自灭,年迈的老管家自身就体弱多病,哪怕在夜里突然死去都有发生的可能xing,而你们由始至终没想过要接我回去。”

忍的太久了吧!

她都快忘记了眼泪的滋味,也快忘记“家”是什么模样的。

高中时期有同学邀请魏小纯过去玩耍,走进别人的家,她看到一家几口温馨的全家福,妈妈系着围裙,爸爸拎着公事包下班回家的疲累模样,但是一家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希望。

家是温暖的港湾,家是安全的避风港,家是给人力量的希望。

可是他们把她梦想中的家给毁灭了。

那个地方不再有温暖,不再有希望,只剩下了无尽的绝望与黑暗,泪水与伤心。

“你们不想要我,为什么当初要生下我,生了我为什么又要丢弃我,孩子不是你们的玩具,孩子不是你们的包袱。”魏小纯冷冷地低吼道。

轩哥哥,你知道吗?

六岁那年见到你,是我最幸福最幸福的日子,谢谢你曾我空欢喜。

魏晴曦在宫御手上,魏小纯不能说出这个事实。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

不说出真相不是默许他的所有作为,而是她没有反抗和谈条件的资格。

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是他的“阶下囚”。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