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4章 他的芽

作者:谨羽字数:2143更新时间:2016-07-05 22:18:53

“其实你都查清楚了不是吗?”

魏小纯望着宫御的黑眸,垂下眼睑眼眸停留在他握着汤勺的手指上。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握着汤勺的画面是那么的好看,非常养眼,他的手指指甲呈现健康的微粉,一个男人的手长得那么漂亮,令女人羡慕嫉妒恨。

她知道,他的手掌一点不粗糙,这种感觉在每次他们亲热的时候切切实实体会过。

又走神了,她最近越来越喜欢对他走神。

宫御黑眸一沉,声音冷厉道,“我查和你说根本没有冲突。”

他的语气霸道逼人,她竟无言以对。

宫御冷眸深深地凝视着魏小纯。

“是魏晴曦一时之间怒火上升到会做出伤害我的举止。”她轻描淡写道。

关于细节部分不想坦言。

洛庭轩的事,在宫御面前,她要尽量少说,能不提起就别提起。

一旦惹怒了变态王,后果严重。

“别以为一句话就想把事情的经过一语带过。”宫御冷然道。

她越是不想说的事,他越是想知道。

这该死的女人敢对他有藏私之心。

被排斥被嫌弃的感觉宫御以前没尝试过,自从认识魏小纯后,频频领悟,时时上演。

好无辜,她只是不想提及他不想听的名字而已。

反倒成了一种罪。

魏小纯的唇边又有汤勺递了过来,宫御喂汤喂上瘾了吗?

“不想喝,饱了。”魏小纯摇了摇头拒绝再喝汤。

一大碗汤已经见了底,桌上的菜肴也吃掉了一些,她又不是他,没有强大的橡皮胃。

他把端在手上的瓷碗放下,拿起餐巾给她擦拭着唇角。

“吃那么一点点,难怪抱起来那么硌手,我不喜欢你瘦骨如柴,要是怀孕了连生孩子都没力气。”

宫御冷声道。

瘦骨如柴,会不会太夸张了点。

她承认瘦是瘦了点,可不至于像柴火。

不毒舌会死的男人。

魏小纯想到宫御说的“怀孕”,蹙起了黛眉。

他们之间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什么时候她要是怀孕了,莫说三年的合约,到时真的想走都难。

“说说那只表为什么找你麻烦?”

宫御抬眸,黑眸阴鸷,眼神冷傲,盯的魏小纯心头一窒。

好狂烈的气场。

宫御有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霸气,也有一种让人不得不低头的强势。

这是与生俱来的气势,与他的出生和日常修养有关系。

表?

他干脆叫上口了,连想改的想法都没有。

用表来称呼魏晴曦,魏小纯认为宫御是她见过最腹黑的男人,没有之一。

待会儿要提到他不想听的名字,她得先得到申请同意才行。

举着小手,她的眼凝望着他。

举起小手的魏小纯像个学生,把宫御给萌到了,他霸道的握住了她的小手。

“想说什么就说,我答应你不生气。”

难得他主动提议,她微微松了一口气。

“她和我提到洛庭轩,然后又说要给钱我,说什么滚出英国,又提到小时候的事,说我总不听她的话,爱一意孤行,一怒之下事情就变成你看到的这副局面了。”

她努力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事。

认为魏晴曦不只莫名奇妙,简直就是疯子。

宫御一言不发,冷眸骤冷,蓦然,他霸道地说道,“以后不准你在我面前提别的男人的名字,就算是那只狗也不配,你是我的女人,眼里心里口里哪怕是梦里必要属于我宫御独占。”

他的语气理直气壮的令人不敢恭维。

说好的不怪呢!到头来还不是要怪她。

“你言而无信,宫御你可是g·y集团的总裁,怎么面对我偏偏像个无赖呢?”

魏小纯生气的低吼道。

有这种人吗?霸占了她24小时不够,连梦里都不放过。

想想,她都觉得可怕,恐惧。

宫御阴郁一笑,眼神带着邪气,长臂强行扯过魏小纯把她往怀里一带,牢牢地抱紧。

“信用这东西是用在生意上,对你一个小女人,我不只要耍无赖还想耍流氓。”

他言出必行。

深深地吻压下来,封住了她丰盈的菱唇。

“唔……”

她后脑勺受了伤,他一样有办法防止魏小纯逃避。

宫御温热的双手捧着魏小纯的脸颊,舌野蛮的**,用力的汲取她檀口中的甘甜与芳香。

再一次,她没用的在他的热情里沦陷。

深夜里,魏晴曦靠着什么醒来。

她睁开双眼不敢置信的往四周围拼命打量着,一转身发现身后是半截坟碑,大概是常年经受风雨的侵蚀坟碑上的英文字母很多已经看不清原来的字迹,明白周围的环境后,吓得整个人夸张的弹跳起来,地上有一摊粘稠的什么,手不小心碰到是一股黏糊糊的触觉。

“包,我的包呢!”魏晴曦吓得六神无主,魂飞魄散。

颤抖的双手拼命的往衣袋里掏了掏,并没有找到手机。

怎么办,该怎么办?

紧张之下,她伸出手摸了一把头发,不触摸头发前心情就失去了平静,摸完头发后魏晴曦扯开嗓门大声尖叫起来。

幽暗的月光下,她的手掌红艳艳一片。

“血……血……”

吓得语无伦次的魏晴曦凭着我求生意志向前走,越走,她越觉得不对劲,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发现醒来时靠着的半截坟碑。

暗夜中头顶上有乌鸦在叫,加上不远处奇怪的吼叫声,吓得魏晴曦气血上涌眼前一黑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医院里,宫御掀开被子下床,抓过衣服穿上,出去前他帮魏小纯的病服穿妥帖。

她没有醒来,睡得很沉。

大概是他的热情把她给累坏了。

走廊上,阿尔杰恭敬的递上平板电脑给宫御。

“少爷,这是刚刚通过监控拍到的情况。”

阿尔杰指的是魏晴曦。

宫御的黑眸紧盯着平板上的画面,眸光闪过狠戾之色。

“既然是游戏,再加几个人进来陪她玩玩,要你送去给洛家的东西准备如何?”

他把平板电脑往阿尔杰怀里一丢。

尽管胳膊受着伤,他毫不迟疑的接住宫御丢来的平板电脑。

阿尔杰恭敬的说道,“是的少爷,我早已经派人送达,这会儿他们应该收到了。”

“对了少爷,有电话来报说芽小姐病了。”

宫御冷眸睨着阿尔杰,俊脸铁青。

“蠢货,芽的事那么重要你怎么不汇报?”

病房里的魏小纯贴着门而立,宫御暴怒的话音她能够感受到他对那位“芽小姐”的重视。

她和他的关系是三年合约,那个“芽小姐”是几年合约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