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3章 服不服

作者:谨羽字数:2083更新时间:2016-07-05 22:18:53

病房门外的阿尔杰听到宫御的咆哮,他快速推开病房的门走进来。

魏小纯不喜欢当着别人的面和宫御过分的亲近。

开始不安分的在他双腿上挣扎起来。

“别乱动。”宫御冷冷地低喝道,薄唇贴近魏小纯的耳庞,画面亲昵中透着几分暧昧,“我不介意在别人面前对你做点不该做的事。”

这该死的女人,总能轻而易举的挑起他的怒火。

除了嫌弃,嫌弃,嫌弃。

一个劲儿的嫌弃之外,她就不懂得该如何讨好他吗?

要是换做别的女人会变着花样,想法设法的来讨取他的欢心。

也偏偏是入了魔,他就是迷恋她的嫌弃和打动不了的硬如磐石的心。

很快的,魏小纯不在扭动,安分的坐在宫御的双腿上。

抬头,宫御眸底浮现躁动的怒光。“还记不记得我说过的那句话?她要是带伤回来,你自行拿刀在身上划道伤口,划到我满意为止。”

魏小纯听到宫御的冷言当下心惊不已。

他疯了吗?

阿尔杰可是他的贴身管家,宫御怎么能做出如此过激的行为。

让人拿刀自残,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是的少爷,没有保护好魏小姐是我的失职。”阿尔杰主动坦言错误,解开管家的制服扣子从内袋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小军刀。

不是吧!他每天穿的帅气绅士,身上却带着小军刀。

主人奇怪,管家也奇怪,真是个神奇的组合。

魏小纯打量着被阿尔杰握在手上的小军刀。

刀子通体黑色,十分精致,把刀刃从刀鞘里折出来长约伸直的男xing手掌的长度,算得上小巧玲珑,刀的背面上刻着图案。

像是豹子头。

卷起衣袖阿尔杰举起刀往手上划去,宫御抽出西装的口袋巾,摊平后蒙住了魏小纯的双眼。

他不喜欢她接触血腥的画面。

眼前一片漆黑,魏小纯安静的坐在宫御身上。

病房里除了他们几个人的呼吸声,她什么都感觉不到,鼻子用力的嗅了嗅,空气里弥漫着淡淡地血腥气。

她不敢开口,坐在宫御的双腿上,能清楚的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强烈怒意。

不等魏小纯反应过来,唇瓣上一紧,好像有什么东西通过宫御的舌被度到了她的嘴里。

是一块鸡肉,很好吃,没有任何的肉腥味,味道被厨师处理的很精致很完美。

阿尔杰的胳膊划下了第七道血口子,宫御的俊庞不染一丝情绪,眼神冰冷极了,没有要他作罢的意思。

洁白的瓷砖地板上滴落了几滴鲜红的血,一片纯白中色彩艳丽的血液尤为醒目,突兀。

伤口又增添了几道。

“滚下去,再有一次失职,你就直接切腹。”

宫御冷冷地道,俊脸铁青,黑眸深邃。

阿尔杰脸色惨白,他握着手上的小军刀,赶忙恭敬的低头。“多谢少爷宽恕。”

走出病房,阿尔杰命人进去清理病房的地板,不容许再有一丝错误发生。

少爷自从遇见魏小纯后,脾气比之前好了很多。

他暗自庆幸今天侥幸逃过一劫。

否则,按照宫御以往的行事作风,绝对不是胳膊上留下起到血口子那么简单就能了事。

“蒙着眼睛吃饭很奇怪你不觉得吗?”

吃着宫御喂的食物,魏小纯不舒服的说道。

又不是瞎子,哪有人那么变态,蒙着眼睛吃饭。

宫御的黑眸定定的凝视着双眼被口袋巾蒙住的魏小纯。

一个人看不见,另一个人却看得见,这种感觉很有趣呢!

“下次,不妨在床上事实蒙着眼睛做是什么感觉?”他的薄唇贴近她耳边。

宫御充满蛊惑的磁xing嗓音传入魏小纯的耳朵里,她全身一震,脸庞烧了起来。

变态王,臭流氓。

“吃饭的时候能不能别说这种恶心的话题?”她无语地道。

纤细白皙的手腕一紧,魏小纯被宫御强势的手劲扯进了怀里,她的脸撞上他坚硬的胸膛,鼻尖疼的直飙泪。

宫御冷冷地盯着魏小纯。

蒙在她眼睛上的口袋巾被他动作粗鲁的扯下来。

失去了一块布的阻挡,魏小纯对上宫御的冷眸,他的眸底有怒火在浮动,俊脸一点一点冷却下来,薄唇抿成一线状。

“和我做让你恶心?魏小纯你脑袋是不是被撞傻了,不要命了敢和我这么说话。”

宫御冷喝道,黑眸迸出强烈的怒意。

自从魏晴曦的婚礼结束后,他的脾气又恢复到他们初始的时候。

前几天还好好的,这男人的脾气真够阴晴不定,说变就变。

她又没说和他做是一件很恶心的事。

只是吃饭的时候说露骨的不适当的话题恶心而已。

魏小纯的下颚被宫御的手指捏住,她抬着头被迫迎上他深邃的眼眸。

“说话,别给我装死。”宫御怒然道。

问道什么每次喜欢用沉默这一招,宫御特别反感魏小纯的沉默无语,好像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苦兮兮模样。

她的眼眶微微泛红,“宫御,和你在一起我觉得透不过气来。”

毒舌不说,强势不说,霸道不说,唯独大发脾气的时候,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她真是忍受了。

“少和我岔开话题,现在有问你和我在一起的感觉吗?”宫御冷眸怒瞪着她,放开了捏住魏小纯下颚的动作,“恶心和我做就两声,不恶心和我做就三声。”

他的霸道令人发指。

语气里满是不容忍抗拒的强势。

他们明明双双都是平起平坐的局面,在魏小纯看来,宫御高高在上的气场在无形中渗透出来,令人望而却步,心惊胆寒。

“不恶心。”她无奈的乖乖承认。

对待病人大呼小叫,魏小纯认为也只有宫御了。

谁在乎她和他在一起的感受,反正不恶心和他做就行。

女人嘛!不服就整到服,多整几次看她还敢不敢?

宫御端着碗,把汤勺递到魏小纯唇边。

“张嘴,喝汤。”他粗声粗气道。

算她识相,要是敢说恶心,看他不当场把事儿给办了。

低头,魏小纯乖乖喝汤,在脑袋的伤势没好之前最好别惹宫御不开心。

她没精力和他逞凶斗狠。

“脑袋受伤的事,你是要自己亲口说,还是要我自己查?”

宫御半眯着眼眸,眸中的寒光看的魏小纯心跳加速。

她最害怕的问题还是来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