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6章 节操喂狗

作者:谨羽字数:2047更新时间:2016-07-05 22:18:48

魏小纯拉下宫御捏着她脸颊的手,“其实,你不必这么护着我。”

知道他做那么做是想帮她出口气。

手段激烈了点,办法新鲜了些,出发点都是为了她能够解气。

魏晴曦和洛庭轩已经结婚了,该结束了都结束了。

以后,他只是她名义上的姐夫,不会再有任何的身份关系。魏晴曦那边,魏小纯不想有太多的私交,就这么淡淡如水,不冷不热的处着就行。

魏家,从无她任何的地位可言,何必缠上去自讨没趣。

就拿这次魏晴曦结婚来说,就连爸爸和妈妈到了英国,她都不打算相告,很显然,是不想通知她这个妹妹。

从小,魏晴曦对双亲的占有欲非常强,魏小纯见识过她私底下那些极端的手段。

衬衫从她双肩滑落,半挂在腰间,他的手开始不安分。

“怎么不继续想了?”宫御气急败坏道,他不知多讨厌她偶尔陷入发呆的模样,“你应该等我做全了再反应过来。”

变态王。

能别那么过分吗?

一言不合就随便强吻,现在更好,一言不合直接脱上了。

大流氓的节cao已经喂狗了。

不搭理宫御,忽略他冰冷的眼神,她伸手去拉衬衫。

“谁准许你拉衬衫了,我没玩够。”他冷眼一瞪,语气愠怒,黑眸里噙着冷意。

魏小纯微微一怔,拍掉宫御的手又想拉上衬衫。

宫御冷眸怒瞪着她的小手拉衬衫的动作,话音里透着浓浓的威胁。

“信不信我让你什么都不穿在总裁办站上一天。”

他就可以劳逸结合,一边欣赏特人体美景一边进行工作。

寓工作于娱乐。

信,她深信不疑。

宫御的命令简直就是圣旨。

魏小纯一动不动的坐在宫御的双腿上,被他两道如饿狼的垂涎目光盯着浑身不自在,坐如针毡,挂在腰间的衬衫她想拉上,却始终没有勇气。

遇上一个气场强大的男人,除了认栽和顺从之外,别无他法。

“宫御,我冷。”她娇娇的轻唤着他的名字。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和宫御相处久了,魏小纯摸索出一套“本能求生法则”。

既然签署了不平等条约只能顺从不能反抗,在夹缝中求生,她得有一套减少受难的办法,否则,三年的时间太难熬了。

他黑眸直勾勾的望着她的杏眼,眼神邪气的厉害。

“我有办法让你不冷。”

抱起她,他们离开了办公桌。

刚把魏小纯放到沙发上,总裁办外面传来敲门声。

“少爷,钢琴家演奏家魏晴曦小姐到了。”门外是何凯的声音。

该死的,什么时候不来,偏偏选在他想要和魏小纯温存的时候杀出来。

这帮没有眼力价的程咬金。

“知道了,滚下去。”

办公室内传来宫御暴怒的低吼,带着怒意的黑眸瞪着魏小纯,恨不得在她身上瞪出个窟窿来。

又生气了。

关她什么事儿。

有错的那个是何凯而已。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到嘴的肉被何凯搅的不翼而飞,宫御的心情暴怒极了,他干脆把魏小纯压倒在沙发上,办不了事儿,先来个吻解解馋也好。

“唔……”

魏小纯没想到宫御会这么急,换一种方式来占她便宜。

吻的路数已经不算陌生了,但是她依然抵御不了来自宫御的纠缠。

唇瓣上传来或轻或重的啃噬,魏小纯只觉得身体有些灼烫,她躺着由他来主导这个吻。

慢慢地吻由浅至深,喟叹在她唇齿间无法溢出,被他的舌霸道的堵着。

直到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宫御意犹未尽的离开魏小纯身上。

这女人是祸水。

只要她在他面前,想要的念头疯狂的止不住。

宫御在沙发前站稳,把浑身犯软的魏小纯拉起扶正坐好,高大的身躯漫慢慢向前倾,替她拉高衬衫穿妥后他修长的手指一颗一颗的帮忙扣着衬衫扣子。

她垂下眼,低眸打量着他认真的眉眼。

齐整的短发,黑眸如浓墨,眼眸深如寒潭望不见底,俊脸轮廓深邃,剑眉有型,结合以上的种种优点,宫御确实帅美的近乎神祗,加上他本身强大的气场,霸道的作风,冷得高不可攀,不可一世的张狂,外形的整体分数满分的不能再满。

“发现你最近很喜欢偷看我,不错不错,以后记得多看看,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到我身上就更好了。”他俯下身轻啄她的唇瓣。

在宫御离开魏小纯面前后,她默默地伸出手指,轻轻地触碰丰盈的菱唇,手指尖能感受到唇瓣上有微微的湿意。

空气里有他身上熟悉的气息。

她从没好好的注意过他的气息究竟有多好闻,有多干净,有多纯粹。

一个将自己拾掇的干干净净的男子,从里到位都散发着强烈的自信,也是一种对自我的修养。

宫御的贵族修养真不是盖的。

走到办公桌前,宫御俯身,修长的手指按在座机的免提键上。“何凯,带魏小纯去拍摄海报的现场。”

很快,座机那端传来何凯的声音。

“是的少爷,我这就过来接魏小姐。”

起身的魏小纯静静地凝视着站在办公桌前的宫御,她想打退堂鼓。

他双手抱臂,冷眸斜睨着她道,“记住我说过的话,看不爽的,不想伺候的,你可以任xing为之,闯了祸我会替你收拾。”

听着宫御霸气的豪言,魏小纯的心间滑过一股暖流。

“谢谢你,宫御。”她笑了。

她说她谢谢他。

宫御的俊庞染上一抹不自在,“神经病,你乱感动什么?今天要是雷克受欺负了,我也会出面帮忙。”

汪……

她是雷克二号。

嘴毒的男人最讨厌了。

魏小纯气的举起双手,朝着宫御做了个撕咬的凶狠表情。

“嗷呜……”我咬死你。

他惊呆了。

没想到一向正经的魏小纯也有脑袋犯抽的一天。

“我有狂犬病毒,你刚才亲了我,记得打针。”走出总裁班前魏小纯不忘记讽刺他。

关上总裁办的门,她背对玻璃门站着,脸上表情透着微微的笑。

不计较他们之间糟糕的相遇与那份不平等的条约,其实也能愉快的相处着,这感觉在魏小纯看来还挺不赖。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