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4章 表子配狗

作者:谨羽字数:2106更新时间:2016-07-05 22:18:43

回到城堡,宫御抱着魏小纯走进电梯,女佣早在他们抵达前就已经放好了洗澡水,顺便准备了丰盛的晚餐。

浴缸里,她呆呆地坐着,任由他亲自动手帮忙洗澡。

“我是讨厌你倔强的像一只刺猬,可没要你当一条没有生气的死鱼。”他停下所有的动作,强势的把她抱在怀里。

浴缸里的洗澡水冷却了一半,魏小纯安静的靠在宫御的怀里,一动不动。

参加完婚礼回来,她觉得身上的所有力气好像耗光了一样。

“宫御。”魏小纯转过头,小手抓着他的大掌,“我是不是真的那么惹人讨厌?所以爸爸妈妈只爱姐姐,却不爱我。”

“谁说你没人爱,我不是吗?”

他的眼充满了认真,语气笃定,丝毫不容人质疑。

宫御的黑眸紧盯着魏小纯的小手,这是她今天第二次主动握住他的手。

你的爱我不能要,也不敢要。

他们之间不可以产生爱之外的感情。

趁着魏小纯发呆之际,宫御低头堵住她的红唇。

她没有抗拒也没有任何动作,兴许是心里有伤痛,像是着了魔一般热烈的回应着他的吻。

浴室里变得激qing满满,呻吟与粗重的喘息并存,暧昧暖了一室。

宫御一旦贪恋上魏小纯的甜美就会失控,他搂着靠在怀里的她,时间已经是午夜。

女佣准备的一桌子丰盛的菜肴,他们根本没有空下去吃,两人腻在床上不肯起来。

她是真的累了,他是粘着她不想起。

别墅里,魏晴曦穿着睡袍站在阳台上,她的手指尖夹着一支女士薄荷香烟,暗夜里香烟的火苗忽明忽暗。

魏晴曦狠狠地抽上一口香烟,眼眸微眯,眸光冰凉。

婚礼上的闹剧很明显是魏小纯制造的,她和宫御的关系非同寻常,吹吹枕边风男人一时脑热也有可能什么都听从也说不定。

害得她在婚礼上出尽洋相,明天的报纸头条不知道会怎么写。

都是魏小纯,又是魏小纯,要不是这祸害精,她不会失去高贵的仪态,洛家那边应该也会出现不满的反响。

一支烟抽完,她没有急着进去,洛庭轩睡得很沉。

小时候她最大的胜利就是赶走了魏小纯;长大后她最大的胜利就是夺到了洛庭轩。

只要她想,就没有得不到的。

包括洛庭轩在内。

今天的结婚典礼算宫御出手阔绰,送了一只世界名表和一条纯种名狗。

签约成为g·y的形象代言人是件不错的肥差,结婚老板还送厚礼,在婚礼上她算是赚足了面子。

隔天早晨,宫御和魏小纯坐在餐桌前用早餐。

“魏小姐,这是今天的早报,您不妨看看。”阿尔杰道。

一早是怎么了,大家好像和以往有所不同。

阿尔杰从来不送报纸给她阅读,而宫御破天荒的不看报纸。

放下手上的刀叉,魏小纯拿起餐巾擦拭着嘴角,确定没有失礼开口道。

“阿尔杰管家,报纸是不是给错人了?”她不看报纸的不是吗?

宫御为什么不纠正管家的错误呢!

平常他眼里容不下的愚蠢行为,今早却破例的不纠正,不发作。

“魏小姐不妨看看,兴许有惊喜呢!”

阿尔杰暗示道。

一张报纸能有什么惊喜?

魏小纯不疑有他,看看就看看吧!看在阿尔杰那么鼓励她看报的份上瞧一眼也没啥。

报纸摊开,映入眼前的是赫然醒目的大标题。

【表子配狗,天长地久】

画面正是洛庭轩和魏晴曦的结婚合照,而她的手里捧着一只手表的礼物盒,另外一手牵着一条狗。

天哪!宫御疯了吗?

魏小纯丢开拿在手上的报纸,赶紧面朝宫御,眼神里透着疑问。

宫御丝毫不受影响,优雅的举着西餐刀切着培根,深邃的黑眸直勾勾的盯着魏小纯,他似乎没想过要否认。

“表子配狗,天长地久。”魏小纯咬着牙默念道。

精致的小脸被怒气浸染,气的皱成了一团。

昨天他去参加洛庭轩和魏晴曦的婚礼盛宴是假,送上手表和一条狗才是最后想达成的目的。

这男人腹黑的会不会太深沉了些?

把魏晴曦比喻成手表,把洛庭轩比喻成那条狗。

其实,魏小纯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仰头大笑三声。

有个把她宠的无法无天的大金主,套一句宫御常说的话,该偷笑了。

难怪从头到尾,宫御一副云淡风轻,泰然自若的表现。

甚至要她相信他。

说不准连她都成了他昨天计划当中的鱼饵,负责钓洛庭轩和魏晴曦上钩。

腹黑,太腹黑了。

这男人城府深的让人害怕,她暗自庆幸宫御没使过什么歪脑筋,否则怎么被弄死都不知道。

估计这会儿洛家上下都七窍生烟,暴跳如雷了,原因当然是出在宫御身上。

“你那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也是有意思的。”宫御眼角一挑,眼神邪气的厉害,黑眸紧盯着魏小纯。

就知道那句新婚祝词也有问题。

“宫御,你幼不幼稚!”学他平常双手抱臂的样子,魏小纯惊呼道。

宫御端起咖啡杯,斜睨着她,眼神里尽是嘲讽。

“幼稚?开玩笑,洛庭轩算什么东西,从我读你给他写的那些肉麻书信开始,他就是我要报复的对象。”他是最小气的男人,也是最记仇的。

哪怕那些书信是魏小纯以前写的,也绝不允许。

要不要这么霸道,他连三年前的事儿都要干涉,她彻底服了。

“宫御你以后别吃饭什么都吃,你光喝醋就行了。”有病。

魏小纯激的暴走。

宇宙超级无敌霹雳大醋王。

和她喊了一通后,宫御端着咖啡优雅的呷了一口,冰冷的眼眸恶狠狠的瞪着魏小纯。

不识好歹的臭女人。

和宫御喊了一通,魏小纯觉得整个人舒服了很多。

胸中的郁结之气吐出来后人轻松了不少。

原来偶尔的吵架倒也不算什么坏事儿呢!

只是,宫御的算计心太强,她无法想象,每天晚上和腹黑如狼的男人睡在一起,这种画面光是一想到,背脊就一阵寒凉。

“你还没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好奇的问道。

宫御勾着好看的唇角,冷冷邪笑。

“他若不举便是晴天。”

呃!这男人的嘴好毒啊。

但愿人长久,人、长、久,三个字分开来念颇有另一种意境。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