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3章 婚礼上的闹剧

作者:谨羽字数:2089更新时间:2016-07-05 22:18:43

魏小纯像被赶鸭子上架,无助的走上台故意站在司仪的身边。

今天是魏晴曦和洛庭轩的婚礼,他们和她的关系与立场泾渭分明,从今以后,楚河汉界井水不犯河水。

站在司仪身边是最正确也是最保守的选择。

“魏小纯小姐,你想对你姐姐姐夫送上什么样的新婚祝词?”司仪拿着话筒问道。

她悄悄低头,摊开手掌心里宫御塞的那张纸条。

当魏小纯看完纸条上的一句话后,脸色怎么看怎么复杂。

这次被他给害死了,她是脑袋被驴给踢了才会信那个男人。

接过话筒,魏小纯看到魏晴曦那张温柔的笑脸,充满冷漠又疏离的冰冷眼神。

搞得待会儿她要说什么中伤他们的恶言似的。

做了个深呼吸,魏小纯打算姑且信宫御一次。

“我在这里祝姐姐和姐夫,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句新婚祝词略偏古韵味儿,她很疑惑他是怎么想出来的。

但是宫御会想到用这句话来作为新婚祝词,这背后应该有什么渊源,魏小纯知道他的一举一动绝非是表面所见的那么肤浅与无聊。

尽管他霸道蛮不讲理,狂脾气极坏,不容否认智商非寻常人。

这其中应该有隐喻。

魏晴曦听完魏小纯的新婚祝词,以为会有多么的嫉恶如仇与痛恨,没想到只是稀松平常的一语带过,不悲不喜。

恰恰是她这副不悲不喜的态度惹魏晴曦讨厌至极。

洛庭轩听完魏小纯的新婚祝词,内心异常平静,静的天地间仿若都停止了一般。

她这是彻底放下了他吗?

魏小纯把话筒交给司仪正要下台。

突然,人群里冲出戴着口罩,手上拎着铅桶的女人。

“哗啦”一声响,一桶褐色的不明物体一股脑儿泼在了魏晴曦身上。

纯白的婚纱,精致的妆容,妥帖不苟的盘发,名贵的钻石细跟婚鞋,全部染上了不明的褐色液体。

魏小纯尚未回过神来,人被宫御紧紧抱在了怀里,保镖将他们围了起来确保安全。

洛庭轩眼睁睁看着她被宫御抱在怀里保护着,那透着强烈占有欲的霸道动作,看了就让他心里极度不舒服。

“有没有吓到?”宫御低喝,冷眸阴鸷,“魏小纯我是谁?”

她又不是三岁的孩子,捣乱的突发状况怎么可能会被吓傻呢!

抱住宫御,魏小纯只想安安静静的靠在他宽厚的怀抱里。

“宫御,你是宫御,”嚣张霸道的宫御。

魏小纯有气无力的说道,在宫御的带领下回到了坐席。

在婚礼现场捣乱的闯入者被洛家的仆人当场擒获,他们摘下女人的口罩,魏晴曦和魏小纯看清楚那人的真面目时,双双感到惊讶。

“魏晴曦你这阴险歹毒的女人,故意用手肘撞到我,目的就是想‘借刀杀人’,用我的手去害你妹妹魏小纯,沙龙店里的监控录像把你的所作所为都拍下来了。”莉莉安被洛家的仆人强行架住,她讽刺的冷哼道,“证据确凿我不怕你抵赖,早在我来婚礼前,就把视频发在各大论坛上进行了曝光。”

莉莉安情绪激动的大喊大叫起来,面朝所有来参加婚礼的贵宾。

“你们千万不要被魏晴曦那张温柔的笑脸给蒙蔽了,这女人的心要比你们想象中来的毒辣,哪有做姐姐想害妹妹当众出丑。”莉莉安奋力挣扎起来,眼神凶狠极了。

魏弘业和于素心把目光转移到了魏小纯身上。

双亲的目光是什么意思魏小纯很明白,小时候只要姐姐受了什么委屈,那一定是她干的好事儿。

六岁那年被送出魏家的那天她永远不会忘记魏晴曦做了什么惊人之举。

为了霸占双亲的宠爱,魏晴曦用刀狠狠地割伤了脚筋,再把染血的水果刀放到魏小纯的手里,当时的情况属于突发,她那时候才六岁,什么都不懂,看到血自然吓懵了。

等到于素心闻讯赶来的时候,魏晴曦倒在了地上,地板上有一摊属于她的鲜血,从那天起她再也不能跳芭蕾舞,改成专攻弹钢琴。

往事像一幕幕被定格的黑白电影,每想起过往的伤痛,魏小纯觉得她就像是被上帝遗弃的孤独者。

魏晴曦的狠心绝非是双亲能够想象的。

只是,当时的她还很小,小孩子说的话根本没有人会相信。

同样的事再次上演,双亲仍然选择相信魏晴曦,毫无疑问的。

那种充满冷漠的质问眼神让魏小纯感到莫名发怵。

“宫御,我想回去。”她轻声恳求道。

随便吧!爱也好恨也罢,她不想再与魏晴曦有任何的牵扯。

nai茶事件已经过去了,魏小纯不打算追究。

在场的贵宾炸开了锅,当手机里出现莉莉安把nai茶泼到魏小纯身上的视频,场面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骚动。

洛文佑不是善男信女,洛庭轩也不是省油的灯。

“你们先把这位小姐带下去,既然来了就是我们洛家的客人。”他紧握着魏晴曦的手,相视一笑,“以后我与你的人生路还漫长,刚才的小插曲算是我们新婚初始的小考验,晴曦,你不用害怕以后我会保护你。”

他温柔的眼神,带着暖意的语调,让在场没结婚没有男朋友的单身女xing纷纷陶醉在这番暖暖的情话里。

唯独魏小纯的脸,从头到尾没有任何的变化。

原本躁动的场面在洛庭轩爱的表白下,将局势扭转乾坤,所有人为他们鼓掌,甚至还有人吹起了口哨表示祝福。

宫御始终搂着魏小纯,他薄唇微勾,唇角浮现邪魅的浅笑,深邃如海的眼眸迸出骇人的冷意。

“阿尔杰派人送上新婚礼物,我带魏小纯先回去,记得让记者媒体别忘记拍照。”

他在说什么,她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只是到婚礼喧闹的场面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远。

在宫御离开后,阿尔杰手持一份礼物盒,另外一手牵着一只狗走到洛庭轩和魏晴曦面前。

“两位,这是我家少爷送你们的新婚礼物,一只手表和一只狗。”

直升飞机上,宫御黑眸深沉,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明天的报纸头条我帮你们想好了,哪一家刊登的快,我重重有赏。”

手机信息发送完毕,宫御搂着魏小纯满足的笑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