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2章 新婚祝词

作者:谨羽字数:2049更新时间:2016-07-05 22:18:43

宫御与魏小纯十指紧扣走进会场。

男的帅女的美,吸引了在场无数艳羡的目光,他们就像发光体走到哪别人的目光就投到哪。

宫御强大的气场,从容的步伐,人群里一眼望去鹤立鸡群,185的身高尤为突出,一身贵气难挡,魏小纯紧紧跟随在他的身边,面无表情黛眉蹙起,精致的妆容华丽的礼服衬的她青chun洋溢,气质俱佳,

两人走起一起简直配一脸。

不等洛庭轩上前打招呼,洛文佑快儿子一步捷足先登。

仿若招待宫御是一件至高无上的荣耀,谁都想抢着做。

在魏小纯看来,这些人的嘴脸,只消宫御的身份就能让他们原形毕露。

“宫先生大驾光临犬子的结婚喜宴,洛某三生有幸。”洛文佑客套的说道。

保养得当的脸庞没有上了年纪的深刻皱纹以及老年斑,然而那双眼里透露出来的市侩与贪婪足以证明勃勃的野心与唯利是图的伪善嘴脸,

活得越久,眼前的洛文佑演戏的套路越是熟谙,信手拈来。

戏演久了,自己都被自己说服了。

戴着面具做人大概就是如此吧!

“我没心情管你有没有幸。”宫御冷眸一瞥,冰冷至极。

洛文佑算什么东西,他没必要为不相干的人买面子。

宫御无情的冷言拂了洛家大家长的面子,当着所有亲朋好友,骄傲如洛文佑自然是下不了台阶的。

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宫御的刁难并没有影响洛文佑的情绪,很快他脸上的难堪之色一闪而过,面色恢复如常。

“是,宫先生能来已经是洛家天大的面子。”洛文佑笑着做了个“请”的动作,“您里面请坐。”

谈笑间洛文佑一点恼怒的情绪都没显露。

在魏小纯看来,何为高手?眼前这位面色不改,深藏不露的野心者才是佼佼者。

他们被安排到上宾席,且没人胆敢上前就座。

一来,洛文佑不允许;二来,宫御讨厌闲杂人等。

从头到尾,魏小纯受尽了所有人的冷眼。

她见到魏弘业与于素心的时候,眼眸低垂,眼眶随即转红,长长的羽翦蒙上了一层水雾。

想到年幼时被赶出家门,被他们抛弃的画面历历在目。

“全场有人长得比我出众?魏小纯你的眼睛该看着我的脸,懂吗?”

宫御看穿魏小纯的心思,靠近她耳边霸道的低吼。

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有心情和她调笑。

疯自王。

也正是宫御的俊脸突然逼近,吸引了魏小纯的目光,转换了她原本低落的情绪。

“宫御,我们什么时候能走,我困。”

魏小纯小小声的问道,事实上她是心虚想借故开溜。

在没有进入会场前宫御给魏小纯吃了一颗定心丸,可在进入会场后,魏弘业和于素心,洛庭轩和魏晴曦,这四个人的面孔逼得她只想退缩。

宫御趁机又凑近魏小纯面前,“你有那么多心思,不如想想晚上用什么体位讨取我欢心更实在。”

好歹这是别人的结婚典礼,他能不能别处处扯出他们之间露骨的私密事。

被宫御这么一胡闹,魏小纯只觉得脸颊发烫,呼吸急促。

她也堕落了,完全被他给带坏了。

他们之间的亲昵互动被洛庭轩尽收眼底,咬耳朵窃窃私语的模样,亲热的像是陷入热恋中的情侣,他非常讨厌宫御与魏小纯之间和谐的气氛,不露声色的看着,眼底染上了阴霾。

魏晴曦循着他的视线望去,发现洛庭轩是在看魏小纯的脸,心里的妒意恨不能当场爆发。

就知道魏小纯这只小狐狸阴魂不散,以为把结婚请帖给她就不会来参加婚礼,因为从头到尾魏晴曦就没有想过要邀请妹妹来参加婚礼。

甚至请帖的日期都是故意填错的,双亲到了英国后也是她故意隐瞒了行踪就怕魏小纯缠上来。

天算不如人算,机关算尽,她偏偏没料中会输在宫御的手上。

魏小纯一门心思陷入了沉思,期间偶尔瞥一眼坐在身边的宫御。

他俊脸绷得紧紧的,黑眸里浮现若有似无的阴郁,神秘莫测却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盛会要是其他家族举办的,她兴许能安心的坐着等开席,可是洛庭轩和魏晴曦的婚礼,只怕是得坐着等看戏了。

他的腹黑心思一旦动用到谁的头上,无法估量的坏结果她不敢猜想,压根没胆量去猜。

宫御坐的实在无聊,抓着魏小纯柔软无骨的小手玩了起来,手指一根一根的掰着,再和她比手掌大小,低头玩得不亦乐乎,表情专注极了,好像在攻陷一单几亿的大生意。

为了让婚礼继续下去,魏小纯也不说什么,任由小手被宫御玩着。

“婚礼现场太土了,魏小纯你觉得呢?”宫御抬眸,冷眼视线与她对齐。

吐血。

现在他无聊到扯上人家婚礼的布置现场了。

“宫御,要实在坐不住,我们回去吧!我不想呆了。”她只差跪下来恳求他。

他抬头,黑眸里透着几分柔意,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宫御也有不冷酷的时候,修长的手指抚向魏小纯的眉心。

“急什么,有我在,天大事儿都摆的平,安安心心坐着就好,能亲我一下就更好了。”他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

他们的脸庞快要贴上,周围传来窃窃私语。

台上举行的盛大婚礼反倒失去了宾客的关注力,他们把目光集中在宫御和魏小纯身上。

魏晴曦一张漂亮精致的脸浮现轻度的狰狞,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有扫把星在,她永远都别想出头。

她提着裙摆靠近司仪低头说了句什么。

很快,坐在台下的魏小纯被婚庆司仪点到了名字。

“下面,我们有请新娘魏晴曦小姐的妹妹魏小纯小姐上台讲几句祝词。”

祝词……她真虚伪,他们的关系怎么能将祝福从心底传达出来呢!

在场宾客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魏小纯身上,当她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柔软的手掌心被硬邦邦的什么东西硌着。

“去吧!信我。”宫御用无声的口吻说道。

他那张狂的表情,冷傲的黑眸,在魏小纯看来比任何时候要安心,踏实。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