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0章 我不喜欢你太作

作者:谨羽字数:2153更新时间:2016-07-05 22:18:38

在技术专业的造型师精心打造下,魏小纯得到了重生的蜕变。

本来就天生丽质,加上稍稍的修饰,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整个人美艳如画,气质出众。

“魏小姐还满意您看到的吗?”造型师就站在她身后。

审视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仿若看到了宫御口中的奇迹。

魏小纯轻轻颔首,“嗯,很不错。”

夸人不必太满,留几分余地即可,像这种另类的艺术行家,一般不太喜欢听俗气的恭维话。

造型师知晓魏小纯这句夸奖发自肺腑,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

伺候好她十分简单,但是想让宫御满意却难如登天。

有钱人的生意本来就不好做,有脾气有格调的有钱的人生意更不好做。

很显然,宫御就是后者。

不仅有脾气,还有出众的品味。

今天算他们好运,并没有真正的见识到他的脾气究竟有多坏,甚至是坏透了。

宫御从楼上下来,一身妥帖的英式贵族风深色西装,脖子上扎着领结,衬的他英气不凡,俊朗如斯,冷眸深邃如海,沉着俊脸踏着稳健的步伐朝着楼下的会客室走来,他经过的地方所有的人统统黯然失色,整个天地间仿若只剩下这霸气如狂的男人。

他就像是如临天下的霸主,行走的静默间同样难掩身上的尊贵气质以及强势的冷冽气场。

帅的一塌糊涂,俊的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魏小纯你墨迹完了没有?”门外响起宫御不耐的嗓音。

从全身镜前转身,魏小纯面朝门外的男人而立,她如同陨落在凡间的仙子,漂亮的杏眼凝视着宫御。

他好帅。

这男人如论何时总有办法在茫茫人群里找到存在感,而且特别强烈,完全不用刻意去营造,只消一出来往人群里一站存在感直线爆棚,整个宇宙都挡不住他身上的贵气光环。

“别看了,再怎么照镜子你都变不成貌美如花的绝世大美人儿。”

宫御的毒舌拉回了魏小纯的理智。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有他在,她连幻想成美人儿的机会都不会有。

刚在心里夸他帅,她是个心眼比针小的女人。

收回收回。

他帅个鸟。

造型师和一干团队的成员,包括女佣在内齐齐把同情的目光投到魏小纯身上。

装扮后的她明明美得不可方物,却依然遭到了宫御的嫌弃。

当少爷的女人魏小姐应该压力很大吧?

当宫御的女伴这位魏小纯小姐真是勇气可嘉。

他们不会知道,她和他之间的关系绝非表面所见的那么简单。

魏小纯来到宫御面前,人没站稳,纤腰被他精壮的长臂圈上。

两人几乎贴在一起走路,她已经习惯了他的霸气和不分场合的动手动脚。

外面传来吵闹的轰鸣声,一架直升机停在城堡不远处的空地上,城堡占地面积广阔,否则一架直升机想要停靠谈何容易。

一辆车子开到他们面前停下,司机打开车门,宫御先让魏小纯坐进去,他后上车。

走路到停着直升机的地方起码有二十分钟的路程,确实没有比坐车的速度来得更快。

不到三分钟他们下了车,宫御搂着魏小纯坐进直升机内。

当魏小纯看清楚的时候,才发现阿尔杰一早就到了。

直升机的机舱比想象中要宽敞,机上配有一名外籍空姐,身材热辣,面容姣好。

有钱人真会玩。

魏小纯看空姐的时候遭到了宫御恶狠狠的冷眼。

一个空姐比他好看吗?该死的女人,眼睛往哪里看呢!

他们坐的位置在阿尔杰后排,并且有布帘隔开,自然只要不发出太暧昧的声音,偶尔一些亲昵的举止是不会被曝光的,有个私密的空间,魏小纯少去了尴尬和不自在,没有谁像宫御那么嚣张狂傲,动不动就喜欢把肉麻当有趣。

恍恍惚惚中,魏小纯的怀里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她低头张望,怀里多了个四方形的蓝色丝绒饰物盒。

“身上没有一件像样的首饰,带你出去别人会以为我宫御苛待你。”他的手肘支在座椅扶把上,手掌撑着脑袋,黑眸斜睨着她,“要是太感动的话,我允许你掉几滴眼泪表示表示。”

靠!话都让他说了,她需要说什么?

想送她礼物直接说就行,何必拐弯抹角兜圈圈,一点也不可爱。

打开盒子,魏小纯被里面的红宝钻石项链惊艳了。

项链的设计不繁复,款式简洁,是配对的四件套珠宝,估计价钱在千万以上。

宫御的冷眸凝视着魏小纯的侧脸,她看珠宝的惊艳目光出卖了内心的真实想法。

女人,果然都是一样的……

再清高,见了珠宝首饰,名牌包包一样没什么抵御力。

盖上首饰盒的盒子,魏小纯挪动一下屁股,把它放在了他们中间的空余位置上。

抬头,漂亮的眼睛对望着宫御,“我不要戴,万一丢了可赔不起。”她不想戴着几千万到处招摇。

闻言,宫御冷哼。“哪来那么多废话,让你戴就戴,谁和你说丢了要你赔?我是那种会做寒碜事的人吗?”

他只是在心里评估一下她的三观标准,谁想到看走眼了。

魏小纯的三观正的连24级台风都吹不歪。

不愧是他看上去的女人,果然是与众不同。

“不要,不赔也不戴,我不想欠你太多。”她继续推辞。

三年的合约期和调查清楚孩子的事,一旦有一方面有了结论,她就会离开他身边。

他们的关系不该涉及到金钱以及情感。

一段畸形的合约关系不该延伸出爱与情,如果只是单纯的欲,她不是低头接受,只是没有能耐去抗拒他想要的。

以为经过nai茶事件,她对他没有那么大的抵触,谁知道事情又绕回了原地。

宫御愠怒,二话不说的打开蓝丝绒首饰盒,抓起项链,长腿用力压着魏小纯的双腿,强行给她戴上,接着是二环和手镯,至于戒指,他没有帮她戴。

虽然,他尚未遇见真爱,但心知肚明,帮女人戴戒指这一生只能在一种情况下,那就是结婚的时候。

“别太作,我不喜欢你像一只刺猬一样,乖一点可以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宫御冷冷地道,充满怒意的冷眸恶狠狠的瞪着魏小纯。

他有顾虑,那枚戒指起码是宫御不敢帮她戴的。

明知道这是一段不可能产生爱的畸形关系,当看清楚事情的本质时。

为什么,她的心竟在隐隐抽痛。

魏小纯你怎么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