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章 魏小纯被嘲笑

作者:谨羽字数:2090更新时间:2016-07-05 22:18:32

早餐在吃吃停停的过程中结束。

至于原因是魏小纯看了几眼雷克,结果被宫御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顿。

她终于明白g·y集团里面的员工,每天工作时怀着什么样的心情面对眼前这位脾气暴躁,易怒暴走大总裁。

上班的心情比上坟的心还要沉重。

大抵就是如此吧?

西尔贝跑车极速的行驶在道路上,副驾座上的魏小纯低着头在看书,在宫御无理要求的强制下她不得去学校上学后,剩下的学习时间少之又少,1年后能否成功毕业就看造化了。

单手握着方向盘,宫御伸出手抽走了魏小纯放在双腿上的书本,随手往后座一丢。

他的手指弹了一下她的脑门,黑眸恶狠狠的瞪着。

“未经过我的允许,谁让你残害视力了。”

笨蛋女人,在车上看书,不知道会损坏眼睛吗?

她平常根本没有学习的机会,一整天的时间都被他霸占了,好不容易趁着车上无聊看会儿书,连这点小小的自由都要剥夺。

真后悔当初没有看清合约的内容,宫御挖了这么大的坑就等着她傻乎乎的往里跳,只能说活该。

太霸道了,她做什么他都要管。

“宫御,你这么霸道,我会窒息而亡的。”她的语气里透着强烈的不满。

谁会这么变态,动不动就限制这限制那的。

他转过头,眼神邪气,黑眸的视线定定的锁定在她身上。

“放心,你要是感到窒息,我就为你做人工呼吸。”宫御道。

有这么恶劣的人吗?

有,变态王——宫御是也!

斗嘴她斗不过能言善辩的男人,说多了嘴疼,不如不说。

车里一下子恢复了安静。

魏小纯的视线望着窗外,她看到一晃而过的街景,想到了和洛庭轩在某个夏天雨季的午后赤着双脚在大街上放肆奔跑的情景。

原来,人的记忆不是说抹去就能抹去的。

毕竟,初恋的刻骨铭心直到过去了三年,曾经属于他们的每一幕回忆,她仍然记得清清楚楚,就连细节都是。

轩哥哥,你怎么就变得这么陌生了呢?

宫御冷眸盯着魏小纯的侧脸。

她发呆的样子他非常不喜欢。

双眼无神,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的她让他惧怕。

那个空白的世界里,是他挤不进去的。

当“惧怕”两个字像怪物似的闯入宫御的脑海里,他显然有些惊愕。

他是谁?

他可是嚣张成狂,霸道放肆,高高在上的宫御。

怎么能有惧怕之心,绝不可有。

“魏小纯你敢想别的男人,看我不弄死你。”他冰冷的威胁在她耳边响起。

魏小纯放在双腿上的小手微微一颤。

她确实在想洛庭轩。

更好的来说是在想没有回来英国前的洛庭轩,起码那时候的他是属于她的独家记忆,可不像现在他属于魏晴曦独有。

微微侧身而坐,魏小纯漂亮的杏眼凝视着开车的宫御。

他那张帅气的脸庞,365度无死角,让人嫉妒让人羡慕。

“宫御,你说,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失去记忆,就好像换了xing格似的。”魏小纯好奇的发问,想到什么又自顾自的说道,“有被下降头的可能xing吗?”

问这种无聊问题,她的脑袋被驴给踢了吗?

宫御冷眸瞟向魏小纯,单手抓着方向盘,另外一手去抓她的小手。

嗯,很软,很滑,很白,握在手里就好像棉花糖,让他想咬一口。

魏小纯感觉到手掌心痒痒的,宫御的手指在她手心里挠着。

连开车都不安分。

“别闹,我问你问题呢!”她想知道答案。

洛庭轩的种种变现太过奇怪,回到英国的三年时间里,他应该经历了她不知道的情况才对。

“这么白痴的问题只有你们女人想的出来。”宫御冷哼,“失忆这种事儿说不准,要么是患病要么是假装。”

他继续玩她柔若无骨的小手,软绵绵的触觉让人爱不释手。

魏小纯想抽回小手,反而被宫御握紧。

洛庭轩看上去不像是生病的样子,难道会是宫御说的后面那种情况吗?

可是,装,为什么要假装呢!

要是不喜欢她了,可以大方的说出来,何必搞得彼此都难堪又尴尬。

搞不懂了。

在魏小纯还没理出头绪的时候,宫御的西尔贝跑车停在了一栋沙龙前。

这栋沙龙中心光是占地面积就比一般沙龙造型屋要大上几倍。

眼前的沙龙造型屋深受上流社会和贵族界人士的青睐,更有超模,明星经常来这里光顾。

下车前,宫御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先进去等,我接个电话就过来。”他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抬头和她说道。

看来宫御是真的很忙呢!

魏小纯没有迟疑,走进了沙龙店。

店员见她穿着简单,一点也不光鲜亮丽,手上没戴任何的宝石钻戒,连背的包包都是不起眼的布包,服务水准自然有了差异。

她总觉得造型师的目光不太友善。

果然,有钱人的世界有些难懂。

“小姐,你如果想借洗手间的话对面有大商场,左拐右转就是。”头发染成金色的亚裔女孩声音尖锐的说道。

周围的客人窃窃私语,碍于上流社会的礼仪,小小声的窃笑着。

魏小纯觉得尴尬极了。

“莉莉安,这位是我妹妹,你的服务态度有待加强。”站出来说话的是魏晴曦。

被称为莉莉安的女孩子正要向魏小纯道歉,魏晴曦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没关系,我妹妹一向善良大方,她不会怪罪的。”魏晴曦温柔的笑着,“莉莉安,你向老板请示一下,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让她借用下洗手间。”

为什么她说话要句句带刺。

魏晴曦你这女人真虚伪,心胸狭窄,口蜜腹剑。

单手抓着背包的肩带,魏小纯看着魏晴曦,视线又转移到莉莉安的脸上。

“宫御城堡里的盥洗室比这栋沙龙要大上几倍,这里的洗手间根本配不上我。”

她也变得低俗了,倚靠宫御来发泄心里的不痛快。

从小到大,脸色看多了,心里的积怨一旦增加到某个限度。

就好像蓄满煤气的煤气罐,超过一定储存量就会爆炸。

宫御的名字从魏小纯的口里说出来,惹得沙龙里所有人哄堂爆笑。

她像被整个世界遗弃了,呆呆的站着,孤独无助。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