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0章 宫御吃醋吗

作者:谨羽字数:2039更新时间:2016-07-05 22:18:26

魏小纯闭上眼等待着宫御的惩罚。

等了一分钟左右,她没感受到身体有什么异状。

睁开眼,她漂亮的星眸不解的打量着双手抱臂坐在床边的他。

宫御的黑眸依然是冷冷地,直勾勾的看着她。

“你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我的折磨,只会让我更扫兴。”

宫御双手抱臂冷冷地嘲讽道。

呼!好险,万幸他真的没有扑过来,要不然她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才好。

他嘴上不说,魏小纯松了一口气的细微表情尽收眼底。

“死罪可免或最难绕。”宫御道。

他从床边起身,人离开了卧室,推开背景墙面走进了衣帽间,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条项链。

这条项链的设计很简单,而且比较中xing化。

它一直是宫御不离身的佩戴饰品之一。

站在床边,宫御把项链丢在了被面上,冷眸恶狠狠的瞪着魏小纯。

“把它戴上,以后不管是洗澡还是睡觉都不准摘下来,我要24小时知道你哪里的准确位置。”他威胁道。

那么好看的项链居然设有卫星追踪设定。

有钱人真会玩。

连卫星追踪器都比别人的高级很多。

为了平息宫御内心的怒火,魏小纯没有拒绝,拿起项链乖乖的戴上。

看到她乖巧的模样,宫御心头的怒火才稍稍平顺了点。

目测未来三天她想要下床是很难,这次是栽了个大跟头。

魏小纯伸长手臂想要往后面扣住项链的暗扣,却怎么也扣不住,手指尖一烫,宫御另外一只手掌不客气的拍打着她的手背,他亲自帮忙戴项链。

项链戴上后,他坐在了床边。

她感到呼吸不顺畅,被他的黑眸盯着浑身不自在。

他伸出手把被子从下面往上掀开。

一时错愕的魏小纯赶忙敢出手去挡,“不要,你不是说了暂时不会再碰了吗?”

就知道她是害怕的。

该死的女人竟然不信任他。

他宫御是那么不讲信誉的人吗?说了不碰就不会碰。

他眸色一沉,俊脸紧绷,强烈的气场让她顿时趋于下风,悻悻然的松开了挡住的小手。

每次到了关键时刻,她总会乖乖的妥协,已经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弱势群体症候群的效应,魏小纯出了对自我做出深深的鄙视之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掀开被子后,宫御略微低头。“把腿张开点。”

“轰”,魏小纯的俏脸儿瞬间爆红。

是想看伤势吗?

可是被这么赤果果的看,感觉为什么无比的奇怪。

等待着魏小纯张开腿的宫御显得不耐烦,伸出手指往她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耳朵聋了吗?”他又重复道。

贝齿咬住唇瓣,魏小纯偷偷地咬住了唇瓣。

低着头帮她查看伤势的他头也不抬,“谁准你咬唇瓣了,给我松开。”

说话时,宫御的手重重地拍在了魏小纯的脚踝上,她一吃痛,双腿打开了一些。

变态王,要不是碍于气势没有他强大,霸气,她绝对不会输了这一阵。

“床头柜上的药膏递给我。”他低着头,手掌朝她伸去。

魏小纯看了一眼她身边的床头柜,果然有个药盒。

又要上药了?

“不用了,我能自己来。”她果断拒绝。

没醒的时候宫御上药没什么感觉,现在醒来了他上药感觉就是大大的不同。

咬着牙,他冷眸一瞪,就势要起身,魏小纯只好递上药盒。

霸道的变态王她自问是得罪不起,为了少受皮肉之苦,硬着头皮上吧!

低着头,他打开药盒,俊庞的侧面绷的紧紧的,神情看上去有几分不耐,她暗暗地打量着宫御,不生气的时候除了高冷一些,起码还算顺眼,一旦脾气像火山一样爆发,那么死伤后果不计其数。

“双腿再不打开一些,待会儿要发生点什么别怪我没提醒你。”宫御抬起头来,手指上沾着药膏,双眼凝视着魏小纯。

不用看着上药,那药要是上错地方了呢?

唇角向上扬起,他的双眼邪气的厉害。

“这里是不是?”宫御问道。

他怎么能用询问的方式让她难堪。

下流的变态王,换着花样分分钟折磨她的身体。

“不说吗?”他邪恶一笑,手指用了一点力道。

靠着床头的魏小纯倒抽一口冷气,身子向上拱起,在宫御的视线望去,她的脖子曲线优美极了,优雅如白天鹅。

哆哆嗦嗦中,她的唇瓣轻颤着。“是那里,你轻点儿。”

宫御的手指又进去一些,他表情很无辜。

“上药不好好上,伤怎么能好呢!”

见玩的差不多了,宫御抽回手之,被子盖住她的腿脚,拧上药盒的盖子,人从床边起身。

靠着床头,魏小纯一张小脸火辣辣的发烫,被他逗的浑身燥热。

洗完手从浴室走出来,宫御站在床边冷眸瞥向魏小纯。

“有些话你不想说,我也查的到,但是后果不一样。”

她主动坦白交代,他的惩罚相对会轻一些;她要是不选择坦白交代,他的惩罚就会加重。

魏小纯垂下眼睑,面对宫御再次问及想通的问题她感到无力极了。

他有一项本事,很喜欢逼她做不愿意不想做的事。

“我和他之间并没有任何出格的事发生。”魏小纯一字一字冷静的解释。

双手抱臂,宫御讽刺的冷笑道。

“你和他有没有什么关系,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他霸道的打断她的话。

他永远是这样。

什么都是他对,别人永远都是错的。

“我真的不能说,这是职业守则。”

算是职业吗?都这么多年了,魏小纯能够想到的只有这个名次了。

宫御黑眸变得阴鸷,低沉的嗓音发出冰冷彻骨的声音。

“你给他当枪手就是一种聪明的作为?愚蠢。”

这女人一点都不开窍。

她这不是在培养才华,而是在浪费。

他都知道了?

也对,宫御有什么事不知道的?

世界上所有的墙,在他面前永远都是透风的,只要想知道就会不惜一切代价。

“你其实早就知道了,惩罚我并不是解释的事对吗?”

他是在吃醋?其中有她的欺骗,说是去见女人,见的确实男人。

是这一点惹怒了宫御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