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7章 不能说,说了就完了

作者:谨羽字数:2092更新时间:2016-07-05 22:18:26

拿到房卡,魏小纯在何凯的护送下走出了商场,他们坐进加长林肯里车子继续前往目的地出发。

握着手上的房卡,魏小纯有些忐忑不安。

就怕何凯会向宫御汇报详细情况,她要是被他知道是去见男人了,肯定会被他给狠狠地弄死。

这次是真的死,不是说说的那种。

但对方的原因她又不得不去见。

魏小纯离开后宫御不想呆在办公室里,急急忙忙召集高层开会,会议室内气氛降至冰点,会议举行到中途被他勒令叫停。

好好的一场会议,结果变成了批斗大会。

“这数据统计表是人做出来的吗?看看上面的数据乱七八糟的,你的脑回路那么渣是吃狗粮长大的吗?”宫御坐在皮椅上尽显霸气姿态。

一份蓝色文件夹朝着高层兜头兜脸砸去。

高层被文件夹k个正着,无处可躲。

总裁是吃了zha药吗?怒火冲天,怨气盖顶。

他冷眸恶狠狠的瞪着眼前那群人,随手抓起一本红色文件夹。

“谁做的这份书面资料报告。”他厉声大吼。

一位微胖的女高层纳纳的走了出去,推了推戴在脸上的眼镜。

宫御冷眸横扫,眼神冰的让人直哆嗦。

女高层不敢对上他冰冷的视线,赶紧挪开双眼。

“你脑子有洞,通篇资料就错了三个错别字,智商丢在家里没带出来吗?蠢货,拿回去重新做。”他用力的把文件夹掷在了地上。

候在宫御身后的阿尔杰替这群高层暗暗捏了一把冷汗。

魏小姐离开后,少爷的情绪就变得不对劲。

现在的少爷很生气很生气,一脸的生人勿近。

剩下的一些人主动领了各自的文件夹,全部说拿回去重新修改。

偌大的会议室没一会儿功夫只剩下了宫御和伺候他的阿尔杰。

“该死的魏小纯。”

宫御愤愤不平的骂道。

你不走心情就不会变得这么躁怒。

拿着房卡的魏小纯前往总统套房,她在进去看了何凯一眼。

“何特助,待会儿我一个人进去,麻烦你在外面等等好吗?”魏小纯单手抓紧背包的肩带问道。

何凯尊重魏小纯的决定,“好的魏小姐,那我就在这里等您。”

他的不纠缠让她感到意外,宫御不太可能会那么好商量,碍于时间差不多,魏小纯不作停留,拿着房卡走了进去。

一进去,她看到了一位穿着个xing,打扮时髦的男人坐在真皮沙发的中间,室内还戴着墨镜。

见魏小纯来了,男人赶紧摘下墨镜,起身要上前,被她拒绝。

她连忙摆手,“你坐着,我站着,这么谈话就好。”

出门前她答应过宫御,别人的一根手指都不会碰,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

这是最安全的距离,不会有半点的逾矩行为发生。

“和以前一样,我画设计稿,你担任台前,我画完了你叫人过来取。”

魏小纯从背包里拿出笔记本,拿出宫御送的那支钢笔,摘下笔帽正要写备注,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快速起身,夺走了她握在手上的钢笔。

男人看钢笔的眼神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

“天哪,这支钢笔是全球限量版,有近十年左右的历史,属于经典款,据说现在这款钢笔拍卖价是千万上下。”男人说的绘声绘色,脸上表情夸张。

魏小纯懵了。

宫御的钢笔确实是价值不菲,但是价值如此不菲她真的没想到。

“把钢笔还我,请你说出这次设计的主题,我得赶紧回去。”她的心被钢笔的价钱压得沉甸甸的。

出来太久宫御会发怒,而且他的暴脾气魏小纯可不敢领受。

男人把钢笔物归原主,和魏小纯聊起了这次主题设计的相关事宜。

大约二十分钟,他们的谈话结束。

“你和我以前见到的时候不一样了。”男人略有所思的打量着她。

确实,她与以前不同了。

尤其是遇见宫御之后。

他的纠缠不休,强取豪夺,胡搅蛮缠,令她有了很大的转变。

魏小纯笑而不语,走之前和男人说了一声再见。

走出总统套房,她的脸色僵住了。

“宫御。”魏小纯不敢置信的喊了出来。

完蛋了。

魏小纯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握宫御的手,结果被他一巴掌打掉。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

宫御俊脸铁青,黑眸乍寒,语调冰冷刺骨。

魏小纯知道这次说什么都迟了。

总统套房的门适时打开,出来的是一对男人,一个是魏小纯刚才见过的,另一个她没有见过。

“魏小纯,回去看我怎么弄死你。”宫御一脸铁青,黑眸恶狠狠的瞪着她,声音冷厉。

他像是炸毛了一般。

宫御要是刺猬,魏小纯可以想象他现在肯定全身的刺都竖了起来。

“他们和我没太大的关系。”魏小纯赶紧解释,她又伸出手去拉宫御的手掌,“也不是,这个我认识,他旁边那个我并不熟,而且,他们都是弯的,你真的误会我了。”

宫御不会相信的,他只相信自己。

三年前她说没给他生活孩子,偏不听。

现在她说和他们没关系,他应该也不会听的。

“何凯,这里交给你了,把他们的身份搞清楚。”宫御沉声下令。

弯腰,宫御将魏小纯直接扛走。

霸气的作风惹得两个基佬当场吹口哨。

“他就是宫御,百闻不如一见,确实传闻中更具有魅力。”男人搂着男伴说道,视线一直停留在宫御他们的方向。

魏小纯不知道是怎么被丢进车子里的,只知道屁股摔的生疼,整个人像是散了架。

她又不是沙包,粗鲁的一丢五脏六腑都搅成了一团,痛得眼泪直流。

“撒谎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刻起限制你出门,以后哪都不准许去,我会派人24小时监督着。”

宫御气炸了,俊庞染上了冰霜,黑眸一片厉色。

这是要动真格了,魏小纯自知理亏不辩解。

怒气缓下一些后,宫御转头看着魏小纯。

他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为什么不解释,你以前不是很爱解释吗?”

解释,是啊,她该怎么解释呢?

泪雾沾湿了睫毛,魏小纯垂着头,久久没有说话。

宫御的眼恶狠狠的瞪着她,“你最拿手的就是在关键时候装沉默,为什么不说出和他的关系。”

她不能说,说出来一切就完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