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3章 剥夺人生自由

作者:谨羽字数:2137更新时间:2016-07-05 22:18:21

魏小纯醒来的时候,卧室里已经不见宫御的踪影。

她掀开被子下床,状况依旧是双腿酸麻,走路艰难。

扶着墙面,她走进浴室,开始刷牙洗漱。

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完毕,正准备下楼,床上传来一阵悦耳的的铃声。

听上去好像是手机的来电铃声。

手机?

魏小纯兴冲冲的走上前,掀翻枕头,果然看到了手机。

手机的颜色是土豪金。

不过,不是她先前用的那一只。

他没忘记她提过的事,挺难得呢!

“接个电话都慢香香的,下来做早餐。”那端的宫御一声怒吼。

没等魏小纯说些什么,通话已经被切断。

一大早和吃了zha药似的。

动不动就爱发脾气,这破习惯真的好吗?

魏小纯撇撇嘴,把手机拿起来放到口袋里收好。

有了手机,她就能好找人寻找沈佳妮,一旦找到就能进行联系。

按下电梯按键,魏小纯走进电梯内静等着抵达一楼。

到了一楼后,她小跑进了餐厅,宫御已经坐在西餐桌前,举止优雅,一派矜贵的吃着早餐。

自从吃了魏小纯做的饭之后,他的口味就变得很奇怪,除了她任何人做的东西吃到嘴里味同嚼蜡。

“接个电话慢香香的,连走个路也是慢香香的,你属乌龟的。”宫御冷着俊脸道。

看在他给了你手机,忍住。

看在他给了你手机,忍住。

看在他给了你手机,忍住。

魏小纯拼命在心里开导自己少生气,免得气出病来。

女佣拉开椅子,魏小纯跟着坐下,随意的抬头一瞄,发现谢景矅放在手边的手机和她手上的那只造型一样,除了颜色不同。

“谢谢你的手机,不过我还是想用我自己的那一只。”她强烈要求道。

虽然宫御的东西质量不会差,甚至有可能是世界名品。

无功不受禄,她不太喜欢占便宜,就是他的更不能占。

等找到沈佳妮,了解清楚三年前孩子的下落,他们直接的合约就会到此为止。

宫御把握在手上的西餐刀生气的重重丢在餐桌上,黑眸蓄满了冷意,朝着魏小纯恶狠狠的瞪了过来。

“你要手机我给你了,现在你对我说想要以前的那只,魏小纯知道脸字怎么写吗?你别给脸不要脸。”他低吼道。

好吧!和他呆的久了,她不只是寄人篱下的可怜虫,连沦落到脸字都不会写的白痴了。

魏小纯不再争辩,“土豪。”

宫御的黑眸又怒瞪着她,俊胖绷紧,双手紧握着刀叉。

“把土字去掉我会更开心。”他道。

我管你开不开心,我才不痛快呢!

一起床就被人骂,再好的心情也破坏了。

“多谢豪送我手机。”魏小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想到一件重要的事,他昨天答应过要让她去上学。

待会儿吃完早餐就能去皇家贵族学院了,正好去调查一番究竟是什么人要把她赶出学校。

闻言,宫御象征xing的冷哼道,并没有多言。

“对了,你说过今天起让我去学校上学,一会儿吃完早餐能让司机送我去吗?”她抬头看着斜对面的宫御,希望能得到确切的答案。

宫御喝着咖啡,似笑非笑的点点头。

既然魏小纯有让他心情平复下来的作用,理该24小时候的绑在身边,让她寸步不离跟在他的左右。

没察觉出异样,魏小纯继续用早餐。

用过早餐,他们坐在同一辆车里。

“开车去公司。”宫御吩咐司机,帅气的俊脸上满是霸道。

不是应该去学校吗?

暗觉事情有不妥,魏小纯已经来不及下车。

“说好了给我1年时间拿到学位,答应的好好的又出尔反尔。”她压根不该相信不守信用的变态王。

说一套做一套。

宫御从身旁拿过一叠册子往魏小纯的怀里丢去。

“不让你去上课,没说不让你继续读书,选一下上面的课程,阿尔杰会安排老师来家中授课。”宫御道。

独裁者,霸道狂。

这是变相的剥夺她的人身自由。

宫御冷眸瞥向暗自生闷气的魏小纯,声音强势的继续道,“至于曼侧斯特的那栋别墅,不去上学就没必要搬过去住了,那栋别墅按照原先说的依然归置到你名下。”

人失去了自由,要房子有什么用。

作茧自缚说的正是她。

无端端招惹了霸道自负的变态王,人生瞬间颠覆。

不能去上学的话,至少可以请宫御调查到底是谁替她提交的休学申请表。

“作为你再次剥夺了我的快乐,能否换一个折中的交易条件。”她可不想再吃闷亏。

趁此机会谈条件,他应该没反对的理由。

没想到魏小纯会利用无法上学来为自己谋取小利,宫御的眼眸里透着几分欣赏的神色,唇角微微上扬,俊脸的刚毅线条明显有柔和很多。

“说。”宫御简短有力的道,气势张狂。

他就算安静坐着也无法令人忽视。

魏小纯不禁暗叹,宫御的气场不是一般的强大,安静之中也能营造出威严的气势。

也难怪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霸气如狂。

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并不是后天养成的,例如宫御的霸气。

趁着空隙,魏小纯选了相关专科的课程,她正苦恼没有笔的时候,一支略小沉的钢笔砸在了手背上。

手背些微吃痛,她快速接住眼看要掉下去的钢笔。

切,帮她都帮的那么含蓄。

不高冷会死吗?

她不道谢,拔出钢笔的笔帽在册子上选课。

有现在的选课下场都是他害的,理该向她道歉才对。

身躯倚着车座,宫御伸出手拧着魏小纯的耳朵。“别人给你帮助,不应该说谢谢吗?有没有礼貌。”

去他的礼貌。

“要不是你的自主主张,我需要重新选课?”她气坏了。

哪有人脾气这么破,动不动就要撒气。

宫御抬手,手指往魏小纯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榆木脑袋不开窍。”他冷厉的骂道,眼眸冷极了。

敢用这么没大没小的口气和他说话,她是想死吗?

总爱嫌弃她,那么嫌弃为什么还要签约,他不是存心给自己添堵吗?

钢笔用完,魏小纯盖上笔帽朝着宫御递了过去。

单手支在车门扶把上,手掌托住脑袋他冷眸睨着她。“送出去的东西,我从没有拿回来的习惯,你不想要丢了就行。”

这支钢笔横看竖看价值不菲,他居然叫她丢掉。

在魏小纯思虑间,宫御一把夺走了钢笔,摇下车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