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0章 宫御大发脾气

作者:谨羽字数:2059更新时间:2016-07-05 22:18:15

宫御冷眸直直扫视着魏小纯,“我问你话,哑巴了吗?”

这女人作不作。

在床上的时候明明好好的,下了床就翻脸不认人。

什么态度。

“我没事。”魏小纯道。

她和魏晴曦之间的事没必要麻烦别人,尤其那个人是宫御。

任何事一旦霸道狂插手了,只会越来越糟。

宫御黑眸一沉,俊脸紧绷。

“魏小纯你给我转过身来。”宫御怒吼道。

脸上的伤看来是逃不过了。

慢悠悠地,魏小纯转过身面朝宫御。

他今天很奇怪,去公司工作,开会途中一直想着魏小纯在床上的样子,弄的会议当中精神不集中,心情暴躁的把高层臭骂了一顿。

这女人倒好,身上穿的是什么鬼衣服,见他来了居然还敢冷着脸。

她很不对劲儿,双眼红通通的,脸上好像有划痕。

大踏步上前,宫御修长的手指捏住魏小纯精致的下巴,左右转动着她的脸,黑眸冷冷地瞪着,好像利箭一般、

“说,这是怎么回事?”宫御怒然。

好嘛!她知道逃不过。

不过伤在她脸上,他生什么气,一副要吃人的暴君模样。

“没什么,我不小心摔的。”魏小纯抓下宫御的手掌道。

很好,撒谎学的滴水不漏。

宫御冷眸怒瞪,眼神冰冷彻骨,声音冷厉。“魏小纯你是瞎子吗?走路能把脸摔成这副鬼德xing,不摔前这张脸勉强能看,摔完后简直惨不忍睹,真要摔出个什么好歹来,你上哪赔一张脸给我?”

呃!这脸到底是谁的?

变态王发什么脾气?

什么叫勉强能看,她的脸不知道多能看,他一定是视力有问题。

“我的脸我自己做主。”她抓下他的又往旁边闪躲,宫御反倒握住魏小纯的手,手指戳着她脸上的伤痕,“这是摔的?你现场示范一个我看看,摔啊,怎么不摔了。”

见宫御咄咄逼人的冷傲模样,魏小纯垂下头,像做错事的孩子。

“刚刚魏晴曦来过。”

魏小纯轻描淡写的说道,剩下的话没有道破。

宫御强势的攥过她的手腕,当温热的指腹摸到魏小纯胳膊上深深浅浅的指甲印,那双冒着强烈怒意的冷眸投注到她的胳膊上。

他用力撩起她的制服衣袖,黑眸清楚的看到魏小纯胳膊上清晰可见的指甲印,俊脸铁青,轮廓绷紧,黑眸似是要喷出怒火来。

“阿尔杰,给我滚进来。”宫御躁怒的怒吼道。

魏小纯的胳膊被宫御紧紧拽着,她能感受到手腕的力道是那么的紧,他的五指只消稍稍用力就能捏断她这截嫩白细皮的皓腕。

“宫御,我没事,真的。”

她不想当惹是生非的祸水。

宫御二话不说继续怒瞪着魏小纯,黑眸骤冷。“你给我闭嘴,再多说一个字我当场把你撕成碎片。”

他粗暴的大声吼她。

长这么大,除了老管家之外,宫御是第一个愿意关心她的人。

尽管他的方式有些另类,起码出发点是好的。

她的心仿若被注入了一股浅浅的暖意。

“谢谢你。”谢谢你挺我。

宫御的冷眸紧紧锁定在魏小纯身上,俊庞镀上了一层寒霜,眼神幽深,“你脑子是不是有坑,说了多少次,签了约全身上下都属我独占,让脸受伤是什么意思,魏小纯你存心想气死我吗?”

她没有反驳,一脸呆萌的听他认真的训话。

他伸出手凝住她的耳朵,力道不大。“现在服软卖乖了,当初为什么不把脸保护好?胳膊上的指甲印那么多,你是我见过最愚蠢的人类,肉不知道疼吗?”

小跑进来的阿尔杰恭敬的朝着宫御低头,“少爷,抱歉我来迟了。”

花房和城堡需要十几分钟的路程,他用最快的脚程赶过来,但愿少爷不会动怒。

“你怎么不干脆学乌龟爬过来,给我找女医生过来。”

宫御冷冷地吩咐道。

本该发泄在魏小纯身上的怒气,转移到了阿尔杰身上。

这么一来,魏小纯反而不好意思睁眼看他。

“是的少爷,我这就去请医生过来。”阿尔杰道。

快步跑出玻璃花房的阿尔杰大有逃命的错觉。

走到木制的椅子前坐下,宫御强势的把魏小纯抱在怀里,她坐在他的双腿上。

两人的呼吸那么贴近,连对方脸上的毛细孔都能清楚的瞧见。

“你手上拿着是什么?”

宫御冷眸一瞥魏小纯手上的一叠信件,眼神不肯放过和她相关的任何信息细节。

真够霸道。

连她的私事都要管。

她确定只是签约,而不是在自身上套了个属于他的独家紧箍咒吗?

一言不可就发脾气,一不高兴就摆脸色,变态的毫无章法。

“是书信。”她无力的解释。

上面落款的署名根本瞒不过宫御。

垂头,她看着拿在手上的一捆信件,“这是魏晴曦砸给我的,三年来我给洛庭轩写了很多信,有时候一星期一封,有时候一个月一封,有时候一天一封,三年的时间不知不觉写了那么多。”

好比是他们的爱从开始的细水长流到现在变成了枯竭死源。

宫御恶狠狠的瞪着魏小纯,“我有说想听你说洛庭轩吗?”

他的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灼烫的舌霸道的撬开贝齿,强势的探入檀口里。

除了乖乖顺从,魏小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吻随着温度与节奏一点点升温。

“对不起,对不起少爷,我马上走。”

一不小心闯入的女医生赶紧转过身去,背对着宫御和魏小纯而立。

女医生的闯入让宫御吻的一点也不过瘾。

“待会儿上完药回房我要继续吻。”他肆无忌惮的当着旁人的面对她宣布占有欲。

魏小纯坐在宫御的双腿上,享受女医生的细心服务。

脸上的伤没什么大碍,擦几次药膏就会消肿,至于胳膊上的指甲印也进行了消毒。

宫御夸张到要女医生给魏小纯进行包扎被她婉拒。

小小的指甲印又不是什么难以痊愈的伤口,包起来未免太离谱了。

女医生处理好魏小纯身上的伤,宫御抱着她走出玻璃花房,出去后他对阿尔杰投去凌厉的眼神。

警告意思非常明显。

他心情很不爽,需要做点什么来发泄一下怒火。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