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章 最残酷的惩罚

作者:谨羽字数:2134更新时间:2016-07-05 22:17:58

车里,宫御坐在驾驶座,魏小纯坐在副驾座。

气氛静默。

“想装聋作哑到几时?”宫御的黑眸深深地凝视着她,眸光一片冰冷。

他又动怒了。

虽然那句变态王是不怎么好听,不容否认和他蛮适合的,动不动就爱发怒,尤其是对她,做事全凭心情,综合以上种种表现他不是变态王又是什么呢?

魏小纯绞着双手,洁白的贝齿咬住唇瓣。“我无话可说。”

既然被他逮到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想到何凯在晚餐时的汇报,说魏小纯因为见过洛庭轩而落泪,宫御就开始烦躁。

“够了。”宫御冷眸盯着她,勃然大怒,“你平常见了我不是能说会道吗?为了洛庭轩反倒收敛全身的硬刺了。魏小纯你就这么下贱,才离开我一天就开始胡乱勾搭别的男人。”

他的语气怒然到了极点,脸色看上去显得阴鸷。

魏小纯懵了。

许久之后魏小纯才算彻底明白,说什么派人送走她,那不过是谎言,他的爪牙一直都在背后跟着,想到宫御的行径,她认为用阴魂不散来形容十分恰当。

“宮少除了有轻度暂时妄想症之外,还有**狂的癖好。”魏小纯冷眼看着他,淡漠的说道。

该死的丹尼尔,居然把他的病情资料泄漏给眼前的小东西知。

宫御的俊脸似是镀上了一层寒霜,气的伸手扼住魏小纯细嫩的脖子。“告诉我你知道了多少有关于轻度暂时妄想症的病情状况?”

她不挣扎,也不乱动,淡淡地望着他。

“不多,就只是这个名字而已。”她的语气没有哀求。

似是哀莫大于心死。

她是故意要激怒他的。

突然,宫御松开了扼住魏小纯脖子的动作。“想激怒我?好让我把你杀死,小东西你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她的别有用心居然被他一眼看破,这男人果然不是一般人。

“求你放过我好吗?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安静到全世界的人都不要再来打扰她。

原本洛庭轩是这世界上唯一能够让她活下去的希望,可是现在连这点小小都消失了,她不想接下来的生活再有任何变故。

宫御的身子在座椅里坐正,冷眸直视前方。

“你回到我身边来,我可以考虑不动洛庭轩和洛家。”这是他最后一张王牌。

宫御在赌,赌魏小纯心里对洛庭轩还留有多少情分。

洛庭轩要和魏晴曦结婚了,他也好,洛家也罢,与她早已是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

魏小纯可以想象,结婚后魏晴曦会在洛庭轩面前怎么抹黑她,甚至用什么手段去抹黑都能猜的到。她对那位领养回家的姐姐实在太清楚不过了。

从小,魏晴曦很懂得讨好身边的任何每个人,与文静的魏小纯比较起来,姐姐自然讨得人人欢喜,夸她又漂亮又懂事还弹得一手好钢琴。

垂头,魏小纯淡淡地说道。“从此以后洛庭轩和洛家与我无关,所以宮少的要求我拒绝。”

车厢里很安静,宫御的俊脸沉了沉,黑眸冷挚。

“不许哭,以后不准在我面前为别的男人掉眼泪,听到没?”他语气霸道的低吼,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

眸光里闪烁着泪光,当魏小纯对上宫御冰冷的黑眸时不免的怔了怔,他愠怒的眼眸,霸道的语气,完美的俊脸,无可挑剔,这样的男人谁能不爱?想拉下他的手,小手反被他握住。

关于洛庭轩的那个赌约,他赢了。

见到魏小纯掉眼泪,他的心是不舒服的。

“你休想摆脱我。”宫御拉长着俊脸,黑眸一沉,“就凭你那句‘变态王’我就可以对你进行最残酷的惩罚。”

差点不记得了在超市的时候,她有骂过他变态王一事。

这个幼稚的男人要纠缠她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

“你想怎么样?”魏小纯戒备的双手挡在胸前。

他总不会又在车里要了她吧?

林场里还说的过去,起码没有围观者,可这里是超市附近,虽然是夜间没有白天那么多来来往往的人潮,但总有两三只小猫经过。

“为了向我赔罪,你得卖三年的时间当我宫御的女人。”

他认为这惩罚算是最轻的,全世界只要是知道他宫御想卖女人的时间,莫说是三年,哪怕是三十年那些人都肯心甘情愿的一窝蜂涌上来。

魏小纯皱眉,眼神冰冷。

“可是我讨厌你啊,怎么可能当你的女人?”她坦白说出心里话。

可恶的小东西,哪怕说一点点谎都不肯吗?非要直言不讳的说讨厌他。

宫御气的攥住魏小纯的手腕,帅气的俊脸逼近她面前。“那么你在皇家贵族学校的休学申请表这件事不想查清楚?”

对呀!她差点忘记了是谁把皇家贵族学校的休学申请表给递交上去的。

“调查休学申请表,和成为你的女人是两码子事。”魏小纯机智的反驳道。

他太会糊弄人了,申请表的事儿和劳什子的女人根本不沾边儿,他说她是废物难不成真当她是废物了?

“不同意的话也行,我今天接到一通找你的电话,对方说是你的老管家之类的……”

宫御假装漫不经心的说道,黑眸若有似无的往魏小纯身上瞟去。

老管家怎么会打电话来英国?差点忘记了,做交换生之前有答应过老管家一星期打一通电话回家的。

“你趁人之危,算什么正人君子。”魏小纯不满的大吼起来。

她是急了,真心是急坏了。老管家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比亲生爸妈来的重要。

六岁以后,无论她生病或是上学,每天坚持接送,开家长会甚至都是由老管家出席,那是非同寻常的感情,虽然没有生过她,却用心血和爱养育了她。

宫御忽勾唇冷笑,“我从没承认过我是个好人。”

魏小纯气结,恶狠狠的瞪着他。

变态王,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王。

“这才乖,女孩子就应该斯斯文文的。”宫御难得好心情的摸了摸魏小纯的头。

她被他这摸头的动作一瞬间僵住了身体。

从前洛庭轩也是这样喜欢摸她的头,从此以后他会摸魏晴曦的头。

“以后和我在一起,不准分心想别的男人。”宫御霸道的训斥着。

带着称霸xing的吻铺天盖地的压下来,魏小纯瘦小的身躯被宫御紧紧抱住,这一刻她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依赖感在心底滋生。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