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章 宫御发怒了

作者:谨羽字数:2175更新时间:2016-07-05 22:17:57

洛庭轩订婚了,他和她从此再无可能xing。

这样也好,魏小纯你们始终是不适合在一起的,他要的是高贵典雅的魏晴曦不是一脸稚气的你。

投注了十五年的感情,她那段美好的初恋葬送在洛庭轩的手里,他结婚了新娘却不是她,从此以后只能隔着天涯的两端,各自珍重,互相安好。

泪如泉涌,一连串的不停滚落。

走了很久的路,哭累后魏小纯又找去超市那边的小阁楼,趁着晚上上班还段时间,她决定先睡一觉养精蓄锐。

睡醒以后再也不用记得宫御那张狂傲帅气的俊脸,不用在记得当年在梨花树下分离的洛庭轩,要走的人都让他们走吧!

忘记了也好,放下了也好,她会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到了上夜班的时间,魏小纯扎着马尾辫走进超市,老板给她留了一份便当和一瓶矿泉水。遇见宫御开始,她记不得这算是吃过的第几餐饭?

“这支棒球棒给你防身用的,记住必要时候一定要保住xing命。”老板把一支棒球棒向魏小纯递过去。

她动作利索的接住。

无端端的给棒球棒做什么?也许这可能是老板的一片好心,魏小纯没想那么多,乖乖的收下后并且放置在收银台里面。

城堡的餐厅,宫御正在用餐。

长形的欧式古典西餐桌,冷冷清清的坐着他一人,灯光下他清瘦的背影如同孤傲的王者,让人望而生畏,高处不胜寒。

动作优雅的切割着餐盘里的牛排,宫御的每一个动作极富有艺术造诣,完美的令人无可挑剔,身为贵族后裔这些只是最基本的用餐修养。

“魏小姐找到了一份工作。”餐桌旁,何凯恭敬的汇报着。

宫御用餐的动作仍在继续。

“工作是夜间超市打零工,老板提供了住的地方,是一间小阁楼。”他口齿清晰的进行汇报工作。

宫御放下握在手上的西餐刀,端起高脚杯摇晃着杯中的酒液。

葡萄酒在透明的高脚杯里晃荡,荡起一个接一个漂亮的圆弧,在餐厅的华丽灯光下就好像在跳华尔兹的美丽少女。

离开他,她就只有这点生存能力?和他逞凶斗狠时,伶牙俐齿的张狂模样不是挺有能耐吗?怎么就找了个这么低级的工作。

想到魏小纯倔强的眼神,不服输的坚韧劲头,宫御抓着高脚杯的五指紧了紧。

不识相的小东西……简直自讨苦吃。

合上文件,何凯接下来要说的话已经做好了被宫御丢出城堡的心理准备。

“少爷,另外有件事需要特别向您禀报。”他香咽了口水。

端着酒杯宫御浅酌着杯中的红酒,黑眸冰冷如常,脸上喜怒难辨。

“说。”宫御冷冷地丢下一个字。

何凯面无表情的站着,只好认命的继续汇报。

“下午的时候洛庭轩见过魏小姐,两人坐在他的车里聊天,大约半个小时后她哭着推开车门跑远了。”何凯紧绷着身上的每一根弦。

静等着宫御开口。

洛庭轩和小东西私下见面了,他们聊了什么,是什么话题惹得她伤心大哭?

对于已经离开的女人,她的生死与他宫御无关。

为什么要在意她的眼泪究竟为了什么而流?

他只是觉得胸口闷闷的,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情愫在内心蔓延。

宫御颓然松开端在手上的酒杯,酒液流了一地,他起身修长的手指若有似无的拉扯着欧式雕花西餐桌布的一端,随着脚步的走动,盘子落地摔碎,接着刀叉落地,再是茶杯,最后是花瓶。

餐厅里陆续响起瓷器摔碎的声音,让在场的女佣和侍从连喘息都不敢有一下。

宫御的动作是慢条斯理的,谁都看得出来他的俊脸上只有一种表情,那就是愤怒。

用力挥开手上的餐桌桌布,宫御沉着一张英俊的脸冷声朝何凯低吼。“给我找出魏小纯的准确位置。”

小东西就算你不承认你是我的女人,我宫御承认就好。在这个世界上,我宫御的所有物都被打上了标签,包括你也不例外。

想哭,你只能来我的怀里哭,绝对不可以在别的男人面前掉一滴眼泪。

你生是我的人,就算死了那堆骨灰也是属于我的,谁敢觊觎,我就毁了谁。

“是的少爷,我这就去准备。”何凯没有二话的走出了餐厅。

他习惯了一个人的冰冷世界,坐在王座上,俯视卑微的众生,直到魏小纯的闯入,宫御才发现,原来这世界有人的体温是暖的,有人的吻是甜蜜的,有人的心是柔软的。

魏小纯就像一颗会上瘾的毒药,让他宫御欲罢不能,明知道这段情只是短暂的停留,他心里很清楚只想霸占她的好,就算倾尽所有也在所不惜。

他宫御只要她魏小纯。

简简单单的成为他宠爱的小女人。

超市的夜间工作相当无聊,整理一下货架,东西卖完了去仓库补充点存货,重新摆到货架上,空闲的时候就盯着玻璃窗发呆。

魏小纯想到洛庭轩那张面若冠玉的脸庞,无情的冰冷话语,泪水倏然滑落。

等到她回过神来,柜台前站着一位手持枪械的外籍蒙面壮汉。

这是什么情况?

魏小纯懵了。

难怪老板问她会不会开枪,临走前又交给她一支棒球棒,原来这一切是有原因的。

“打劫,不想死的话乖乖把收款机里的钱放到这只包里面。”壮汉朝着魏小纯粗鲁的大吼,“动作快点,臭娘们。”

宫御的脾气够火爆了,够易怒了,吼人的时候起码嗓音是磁xing的。

被眼前的壮汉一声吼,魏小纯有种耳膜撕裂的错觉,耳朵发出“嗡嗡”的鸣叫。

打开收款机,魏小纯想掏出钱交给打劫的壮汉,她的手在下一秒被扼住,抬头,当看到眼前那张熟悉的俊脸,冰冷的黑眸。

眼眶一瞬间变得湿润。

“变态王,你为什么不出现的再晚一点。”她吓坏了,一脸苍白的朝着赶到的宫御大吼大叫着。

以为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谁知道救星会突然赶到。

阴鸷的黑眸向保镖扫去,宫御冷冷地开口。“把他拖下去,至于如何做不用我教你们吧?”

保镖三下五处将打劫的蒙面壮汉制服,快速拖走,带离宫御面前。

打劫的时候碰上宫御,只能算他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哭完后,魏小纯才发现她刚才一时情急好像说错了什么。

“变态王?”宫御冷哼,“你的解释要是让我感到不满意你就死定了,小东西。”

要怎么解释他才会满意?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