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章 做我的女人

作者:谨羽字数:2154更新时间:2016-07-05 22:17:52

魏小纯不满的瞪着宫御,“昨天你让保镖送我去林场是故意的?”

她当时很害怕,在偌大的森林里吓破了胆,想到问保镖的那句傻话,会不会有狮子和老虎,现在想想还觉得丢人,难为那群保镖没嘲笑没有见识的她。

宫御绝对不会让魏小纯知道,她昨晚在林场的一举一动,他透过监视器看的一清二楚,换而言之,她在屏幕前是一只跳粱小丑,而他是看戏认真的观众。

“是又怎么样?”宫御理直气壮,一脸狂傲的反问。

黑眸紧盯着魏小纯,俊脸的表情冷冷地,如高高在上的君王睥睨着卑贱的众生。

他做事一向凭心情,谁让魏小纯提他以外的男人的名字?他心情不好,会做出惩罚她的举止是无可厚非的,昨晚林场那点教训算是轻的,更严重的她还没见识。

魏小纯听到宫御的承认,她除了暗自生闷气什么也做不了。

在洛庭轩和洛家的事没解决之前,她忍。

忍字就是一把刀插在心头上,会痛是理所当然的。

哪怕宫御再毒舌,再恶劣,她都只能哑忍到底,不得抱怨,谁让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

此时的餐厅显得安静,除了雷克这只狗电灯泡除外,丹尼尔早就不见踪影。

沾了一脸狗的口水,想起来就恶心,恐怕现在的他正在用消毒水进行脸部消毒。

掰开他圈在她纤腰上的修长手指,魏小纯跳下宫御的双腿。

“我喜欢站着。”她往后退了一步。

又是嫌弃他的举止,小东西越来越过分了,一大早嫌了他三次。

早餐早已凉了,他恼怒的一抬手,不小心挥到了咖啡杯,褐色的咖啡洒在了欧式的雕花桌布上。

“少爷,要重新为您准备一份早餐吗?”管家站在餐厅的入口恭敬的询问。

宫御没有说话,抬起手随意的挥了挥,管家很快离开。

魏小纯不敢动,也不敢开口,她憋住气静等着宫御说话。

长能耐了,在他面前连呼吸都能自动屏蔽,愚蠢的女人是想把自己给活活憋死吗?

“孩子的事我会派人继续调查。”宫御抬头黝黑的眼眸冷冷地盯着魏小纯,“不过,我身边从不养投置闲散的废物。”

有了宫御的主动开口,魏小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好险差点憋死了自己。

魏小纯承认起初是宫御强行把她绑在身边,不准离开城堡一步,现在是她自主强行留在城堡,目的是为闯下的祸进行一番收拾。

变态王就是变态王,说话句句带刺,毒舌的可以,她怎么就是废物了?废物好歹也有发奋图强的一天,她来英国作交换生是有条件的,必须得成绩优异,而且她的成绩是全校第一名,由此可见和废物根本不沾边。

“那你说该怎么办?”魏小纯漂亮的杏眼凝视着宫御。

除了读书成绩优异之外,她会的东西有很多,以前一心一意想嫁给洛庭轩,从懂事开始她就只有一个人生目标。

成为洛庭轩心目中完美的新娘。

而,这个目标随着她十八岁那年的分离已变得支离破碎。

不止一次魏小纯反问自己,是不是她还不够完美,还不够漂亮,还不够高贵,所以无缘成为洛庭轩的新娘?可是,答案他迟迟没有告诉她。

“魏小纯和我说话你也敢开小差,想死吗?”暴怒的宫御朝着她低吼。

他阴沉的声音里夹带着一股强烈的恨意和怨气。

魏小纯被宫御吼的差点耳膜震破,她觉得他不只是有轻度暂时妄想症,说不定精神方面也有极大的问题。

动不动就爱吼她,对她发怒,生气,瞧瞧,这会儿连怨气都出来了,活像个深闺怨妇似的。

“宮少你说话能讲点道理吗?”魏小纯头都大了。

和疯子相处,她需要保持以上三点。耐xing+耐xing+耐xing,缺一不可。

斜睨着魏小纯,宫御勾唇冷笑,笑容虽然充满了讽刺。

她不得不承认,这笑让变态王倍添坏男人的魅力,很帅,很酷,能满足一切对颜值有讲究的女xing,当然也包括了她在内。

“道理?我说的话就是道理。”他霸气的宣布,好看的剑眉紧紧皱拢。

小东西真有趣,他宫御活了27年还没人胆敢和他提“道理”两个字。

魏小纯差点忘了宫御的身份和地位和他霸道的坏脾气。

这男人无理起来就是一头蛮牛,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就好比是现在。

一双黑眸牢牢锁定在她身上,他推开椅子起身,突然逼近魏小纯面前。

“做我的女人你就可以留在城堡,你有三秒钟的考虑时间。”双手抱胸,宫御倨傲的冷眼看着魏小纯。

他好高,坐在椅子上斜视她一点儿都不输气场,可是站起来的宫御气场更强大,魏小纯承认他和洛庭轩是截然不同的。

一个和煦如chun风,一个就是冰山加烈焰,比起洛庭轩,宫御的xing格偏极端化。

宫御通常只给人两个选择,要么生,要么死,要么好,要么不好,要么同意,要么不同意,没有折中或是商量,很霸气很独裁。

变态王真是够了。

三秒钟的时间那也叫考虑吗?她要不要跪下来给他磕头谢恩,谢谢他的善解人意和温柔体贴,过分。

她有选择权吗?宫御这句话明摆着不给退路,想强迫她留下。

“要我留下可以,但是你能不能……”

魏小纯的话没说完,宫御修长的手指在她柔软的唇瓣上细细描绘着,她以为看走眼了,那一瞬间竟然在他的黑眸里找到了耐人寻味的一丝温柔。

仅仅只是一瞥,很快又消失不见。

“永远不要在我面前提及别的男人的名字。”宫御深邃的冷眸寒光乍现。

这算是他对她的警告吗?看来,他很清楚她心里的一切想法。

唇瓣被他修长的手指抚的有些痒痒,魏小纯抓下宫御那只放肆的手,她抬头勇敢的对视他那双如黑墨般的眼眸。

“等你玩腻我的那天请放我自由。”一开口她的心竟然会隐隐作痛。

宫御想要的女人,她魏小纯又算得上老几?

他们是两条永远都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她需要明明白白的记住这一点。

宫御俯下身,轻啄着魏小纯的唇角,眼眸里尽是冷意和讽刺。

“小纯儿我会让你乖乖的主动交给你的那颗芳心。”他柔软的指腹细细磨蹭着被他亲过的她的唇角,“至于玩腻后的事等玩腻后再说。”

在宫御的手里她始终无路可逃。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