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章 我动你躺着

作者:谨羽字数:2131更新时间:2016-07-05 22:17:52

有什么东西在身上咬,好烦,想好好睡个觉都不行。

“痒……”魏小纯嘟嘟囔囔的喊着,伸出小手抓了抓。

闭着眼睛伸出小手的她摸了摸胸口上的异物,怎么触感这么奇怪,毛绒绒之中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是什么奇怪的玩意儿呢?

慢悠悠的睁开双眸,等魏小纯看清楚之后差点失控尖叫。

“你趴在我胸口做什么?”他有病吗?

以为有nai就是娘啊,要不要这么下流。

宫御抬头,黑眸怒视着魏小纯。“搞得我多愿意咬似的,旺仔小馒头还真不稀罕。”

要不是叫不醒她,他需要出下下策?

不过口感还不错,下次他会记得多咬几下,在魏小纯身上新开发出来的玩乐项目令宫御感到快乐。

躺在他床上过夜的女人她是第一人,要换做别的女人肯定兴奋的一整晚睡不着,绞尽脑汁想法设法的对他进行无数次勾引,使出浑身解数来哄他开心。

就魏小纯这个不识好歹的小东西,不但不感恩,一开口就是凶巴巴的质问语气,害他一大早的好心情被她破坏的彻底。

什么?旺仔小馒头,臭男人敢不敢再恶劣一些。

“不好意思我的旺仔小馒头刺痛了宮少高贵的眼睛。”魏小纯二话不说嫌弃的推开宫御靠在她胸前的脑袋,拉高丝把胸口捂的严严实实。

说她是小馒头,他全家都是旺旺雪饼。

正得意之际魏小纯感受到腿上有奇怪的温热触觉,瞥了一眼斜躺在旁边的宫御,他的表情云淡风轻,黑眸分明,双手随意的放在丝被外面,眼神冷冷地,整体形象看上去酷的要命。她承认这男人很有魅力,而且不仅仅是在皮囊上,他还有一种特有的气质,那是来自骨子里的东西。

准确来说,像宫御这样的贵族少爷,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别人拼命想要企及他的世界与脚步,可就算再投胎一世,也未必能够与他并驾齐驱。

如此优秀的宫御,是他人无论怎么努力都追赶不上的神祗,上帝。

他有病。

做流氓行当能做的脸不红气不喘心不跳,魏小纯彻底服了。

“别,我还疼。”放低姿态她乖乖求饶。

和宫御相处了几次,魏小纯得出一条宝贵的经验,这男人吃软不吃硬,或者软硬都不吃,只凭心情做事。

两个可能xing,应该是后者多一些吧?她又在心里进行更正。

他莞尔一笑,“你躺着我动就好。”

宫御是头饿狼永远都喂不饱,这是魏小纯得出来的第二条宝贵经验。

清晨的卧室响起了令人脸红心跳的粗喘声与娇柔的娇吟,候在门外伺候宫御的女佣纷纷感到脸颊发烫,浑身燥热。

少爷惊人的精力确实非一般人能够达到的。

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后,餐厅里站在宫御旁边位置的魏小纯直打哈欠。

肚子好饿还很困。

昨晚他们睡在一起并不代表能够同桌吃饭。

魏小纯很清楚留在城堡要做什么?除了不能得罪宫御之外,要赶紧求他赦免对洛庭轩以及洛家的刁难。

吃早餐的丹尼尔放下握在手上的刀叉,双手的手肘支在桌面上,双手十指交合下巴垫在双手的手背上,笑得温柔的瞅着魏小纯。

“小纯,想不想知道为什么雷克没有咬死你?”他突然闲得发慌。

雷克没有咬她确实挺奇怪的,魏小纯没多想就当作它是单纯的喜欢她的靠近。

宫御停了一下用早餐的动作,冷眸斜睨着坐在左边下方的好友。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宫御沉着俊脸恶狠狠的瞪着他。

多什么嘴,雷克不咬小东西是因为她身上有他的气息。

闻到主人熟悉的气息,雷克当然是乖乖地不造反,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多么简单的道理,宫御认为魏小纯没有理由想不明白。

无辜的摇摇头,她看着丹尼尔说道。“它应该觉得我没有攻击xing,所以才没有咬吧?”

就知道魏小纯会误会雷克没伤害她的事。

用早餐的宫御听完她的解释一张俊脸黑如锅底。

蠢货,这该死的蠢女人。

“哈哈哈……甚好甚好,你的解释实在太正确了。”笑趴在餐桌上丹尼尔竖起大拇指频频夸奖魏小纯。

笑笑笑,就知道笑,他怎么不干脆笑死在餐桌上?魏小纯瞪着狂笑的丹尼尔。

雷克不咬她,他们有什么好奇怪的?想知道答案去问那条笨狗不就行了。

拿起餐巾,宫御一边擦拭唇角一边黑眸凝视着丹尼尔,看他不爽很久了。

“别,御你可千万不要开这种玩笑。”连连摆手,丹尼尔帅气灿烂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魏小纯不明白到底有什么即将要发生,决定静观其变,反正变态王不折磨她就行。

一声清亮的口哨响起,魏小纯以为会发生什么,她瞥了宫御一眼,而他也正好在看她。

两人四目交接,气氛一瞬间变得尴尬,她赶紧移开视线。

可恶的小东西,又嫌弃他,宫御内心对魏小纯移开视线的举止感到万分不爽。

当丹尼尔发出嚎叫声的时候,魏小纯见到雷克将他扑倒在地上,伸出温热的长舌头在丹尼尔那张帅气英俊的脸上舔着。

“哈哈哈……”魏小纯笑弯了腰,“你该庆幸它给你洗的是脸而不是嘴。”

昨晚丹尼尔在宫御面前一口咬定她三年前生过孩子,光想到这件事,魏小纯恨不得雷克用舌头给他洗洗嘴。

看他以后敢不敢再多嘴,敢不敢胡说八道。

宫御单手托着脑袋,看着爱犬四肢着地,把丹尼尔困在它肥壮的肚腹下,舌头不停蹂躏着好友那张帅气的脸孔。

“attack。”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宫御对雷克下令下个攻击的对象。

原本把丹尼尔扑倒的它,听到主人的指令,快速朝魏小纯扑了过去。

不是吧!变态王这有病的家伙,让藏獒趁乱之际扑向她,不就是不看他嘛,报复心也太强了。

当她怔在原地时,纤细的手腕被宫御拽住,下一秒跌坐在他的双腿上,而原本接受到主人命令的雷克无辜的停下了攻击的工作,傲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黑漆漆的双眼不解的瞅着主人,发出轻微的呜呜声。

魏小纯明白了,在林场雷克对她不进行攻击不代表喜欢,而是她的身上有宫御的气息。

所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是宫御故意要捉弄她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