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章 她说给你生过孩子

作者:谨羽字数:2082更新时间:2016-07-05 22:17:52

丹尼尔身子倚着书桌,双手抱臂,面朝魏小纯。

“在我职业道德范围内,以及身为御的朋友的立场上而言,能让你知道的就只是这些。”他又恢复了一贯的温柔模样,“换句话来说,其他的你不方便过问。”

什么玩意儿?其他的不方便过问他为什么要把宫御生病的事说给她听。

让她知道变态王患有轻度短暂的妄想症又能改变什么呢?

她这辈子最讨厌笑眯眯的人,尤其是笑里藏刀,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实则上,以笑作为面具的人往往隐藏着一肚子坏水,用表面的笑容去掩饰内心的黑暗与算计,深藏不露说的就是他们这类笑面虎。

思想至此,魏小纯想到了坏脾气的宫御。

起码对她,他是直肠直肚的,想发怒就发怒,想生气就生气,任xing的像个孩子,好过丹尼尔这种阴阳怪气的温柔。

怎么又想宫御变态王了?

魏小纯在心里暗骂了一声,没出息。

他有什么好想的,一言不合就让她滚,一不高兴就怒吼,简直任xing到家了。

算了算了,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就不一般见识了。

放下文件,魏小纯学对面的男人双手抱臂,不悦的反问丹尼尔。“既然你不想说宫御造成轻度短暂妄想症的详细情况,又何必让我知道他有病。”

城堡里的人是不是都觉得她魏小纯很好欺负。

先是宫御强迫了她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

现在是怎样?不甘寂寞的笑面虎手术刀也来插一脚欺负她吗?

攥紧双拳,魏小纯咬着牙低吼。“别欺人太甚。”

丹尼尔没想到,他对宫御在病情上做出的适当隐瞒会惹来魏小纯的反击。

看上去她很想扑上来咬死他,但是丹尼尔反过来想想,认为所做的一切是值得的。

“你在乎御对吗?”他是明知故问。

目的是想引魏小纯说出真心话。

脑袋“嗡”声作响,丹尼尔那几个“你在乎御”的字眼,似一把刻刀,刀刀凿刻在魏小纯的心窝深处,她懵了。

什么叫在乎?

她能在乎宫御吗?

她敢在乎宫御吗?

她是在乎宫御吗?

一连三个疑问占据在魏小纯心头,她想到洛庭轩那张淡淡如水,黑眸如墨的温情脸庞,整个人一下子苏醒过来。

“哈哈哈,你说的烂笑话真好听。”魏小纯做出假笑的表情,“宫御和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如果真的有什么的话,那么她只是在同情宫御。

丹尼尔想提醒些什么,然而早已经来不及。

身后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冷意袭来,魏小纯忍不住一阵哆嗦,浑身所有的毛细孔瞬间打开,她不敢回头,心里已经有数站在门外的会是谁。

是宫御,是他无疑。

“来人,把她给我丢出城堡。”宫御冰冷彻骨的嚣张声音在房门外响起。

很快,保镖迅速列队,恭敬地候在宫御面前,见了他先是躬身,很快走进丹尼尔的卧室。

宫御就是宫御。

就好比阎罗要人三更死,无人能够活五更。

他想要她滚出城堡,一样没有人能够阻拦。

“慢着……”丹尼尔磁xing慵懒的语调打断了沉默的气氛,“御。你不是说她在三年前给你生过一个孩子吗?”

皱眉,沉着阴郁俊脸的宫御斜睨着卧室里的丹尼尔。

“说具体的。”他狂傲的冷声喝道。

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将丹尼尔和他之间亲密的距离无形的拉远。

魏小纯不敢轻举妄动,她实在猜不透再惹怒宫御会是什么结局,为了洛庭轩,她得破例效仿一下圣者,对宫御这易怒狂实施忍一时风平浪静的行动政策。

了解宫御的为人和xing格,丹尼尔并不介意他惜字如金的张狂xing格。

“就在你来之前,她亲口承认给你生过孩子。”丹尼尔漂亮的桃花眼眸变得无比幽深,“她说和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是急着想撇清你们有过孩子的事实。”

搞什么飞机,该死的笑面虎手术刀,这次真的被他害惨了。

和宫御生过孩子的事她磨破了嘴皮子都没解释清楚,托丹尼尔这个神补刀小能手的福,孩子的事越描越黑,这下他肯定不会再相信她的任何狡辩了。

除了用眼睛瞪着丹尼尔,魏小纯什么也做不了。

被迫困在局中做着垂死挣扎的感觉好绝望,好窒息,她不知该用什么理由去反驳,去反抗宫御的蛮不讲理和乱安罪名。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魏小纯一脸生无可恋的站着。

“多谢提醒,差点让这女人浑水摸鱼溜出城堡。”三年前她欠他一个交代,事儿没完呢!

宫御改变赶走魏小纯的决定,可是她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该死的丹尼尔,该死的笑面虎手术刀。

三年前的孩子话题又将宫御和魏小纯的关系绕到了最初的开始。

“好困啊,我要睡了,配药看病的闲杂事明天再找我。”

双臂高高举起,丹尼尔做了个伸懒腰的动作,用行动对一干人等下了逐客令。

魏小纯认命了,彻底的认了。

她就好像是孙悟空怎么也逃不过宫御这座设下的五指山。

这无厘头的画面应该有笑声才对,可是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被强行圈禁的痛苦与无奈只能自行品尝。

乖乖跟在宫御身后,魏小纯在他进去后接着走进卧室。

房门门锁响起的突兀“咔哒”声,吓到了毫无心里准备的魏小纯,她像一只柔弱的小猫儿一般小幅度的跳了起来。

宫御有可怕的习惯xing占有。

魏小纯自问接受不了来自他身上的强烈感情。

没办法,就算逃到天涯海角,凭他宫御的嚣张和跋扈,一定会与她死磕到底。

反抗只会惹来一身伤,魏小纯左算右算都觉得不划算,身体被他抢占了,她再自行伤了身体,岂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在洛庭轩的事没摆平前她哪里也不能去。

双手抱胸,宫御精锐的黑眸冷冷地瞪着魏小纯。

“过来。”

一道跋扈嚣张的冷声命令在卧室里响起。

是不是胆子肥了,居然敢去丹尼尔的卧室,孤男寡女在一起不知道做了什么?

更离谱的是好友会帮她撒谎来欺骗他,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这丫头迷惑男人的本事可不小呢!

好端端的他又发什么脾气?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