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章 除了他,不喜欢别的男人靠近

作者:谨羽字数:2136更新时间:2016-07-05 22:17:47

宫御从没试过被人威胁,甚至胆敢对他撂下狠话。

不怕死的魏小纯一再挑战底线的举止,彻底把宫御给激怒了。

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洛庭轩,她居然说要杀了他。

想到魏小纯说那句话时的发狠模样和毫不犹豫的神情,宫御恨当下没有掐死她。

“滚出去……”转过手工制造的皮椅宫御恶狠狠的瞪着魏小纯。

那道声音犹如来自地狱的招魂令,瞥着宫御毫无温度的眼眸,魏小纯吓得唇瓣抖了抖,他生气的样子好可怕,她想求,求他原谅,求他放过洛庭轩,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不走。”魏小纯倔强的抗议,话音极轻。

凭什么他说来她就得来,他说走她就得走。

她没有感受到,那一句“我不走”说出口的时候嗓音是颤抖的,喉咙口泛着酸涩,嗓子眼好像被什么堵住了。

猩红的冷眸逼视着眼前的魏小纯,宫御拉开书桌的抽屉,大手在里面摸了摸,摸到了什么,迅速起身长腿踢飞座椅,他大步流星走上前,当她看清楚的时候,才发现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掌握着一把银质的消音**,做工看上去相当精致。

修长白皙的手指扣动扳机,冰冷的消音枪枪口抵在了魏小纯的脑门上。

“别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咬牙,宫御的黑眸透着逼人的寒意。

魏小纯承认那句想杀了他说的确实过分,话不说都说完了,现在反悔又有什么用?

“我让你滚,没听到吗?”宫御不嫌烦的又是一声冷喝。

这次是她错了,错的离谱。一旦与洛庭轩有关联的事务,情绪会莫名其妙的失控。

该怎么办才能让他消消气?

在魏小纯沉默之间,宫御冷眸半眯着,xing感的薄唇扯动了一下。“我数到三你若不滚,别怪我手里的枪子弹不长眼。”

“一,二,”宫御扣动了扳机,黑眸深沉。“三。”

直视着宫御冷厉的双眼,魏小纯在赌,赌他只是在开玩笑,就好像今晚特地开车去林场把她接回来,到头来只是虚惊一场。

可是,她赌输了。

他是真的气炸了。

生平第一次雷霆大怒,生气的对象就是眼前的魏小纯,小东西看上去瘦瘦小小,没有多大的威胁xing,小嘴一开具备十足强大的杀伤力。

无所不能的他竟然受到不起眼的女孩的挑衅,还扬言要杀了他,这是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行啊,既然她有胆量,那么他会好好的让她记住,到底谁才是主宰她人生的主导者。

魏小纯不想走,在没有求得宫御放过洛庭轩和洛家之前,她哪都不会去。

反正不侵犯也被他侵犯了,她不想计较先前被他占尽便宜的事,只想保护好洛庭轩不受伤害。

见魏小纯始终不肯移动脚步,举起手,愠怒的宫御把消音短枪的枪口朝天花板上那盏华丽,漂亮的水晶大吊灯射去。灯泡被子弹射爆了一只又一只,“砰砰砰”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魏小纯吓得发出尖叫,双手捂住头,双腿发抖。

大吊灯的灯泡被枪子弹射爆后,书房里一片黑暗,打开的窗户有冷风吹进来,高级的欧根纱窗帘随风轻轻飘荡,像身姿曼妙的少女在黑暗中纵情恣意的起舞。放置在书桌对面一人高的欧式大摆钟“当当当”的响了三声,时间显示是凌晨三点钟。

他和她闹了一整天。

魏小纯好歹合过眼,可是宫御却没有沾过床。

“少爷,您有什么吩咐吗?”门外是保镖的声音。

宫御用枪子弹射爆了书房里的吊灯灯泡,吵杂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此时此刻正恭敬的等候在书房门外听候他的差遣。

黑暗中,魏小纯感受到身体被温热的温度紧紧包围着,脸庞拂过酥酥麻麻的鼻息,紧接着森冷的磁xing嗓音猝不及防的响起。“永远滚出我的世界。”

宫御冰冷的语言令魏小纯浑身哆嗦着。

“不要,我求求你,求你不要赶我走。”她需要留下来。

争取表现的机会,让洛庭轩的命运不会受到牵连,让洛家不会惨遭宫御的毒手。

错误是她一手促成的,理该由她亲自去解决。

一旦被赶出城堡,想再见到宫御恐怕难如登天。

“来人,把她丢出城堡。”听到魏小纯的求饶,宫御整个人显得躁怒不已。

书房的门被打开,保镖走到她面前。

“宫御,求求你不要赶我走。”魏小纯不死心的继续哀求。

转过身,他颀长的身姿背对着她,保镖看了她一眼。“魏小姐请您不要让我们为难。”

她和宫御的距离被闯入的保镖硬生生隔开。

他的那端好像是天涯,她的这端好像是海角。

魏小纯眼睁睁的看着背对着她而立的男人,始终不肯回头的绝情背影,被逼无奈的她不得不认命的离开。

宫御说的话形同于圣旨,谁敢不听他的命令,下场如同书房里那些被枪子弹射爆的灯泡。

灯泡爆裂的动静吵醒了丹尼尔,他打着哈欠,身躯倚着门框,见到魏小纯被一干保镖带下楼,漂亮的桃花眼噙着笑意。

“小纯。”丹尼尔温柔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保镖见了丹尼尔赶齐齐停下了脚步,对他客套的轻轻颔首,以表打招呼。

“楼上那位大少爷又发脾气了?”修长的手指指了指头顶上方的位置,丹尼尔走到了魏小纯前面。

这次何止是发脾气这么简单,用怒不可遏来形容都不过分。

“是我的错,这次不怪他。”魏小纯虚心的承认了错误。

宫御会生气是情有可原,毕竟她说要杀了他,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杀人这种话的确很伤人心。

头顶上传来触摸的温度,魏小纯稍稍抬眸,只见丹尼尔的手掌轻拍着她的脑袋,动作温柔,就好像是哥哥对妹妹的疼惜。

一瞬间,她想到了年幼时和洛庭轩的朝夕相对,晶莹的泪水失控的从眼眶滑落。

摸头是洛庭轩最常做的举止,从他离开之后,再也没有人对她做过摸头的动作。

“你被赶出来了对吗?”俯下身,丹尼尔那张漂亮绝艳的脸凑近她面前。

下意识的,魏小纯往后退了一步,她敏感到不喜欢除了宫御以外的男人与她靠的那么近。这是为什么?

丹尼尔也不生气魏小纯下意识避开他的举动,“小纯,你不可以走。”

她为什么不能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