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章 撒谎被他惩罚了

作者:谨羽字数:2124更新时间:2016-07-05 22:17:35

眯着眼,宫御眼眸深沉,魏小纯摒住呼吸,她在赌,如果他信了那么就赢了;如果他不信那么她不只要继续饿肚子,甚至会被关起来。

“小东西,我对你太客气了。”他步步紧逼,她节节败退。

纤腰抵在了流理台边沿,面对宫御沉默无语的冷峻模样,魏小纯浑身发冷,她不敢妄动,行动上多次想反抗,其实心里害怕的要命。

宫御是什么样的人物,她兴许没有机会清楚的了解到,然而这男人究竟有多可怕,她确确实实领悟过。

在床上也好,与他交谈也罢,魏小纯得出一个结论,宫御绝非一般人,且脾气阴晴不定,易怒,做事全凭心情,就好比现在,没理由说怒就怒。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撇过头魏小纯心虚的不敢看他一眼。

孩子的事是谎言,她要把这个谎言说下去就必须要有过硬的心理素质,否则怎么和宫御这大魔王对抗?

双手左右两边的托在流理台边沿,她被固定在他的怀中,她下他上,两人的呼吸能清楚的感受到,魏小纯心惊不已,就怕谎言被识破。

宫御俯下身,冰冷的声音在魏小纯耳边响起。“一个人是不是在说谎我看不穿吗?”

他发现了,他发现她在说谎了,怎么办?

一想到她的谎言不攻自破心跳就开始加剧,“砰砰砰”的声音仿若在耳边回荡,整个人越来越冷,当宫御垂下头,视线落在魏小纯因害怕而起伏的胸口,他举起手,冰凉的手指划过她的锁骨。

“害怕了?”他想掐死她。

居然说谎了,胆敢对他宫御说谎,她魏小纯的胆子是铁打的吗?

惊慌失措下,受到情势所逼魏小纯抬起小手挥掉他放肆的手。“我为什么要害怕,是你囚禁我,并且给我乱安罪名,什么孩子,什么三年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很好,他以为态度放软一些她会说出真话,谁想到小丫头依然是死性不改。

当对上宫御猩红的双眸,魏小纯动作灵巧的从他弯曲的臂弯下钻出去,她想逃,只想逃的远远地。

“你以为你走得出去吗?”

宫御精壮的长臂一圈,她被的纤腰被箍住,紧接着人被扯进了他宽大的怀抱之中。

“混蛋,你放开我,有本事和我坐下来谈。”她不顾脚伤剧烈的挣扎起来。

女佣早已退下,卧室里只剩下他俩。

她听见身子睡裙的下摆被撕开,宫御频临暴怒的边沿,魏小纯被强行压倒在流理台面前,背朝着他。

“小东西,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得让她记住不可以说谎的教训。

镜子里倒映出她那张哭泣的脸,双手死死的托在流理台边沿,直到失去力气。

魏小纯好恨,恨不能逃离这处是非之地。

再次醒来依旧是熟悉的地下室,还是那张简陋的小床,魏小纯知道那个男人是想用最艰苦的环境逼她就范。

可是孩子真的没有生过,三年前的事根本不存在,她就算有十张嘴也辩解不了他冠上的子虚乌有的罪名。

听到有脚步声传来,魏小纯警惕的坐了起来,一动她就紧紧的蹙起了黛眉,该死的宫御把人当成什么了,居然这么折腾她,浑身上下除了痛,再也感受不到什么。

“丹尼尔先生请进。”女佣小小声的轻唤着。

打量着说话的女佣,魏小纯发现她的脸上有不同寻常的红晕,再看眼前的高大帅气的丹尼尔,很快明白了对方的心思,原来是暗恋他。

意识到什么,魏小纯打量着身上的穿着,万幸穿戴整齐,没有一丝暴露,果然那个变态王是有私心的,在他面前可以什么都不穿,但是走出了他的房间就必须要穿的密不通风,霸道的臭男人真可恶。

“看起来你精神不错。”拉过椅子坐下,丹尼尔翘着二郎腿说道。

他喊了她几声也没见回应,有力气想东想西,证明眼前的小美人儿养足了精神。

哼……就算眼前的医生大帅哥有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她也不能轻易的上当受骗,和宫御那个变态王相处融洽,不是心理变态就是精神异常,正所谓物以类聚。

很快,魏小纯在心里与丹尼尔划清了界线。

“不要你管。”她赌气的冷哼。

和他们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她想回学校,想给家里打电话,要是联系不到她,估计家里人会着急吧?

放下拿在手上的本子,丹尼尔温柔笑道。“你不想离开城堡吗?”

想,非常想,想离开这鬼地方她快想疯了好吗?

“你有什么企图?”来者不善。

魏小纯防备的看着丹尼尔,总觉得他来没什么好事儿。

有趣,这女孩子明明心里害怕的要命,嘴上却很逞强,并且防备心很重,这是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企图不敢当,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待会儿就有人送你出城堡。”丹尼尔也不卖关子爽快的做出坦白。

这么轻松就能离开?这似乎与预想中的结果不太一样。魏小纯你在发什么呆,难得变态王同意你离开城堡,有什么好顾虑的。

魏小纯打起精神来,不管丹尼尔想知道什么她都愿意回答。

“你请说。”

拿着本子,丹尼尔摘下钢笔的笔帽,眼睛看着魏小纯。“关于三年前和孩子的细节你记得多少?”

天哪!又是相同的问题,他们不嫌腻她都听烦了,这群无药可治的疯子。

怎么办?她要怎么回答?一想到宫御再次把她给强了,心里就一阵怄。

“再说一遍我和宫御没生过孩子,我敢用我的性命发誓,这个答案还满意吗?”气的握着拳头魏小纯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用来明志。

见她情绪激动,丹尼尔盖上了钢笔的笔帽,一个字都没写。“待会儿会有人安排你离开。”

什么?这样就好了,他也有毛病吗?真可怜能医不自医。

带着温柔的笑容,丹尼尔离开了地下室,朝着花园走去,宫御睡在躺椅上整个人显得慵懒。

“御,你放她回去不怕她逃跑吗?”丹尼尔有些不懂。

闭着眼,宫御好看的唇角向上勾起。

“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最终会乖乖的求我收留。”

丹尼尔见到好友露出自信张扬的笑容,他不再说什么,心里暗暗替魏小纯捏了一把冷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