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章 霸道的变态王

作者:谨羽字数:2074更新时间:2016-07-05 22:17:35

“孩子在……”

魏小纯有心想拖延时间,认为与其和宫御唱反调,倒不如乖乖的承认三年前她真的有给这个男人生过孩子,等到他降低戒心的时候,她再想办法逃跑。

在这恶魔身边多呆一刻她都嫌多,绝望的恐惧感压制在心头,让她感到呼吸困难。

“既然生过孩子,为什么一星期前我要你的时候装的那么痛?”

他强行提到一周前和她发生关系的那次记忆。

伤口痛的要死,这下流的男人还故意提到上一次的事,魏小纯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想扑上去咬死他。

“我不回答这种问题。”她果断拒绝。

眯着眼,宫御再次被魏小纯挑起了怒火,英俊的脸庞黑如锅底,深邃的眼眸沉了沉。

“手术做的不错,紧致如处子,差点被你骗过去了。”他最痛恨说谎的人。

一般人说错一句话就该被拖走,然而魏小纯屡屡犯了几个致命的错误,他还包容着,没有与她一般计较,当真有这么迷恋这个女孩的身体?亦或是只想找到三年前他们之间所生的那个孩子?他深陷在思考中不可自拔。

先是劳什子孩子,再是说她做了处女膜的修补手术,可恨的男人给人乱安罪名也就算了,连解释都不听,他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传说中的变态王吗?

除了用眼睛瞪着宫御,魏小纯根本做不了什么。

“我会想清楚孩子到底被丢在哪里,不过现在精神不好,肚子也饿,还受了伤,影响我努力回想的心情。”她这是暗示。

要眼前的宫御赶紧给一个安全可靠的空间,让她先养足精神,喂饱肚子,治疗好伤口,就有心情想起所有三年前生过孩子的那件事。

事实上,这只是魏小纯用来麻痹他的计谋和幌子而已。

冷眸微眯,宫御那张帅气的脸庞带着讽刺的笑。“小东西没有人胆敢与我谈条件,你也不例外。”

瞧着男人霸道嚣张的样子,不可一世的表情,魏小纯真是服了,早就知道他不好对付也不好打发,她技不如人只能再想其他办法。

宫御的手指解开了她披在身上的西装外套,见外套快敞开,吓得魏小纯赶紧用手捂住。“不要,你走开。”

她都受伤了,这男人还不放过饱餐一顿的机会,是饿狼吗?已经要过一次了还想再要,虽然没有做完整,可好歹也算要过了。

好看的剑眉因为魏小纯一声娇嗔而皱拢,“看来你很想要?”他戏谑的说道。

他只是想把她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有必要这么紧张吗?那些女佣虽然也是女人,可就是不愿意让别人看到魏小纯的身体,女人也不行。

宫御知晓他是个霸道的人,占有狂,不管想要什么,一旦要了就会死死的维护着,绝不假手于人。

就连魏小纯也不例外,他想要她,而且没想过放她回去。

不等魏小纯反抗,宫御已经把她抱进了浴室,女佣想上前伺候被他冷厉的眼神一瞪,双双停下了上前的脚步。

“不敢劳驾,我自己来。”她又不是手残废了。

而且要一个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只睡过两次的男人帮她清理身子,这种感觉太别扭了。

“第一:要么我来;第二:还是我来,你自己选。”他霸道的丢下选择题。

不敢置信的瞪大杏眼,魏小纯快被气得吐血,这算什么?选来选去都是他,说了等于没说。

“我自己能洗。”她用力抢走被他抓在手上的毛巾。

宫御不说话,双手抱臂的看着魏小纯。“请便。”

抓着手上的毛巾,她略微垂眸,贝齿咬住唇瓣,一张白皙的俏脸儿快要滴出血来,他有病吗?洗澡都要看着,虽然他们有过两次的身体接触,换句话说该看的都看遍了不是吗?

“洗啊,在害羞什么?你全身上下我哪没看过,不用刻意避嫌。”他的嗓音里噙着笑意。

很明显这是在嘲讽她,嘲弄她的做作。

长这么大魏小纯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虎视眈眈的注目下洗澡,擦身。

根本没办法收放自如,她弓着身子,不愿抬起头来。

“我数到三,你再不洗我就动手了。”宫御皱眉,语气里透着不可商量。

没有办法,魏小纯只好从流理台上跳下来,背对着他擦洗身子,他们的面前有一块很大的镜子,刻意避开镜子里的他们,她怕不经意对上身后的变态王的视线。

他错了,跟进来看着小丫头擦洗身子是在考验男性的定力。

暗自磨牙,宫御一脸不悦。

她已经在乖乖洗澡了,他又在生什么气,这男人的脾气真差劲,动不动就会发怒。

“少爷,这是您要的睡裙。”女佣恭敬的用双手捧着衣服,头也不敢抬的站在浴室门外。

宫御走上前拿走了睡裙,那条睡裙是真丝的材质,穿在身上特别显身材,会贴合人的皮肤显露出最佳的身材曲线。

只有睡裙,那内衣裤呢?

魏小纯感受到了什么信号,心里一阵打鼓,这男人该不会是……

“过来,把裙子穿上。”他双眸骤冷,眼神露骨。

魏小纯没有反抗乖乖走上前,在伤没养好之前,在肚子没有填饱之前她不能太闹腾,要逃走起码也得有足够的力气才行。

“为什么没有内衣裤,我不喜欢真空装。”开玩笑谁会和他一样变态里面什么都不穿。

把睡裙的拉链拉开,宫御语气平淡。

“要么什么都不穿,要么就穿上它。”他懒得废话又是二选一的选择题。

咬牙,魏小纯第一次这么恨一个人,而这人非宫御莫属,不给内衣裤穿,为什么还要穿上睡裙,这条裙子穿上更惹火好吗?

走上前,宫御修长的手指捏住魏小纯的下颚。“在我面前允许你什么都不穿。”

气的双手握成粉拳,魏小纯第一次被人这么羞辱,他是大变态没有错。

见她不说话,宫御也没计较。“好了,现在先说说,你把孩子藏哪了?说出来,我就让人去准备吃的。”

好奸诈的男人,用食物来让她妥协。

“孩子在国内,具体什么地方等我吃完再说好吗?”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孩子,只能继续和他拖延时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