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章 说,孩子在哪

作者:谨羽字数:2082更新时间:2016-07-05 22:17:35

“你有意见?”挑眉,宫御冷声质问。

那帅气飞扬的脸庞透着几分不耐,被强势搂在他怀里的魏小纯小幅度的挣扎着,有外人在场,包括女佣也在,大床明明有很多空余的空间,为什么偏偏要和她密不透风的黏糊着,这男人总是趁机占她便宜,臭不要脸,长得帅就可以耍流氓吗?

对于魏小纯的挣扎,惹的宫御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怒火再次上升,台灯砸向他加上她把自己搞得浑身是伤,两件事使男人的怒火越演越炽。

暗暗打量被宫御强行搂在怀里的魏小纯,丹尼尔认为这女孩哪有能耐给眼前脾气火爆的男人生孩子,就算是生过只怕也是不情不愿的情况下发生的。

“再动一下试试?”宫御压低嗓音靠近魏小纯面前。

当她清楚的发现他称身而黝黑的眼眸里那熊熊燃烧的欲火,她见识过几次他这副模样的时候,就是要把她拆吃入腹的预兆。

可恶的大魔头,大色狼,她恨死他了。

果然,魏小纯不情不愿的停止了挣扎,少了身体上的反抗,可是她能用眼睛表示内心的强烈的不满,双眼瞪着宫御,有本事把她眼珠子挖出来,否则休想阻止她的怒意。

要不是见她上了小腿,宫御会当场把难缠的小丫头给办了,女人而已,根本无需用废话,不听话,不乖的时候用行动制服就好,一次不服就来两次,只要次数久了,看她还服不服?

搂着她本来就很考验他的耐性和克制力,谁料到着丫头还拼命的挣扎,他可是个正常的男人,哪经得起这种销魂的磨蹭,何况西装下她什么都没有穿,光是想到他们前几次的翻云覆雨,只会让宫御的呼吸变得急促。

不容否认,她魏小纯很有魅力,起码足够吸引他,她的靠近起码不会惹得宫御反感,这是魏小纯在他眼里最大的特殊存在。

换做别的女人近他身边三步以内都难,会引起宫御大大的不悦,可是魏小纯却能轻易的挑起他体内的热火与躁动,光凭这点他足够肯定眼前难以搞定的小丫头在说谎,她还想逃避给他生过孩子的事实。

他宫御是全球女性佳人心目中幻想的最佳情人或者老公,他的事业遍布全球,只要一个命令可以改变所有人的命运,一旦看中了什么项目或是公司,愿意诚服他的就能长存,若不低头下场就是毁灭,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不允许拥有。

外界传闻宫御冷血无情,手段狠戾,在他面前讨价还价就是自取灭亡。

有人说他下令时的冷酷比“阎王”可怕,也有人说他狂怒的模样与“撒旦”比邻,更有人说他无所不能的本事近乎“上帝”,然而他宫御对外界给予的所有称呼都不屑,他只是他,他就是独一无二的宫御,谁敢不听从他的命令,只有两个下场,要么从此消失,要么彻底服从。

这矜贵如帝王般高大的男子却独独只要她魏小纯,这是多少女人觊觎的好机会,可她并不在乎。

丹尼尔替魏小纯包扎好伤口,摘下一次性橡胶手套,女佣上前帮忙整理好医用箱恭敬地退至一旁。

“万幸伤口不深,等快要愈合时我会派人送除疤的雪肤膏过来,这期间不要沾水,不要吃海鲜。”表情温柔的丹尼尔对上魏小纯的视线轻声交代着。

在这座城堡里总算有个像人样的家伙了,要不然她会误以为自己来到的是地狱,而不是人间,就凭眼前的大恶魔,只要想到他对她所做的种种举止,魏小纯感到浑身颤栗。

可恶的男人强了她不算,且嚷嚷着三年前他们还生过孩子,一想到与他牛头不对马嘴无法沟通,魏小纯恨不得把宫御从床上踢下去。

除了这一招,她根本想不到任何解恨的办法。宫御身边保镖如林,别说是手握利刃去伤害他,怕是连碰到他衣角的机会都不可能产生。

“最好是不留疤。”眯着眼宫御冷着嗓音喝道。

这男人有病吗?好端端为什么要伤害别人,眼前叫丹尼尔的男人明明很温柔,哪像他像暴龙似的,脾气差又容易动怒。

双手抱臂,丹尼尔温柔的笑着。

“啧啧……细皮嫩肉的小美人儿身上留了疤,心疼的不是你吗?”他漂亮的丹凤眼微眯。

语气透着恶作剧的调调,一点也不怕得罪眼前的宫御。

他们不仅仅是好友关系,更是生死之交,可以说这世界上除了丹尼尔,没人受得了宫御的古怪脾气。

“你好滚了。”皱着眉,宫御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就这小子废话多,说话真会挑时间,偏偏挑在他和魏小纯发生矛盾的关键时刻。

耸耸肩,双手一摊,丹尼尔慵懒的冷哼道。“滚这个动作难度系数太高,我天资愚钝,不如御亲自给我示范一下?”

房间里的气氛从凝重转变成诙谐,魏小纯不敢置信的打量着眼前说笑的俊美男子,他的帅气与宫御是不同的,丹尼尔的帅仅限于阴柔美,与高大的体型恰恰相反。

当宫御趁着英俊的脸,凶狠的目光朝丹尼尔投去的时候,他识相的撇撇嘴。“真是不禁逗,动不动就爱生气。”

很快,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俩。

静谧的卧室能清楚的听到呼吸声,魏小纯蹙着黛眉,伤口被包扎后药水渗透骨肉,疼痛在不断的蔓延。

“本来打算你要是乖乖招供了就放你回去读书,现在看来没必要了。”宫御冰凉的话音不带温度,如凉水扣在她的头上浇熄了所有的希望。

该死的,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被她给毁了。

越想越气,魏小纯分离的挣扎起来。“你不是想知道我给你生的孩子在哪里吗?”

半眯着眼眸,宫御的眼神透着危险的讯息,他的大手攥住魏小纯纤细的皓腕。

“你从开始就撒谎?孩子在哪,说……”大手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宫御的眼神变得可怕极了。

好似要将魏小纯生吞活剥,他从没想过第一个,第一次违抗他命令的会是眼前这个看上去微不足道,毫不起眼的女孩儿。

“孩子当然在我知道的地方。”哼……她绝对不会向恶魔妥协,绝不。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