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暗恋成婚 第884章 血染过的路

作者:卿可归字数:2020更新时间:2017-01-11 10:10:23

天不遂人愿。

可,天不遂人愿。

之前盼着宝贝儿快点来,不来,如今希望他晚一点到身边,就来的快。

是她刚搬来南城的第三天。

这一天下雨,久雨初晴后又下了大雨,还下了很久,是从昨个半夜开始一直到今天,现在是十点多了,还没停,阴沉沉的天空时不时划过刺眼的闪电,响起骇人的炸雷声。

季子默的心里有些不安稳,她站在窗前,看着那天空划过的闪电,耳中听着那炸雷声和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心里莫名有些不安,总觉得是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一般。

“呼。没什么事情发生的,别想太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季子默,不要乱七八糟的想。”

在房间里面来来回回的走了几个圈之后,季子默坐到沙发上,然后开口,自言自语般的开口,是安慰自己,是想要自己平静下来,然而没什么卵用,反而越发的没法平静下来,整个人焦躁的不行。

要做点什么才能够平静下来?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平静下来?

季子默的视线在屋子里面着急的巡视,企图找到一些能够让她平静下来的办法。

看电视?

视线落在电视机上的时候,脑海里面划过这个想法,于是季子默急切的将电视机打开,可才堪堪一打开,看到屏幕上的东西,季子默立马如看到鬼一般的将电视关了。

是什么呢?

那一眼看到的是什么?让季子默如看到鬼一般的画面是什么?

除了是与顾疏白与颜欢相关的还能有什么?

真是不长脑子,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不过就是躲这些东西,如今自己还巴巴的凑上去,呵,真是脑子进了水,真是脑子有毛病!

他和她要结婚了,原来是真的要结婚了,婚礼就在今天,几个小时之后。

虽然关上了电视,但电视里面的画面,那些内容已经入了季子默的眼,虽然也是只看了那么一眼,也是够了,原因么?无非是对于他的信息,她始终接收能力极强。

真是要命,要命啊,为什么要看这些,现在难受了吧,现在痛苦了吧!又难受,又痛苦了吧!

季子默手扶着头,不断的摇晃,那眼睛里面也迅速的积攒了湿润,然后一滴一滴的掉下来,顺着她激烈的摇头的动作。

他真是爱她,如今季子默也是相信了,那个男人是真的爱那个女人,她的姐姐。

她啊,跟了他那么些年,连孩子都替他怀了,还打过一个,却是没婚礼,他们之间连个婚礼都没有,甚至领那结婚证书都是迷迷糊糊的,心里都没有过什么感觉,没有什么记忆,他给她的,最后的感觉只有痛,利落,离婚时的利落,这些深深的刻印在她的心头。

而颜欢呢!如今他给了她一个婚礼,说给就要给,一个盛大的,引人瞩目的婚礼。

呵呵,这样的向全世界宣布的姿态才是爱一个人吧?

他是真的爱她的吧!

难受,太难受了。

简直是比死更难受。

然而上天一点也不怜悯她,她已经这么难受了,它还要来逼着她,还要赐予她恐怖,痛苦。

来了,她的宝宝要来了。

肚子忽然开始疼起来,一波一波的痛感从肚子传来。

这是孩子要出生的讯号。

之前季子默看过很多有关于这一方面的书籍,因为她身体的原因,她需要格外的注意,而且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了,所以季子默一下子就是知道了。

无助。

深深的无助感涌上了季子默的心头。

之前说过的她可以,到如今,这一天真正来临,还是这样的档口,她深爱的人要和别人结婚,她为了躲避他结婚的消息藏到这里,一个没有医院,只有小诊所的偏僻地方。

她,不可否认的,感觉到了无助。

还有恨意,她这么难受着,他却是要另娶她人,美人在怀,幸福着。

可,又怎么样?

恨着又怎么样?

他都不爱她,她的恨意又有什么所谓呢?

会死吗?

疼痛感很重,季子默觉得自己的思绪都开始有些不清楚了,她视线定在前方某一点,脑海里,思绪乱飘荡着。

她在想她会不会死?

会不会她今天就要死在这里?和她的宝宝?

有那么一瞬间,季子默觉得就算了吧!

要不然就这么算了,就死了,和宝宝一起去到另外一个世界,没有他的世界。

却下一个瞬间又觉得不甘愿。

都撑过来了,怀胎十月,她撑过来了九个月,如今宝宝就要出生,她干嘛要放弃,为什么要放弃。

新的生活啊,那么美好的生活啊!这个世间除了爱情还有别的,再说她也不是就不会再有爱情了。

说不定还会遇到对的人呢?

再者,为什么她就要在这里死去,孤独而凄惨的死去,他就在那边幸福快乐着。

为什么要这么大的区别!

不,她不要这样!

一股力量忽然的从身体的某一处涌了出来,季子默一下的从沙发上面站起来,然后往外面走,要生孩子,要把宝宝带来这个世界上,以后她要幸福,带着宝宝一起,非常幸福的过下去。

就靠着这么一口气,季子默走出了房门,下了楼,一路往镇上的小诊所过去,现在这个情况要先去诊所,万一有奇迹呢,尽管很渺茫,已经到这一步了,顾不得其他的。

诊所离这边并不遥远,但是对于此刻的季子默来说,每一步都非常的艰难,每一步都非常的痛苦。

从家门口出来,走到大街上,便淋了雨,雨水和合着泪水一起往下落,哦,对了,还有羊水,羊水已经破了。

“救救我,救救我!”

“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要撑不住了,真的要撑不住了。

可要撑住啊,一定要撑住,就这样咬着牙,一边的哭着,一边的喊着,季子默撑到了诊所门口。

后来,季子默再回头看这一条路,真的觉得,这一生,除了爱顾疏白那一条路最长,就是这一条路了。

被雨水,眼泪,羊水,血水冲刷,染过的路。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