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暗恋成婚 第880章 重头戏前夕

作者:卿可归字数:2045更新时间:2017-01-06 22:33:16

夜司彦望见男人脸上的绝对决绝,终于不再多说什么,他转身出了门,按照顾疏白的要求,去找那个女人,那个和季子默一模一样的女人,那个她的姐姐。

走出去的每一步都异常的艰难,想到顾疏白所经受的一切,想到他对季子默的爱,想到每走出去一步,就是将他们两人拉远一点,就痛苦不堪,就异常艰难。

对了,还有一点要说,到这里,还有一点要说明,是彼时夜司彦他们已经是知道了全部的事情,就所有的顾疏白隐瞒下来的事情,虽然不多,但全部都是重点,而他们全部都已经知晓了,知道之后也不知道是该说这个男人是傻还是愚,大概这些都不该冠到他的身上,最该的应该是一个爱,爱他们四嫂爱到极致,爱到犯傻,犯蠢,失去理智。

而如今还在犯傻犯蠢。

却又是不得不这样。

他们都知道,已经等到极致了,这几个月下来,他们知道,已经是等到极致了,顾疏白再等不起,他的身体,他的心,这并不是说他不爱季子默,相反,是更加的爱,也就是因为更加的爱,所以等不起,哪怕是他如今已经做了手术,不会因为胃癌死去,但他的身体并不因为动了手术就变好,只要季子默一天不回来,他这身子就不会变好,甚至会差下去,会越来越差,直到生命终结,心也是,身体不行,心更加不行,每多等一天,他的心就多受一天的煎熬,也是快到一个极致,而身体和心的双重痛苦下,他们知道他快要撑不下去,整个人仿若到了油枯灯灭前夕。

就这样做吧……至少的呀,是有一个看到她的机会,对于此刻的四哥来说,看到要比看不到要好,没那么痛苦,毕竟啊,前面还有一个六年,他们的四哥不是第一次失去四嫂。

到这里,夜司彦又真真的是想怨一怨季子默,怨她如此狠心,可又是能够理解!四嫂也经历了不少的事情,也确实被伤到极致。

万种事,外人明,身在局外的人明了,身在局中的人难猜透。

这边夜司彦着手去找颜欢,让她来见顾疏白,商量结婚的事情。

那边,另外一个男人则还是在找,像是那一年的顾疏白,死都不放弃的,出动所有力量的在茫茫人海里捞一个人。

这里,不得不说向北阳是幸运的,他不曾被逼迫,还有找的时限,而顾疏白没有时间,因为那样找一个人的机会和时间,他已经用在了六年前。

不过彼时向北阳和顾疏白倘若换了一个位置,那么他会选择和顾疏白一样的做法吗?

或许是会的。

对他们而言,看不见季子默比看见她,而她不属于自己更难受,更何况,离去的她身上还有病,压根不放心她在外漂泊,如果能早知道她的消息,付出什么,他们都愿意。

刚刚说向北阳是幸运的其实还轻了,应该说他很幸运,更加幸运。

因为……

南市,连着下了几天雨后,总算放晴,天湛蓝似海,云洁白无瑕,还有太阳,日光虽然不烈,但已经足够,至少是有蓝天白云太阳,比那被浓浓雾霾笼罩的魔都、京市要美多、舒服多了。

某家酒店的总统套房,正朝着门的是一整面落地窗,彼时窗帘被完全拉开,整个城市的风景及天上的阳光全然能收进来,一个人面对着窗坐在单人沙发上,他闭着眼睛,并不去看那城市的风景,好似不感兴趣,他头微微仰着,这模样倒仿若是在感受,感受这晴天的、阳光的气息,在他坐着的单人沙发旁边摆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摊放一叠散乱的纸,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字,当然,也有不同的,在这一叠纸的最上面摆着的那一张,上面赫然是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女人。

“二爷。”正这时,套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有人走进来,站在沙发上坐着的身后喊他。

“有消息了?”听到来人的声音,向北阳侧了侧头,开口,声音里面有着完全能察觉,没错,并不是不能察觉的,而是完全能察觉出来的期盼。

来人虽然唤向北阳一声二爷,但并非是他自己的人,是好友的人,派过来协助他,是个外国人,而外国人身形向来是高大的,更有向北阳此刻是坐在椅子,他是站着,两人气势上该是相差着半截,也该是威廉胜,但是并未,向北阳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倨傲尊贵之气要重。

“是。”威廉半弓着身子点头,“这是那边的人拍下的照片,请二爷过目。”威廉说着,递出一叠照片。

向北阳伸手接过,眼微微往下垂,入目的便是一个熟悉的人儿的样子,除了看起来,脸比之几个月前瘦了之外没有变化,还是他爱的她。

他指腹按压在照片上,声音微哑“准备一下,启程过去。”

“是!”威廉点头,但是并没有马上的离开,而是还在等待着,等待着向北阳是否其他的吩咐,或是他允许他离开,得得到他允许之后,他才能离开。

“你先下去吧!”向北阳挥挥手。

“是!”威廉这才恭敬的应一声,弯腰躬身往后面退几步,转身离开。

在威廉离开之后的房间很静,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若不是那个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有着轻微的动作,那么这个空间里是寂静而无声的,他将威廉递上来的照片摊开摆在膝盖上,轻轻慢慢的翻动着。

不过才几张照片,他却是埋头看了一个下午,直到太阳缓缓落下去,透明的落地窗映出这个城市的夜晚,霓虹闪烁,喧闹而繁华,他方才抬头,罢休。

他转头,便是面对着满目的繁华,他缓缓的闭上眼睛,许久睁开,又垂下眼眸,半响,他白皙修长的手指有了动作,捏住摆在膝盖上的照片,小心翼翼仿若珍宝,然后他从椅子上起身,他转身往屋子里面走,房间里漆黑一片,他一步一步走过去,修长挺拔的身影一点一点儿的被黑色吞没。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