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暗恋成婚 第874章 一身戾气

作者:卿可归字数:2052更新时间:2016-12-31 20:36:2

她现在会在做什么?

顾疏白抬眼看了下前方的楼,目光锁定在有她的那一层,心里暗暗想着她会在做些什么。

这个点,是应该在吃早餐了吧?向北阳会做一些什么吃的给她吃?

他们没有下过楼来,他在这里守了这么多天,从来没有见他们之间的谁下过楼来,每天只有一个阿姨在这里跑上跑下,他知道,那是给他们送菜和水果,一些生活用品的。

这样完全不出门是为了什么?

是躲他吗?

知道他天天的在他们家楼下守着,为了不见他,所以天天的就是不出门?

在家里不闷吗?她不是这么坐得住的人,当初怀着宝宝的时候,不是给他闹着要出门去玩。

还是说,那只是和他相处在一块的时候,在和向北阳在一起的时候,她没想着往外面跑,每一天,只要在那个男人的身边,她就会觉得很开心?

他那么的伤害了她,她确实难以对他再有太深的感情,之前那些情深会不会消,顾疏白不知道,但他知道,之后她对他了没什么太多的情绪了,纵使是有,她也会压住,否则的话,她怎么会和他提出离婚,那么果决的对他扔出离婚协议书?又那么果决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听说,除了依靠时间的流逝之外,还有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她会这么快的就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吗?和向北阳?

向北阳那个男人,倘若不是站在情敌的角度,他无疑的是欣赏他的,军中猛将,皮相不错,家世与他也差不多可以媲美,更重要的是,他爱她,他完完全全的爱着她,向北阳对她的那种感情,顾疏白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深,以前好像是就是想过这样的问题,觉得两个人的感情是不具有可比性的。

可,不具有可比性,具有同一性,比如说,他愿意为她付出生命,他爱她如生命,那个男人也是,顾疏白敢笃定,向北阳亦是爱她如生命,这就是所谓的同一性。

所以呢,她会不会对他心动,在她从他这里受到这么重的伤害的时候,另外一个男人出现,对她好,给她宠爱,温柔,她会不会直接的一头扎入他的怀抱?

他和她分开之后,她和向北阳在一块儿,他们两个人是怎么样过的?他们每天干什么?说什么?晚上又是怎么度过,这个时间,他们又是在做什么,向北阳会给她做什么吃的,会不会还喂她吃?她有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喜欢吃,然后一脸满足的对他笑,夸奖他?

忘记了所有他带给她的伤痛,只记得向北阳,和他在一起十分的快乐,开心?

不能想,顾疏白一直告诉自己,要克制,不能想这么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忍不住,总是忍不住去想,每时每刻,每分每秒,然后快要疯了,真的是快要疯了,只要一想,就恨不得立马的冲上去,把她从那一间和别的男人一起生活的屋子里面拉出来,把她狠狠的吻住。

无数次想她和别的男人怎么怎么样,无数次的想马上把她带回自己的身边,无数次的感觉到恐慌害怕,又无数次的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他们之间,谁也取代不了,他是她的,她也只会是他的,无数次的遏制住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理智而冷静的面对现在所有的事情,安排所有的事情。

可,真的快要精神崩溃。

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濒临崩溃。

两种相反的情绪反反复复的拉扯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他真的差不多是要疯掉了。

顾疏白低垂下头,将头瞌在方向盘上,然后用力的去砸,想要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些,让自己再理智一些,理智与疯狂对抗,疯狂的对抗,谁占了上风?一定要让理智占上风,否则的话,很多事情,又会变得不可控制,还有她,也不一定能回来自己的身边,如今已经推开,就顾不得让她先回来,处理好一切的事情,扫清一切的障碍,能保护她的生命,要等到那时候才行的。

“砰砰砰!”

顾疏白又是将头砸在方向盘上,狠狠的砸了几下之后,才算是保持住了冷静,他抬起头来,而一眼,却见了方才在脑海里出现的人物,向北阳,他正朝着他车这边走过来,脸上表情有些愤怒,懊恼,还有阴沉,这样外泄情绪,在这个男人身上,少见的!

顾疏白不由皱起眉头。

下一瞬间,脸色沉下来,他想到了季子默,与他差不多,能让向北阳这个男人皱起眉头,脸色大变,情绪外泄的人,只有她,而这会儿,他清清楚楚看到向北阳一个人朝着他走过来,没有见到她,那么是怎么回事?

顾疏白立马的推开车门下车。

“出事了!”

向北阳看到顾疏白从车里下来,他便是开口,纵使还没有完全的走近,两个人之间还有一些的距离!

“什么意思?”

顾疏白的心猛然的往下一沉。

“她不见了。”

向北阳说到这四个字时,脸色更加阴沉,而眼里的懊恼、愧疚之色也有,但这不是对顾疏白,他又不是受他所托,照顾她,他的愧疚,懊恼只对自己,对季子默!

但他受了顾疏白一拳,在他这话落下来的时候,顾疏白迎面就是给了他一拳。

“够了吗?还是还要打?要打,等找到她之后再打!”

向北阳并没有还手,这一拳虽然来自顾疏白,但他也受着,至于原因,不需要多说,反正是因为季子默就对了。

他抬起手擦了擦嘴角的血,然后冷静的开口。

“她是被人带走的,带走她的人你应该比我更加熟悉,所以找她,我需要你的帮助!”

这里,其他什么都不消说,比如他派了多少的人守着她,诸如此类,都不需要说,因为结果就赤果果的都是摆在这里,人不见了!其他的就都不重要了!

所以,向北阳也是言简意赅的,只把重点都给说出来!

顾疏白抿了抿唇,然后一身戾气的转身,上了车子,驱车飞速离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