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8章 我来!

作者:锦夏末字数:3055更新时间:2017-01-05 18:37:17

千夏的眉心皱着,似乎做了什么令人难过的梦。

原本打算起身的赫连七眉心也是一皱。

他的朵朵,就连睡觉,都这么不开心吗?

“朵朵,只要你忘记过去的事情,以后,我一定会让你开心、快乐。”他疼惜地伸手去抚平她眉心的褶皱。

可无论他怎么抚,千夏依旧紧紧皱着眉。

这梦,得是有多难过?

赫连七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捧住她的脸,然而刚一碰到,千夏便抓住了他的手腕。

“对不起!不是我、我不是故意把你推下去的。”

“朵朵……是我。”

“对不起对不起……”千夏不停地说着对不起,眼泪一颗又一颗地落下来。

赫连七想要帮她擦干眼泪,却是一直擦不完。

“我不想推你的。我不要推……我真的不推……”

千夏不住地留着眼泪。

赫连七终于忍不住,伸手推她:“朵朵,你醒醒……别哭了。”

然而后者依旧紧闭着眼睛,却是泪流不止。

“朵朵?”

又叫了几声,千夏只是紧皱着眉,虽然没有再继续哭喊,但是眼睛还是紧闭着。

他终于发觉不对劲,伸手去探她的额头。

光洁的额头处却是滚烫滚烫的。

瞬间,赫连七的脸色变沉,起身喊道:“人呢?!来人!”

很快佣人们听到响动,连忙跑了进来:“七爷!什么事?”

“去叫医生过来,还有,先弄一条湿毛巾,你们小姐发烧了。”

“啊?发烧……我们马上去!”佣人们慌乱地跑开了,房间里重又只剩下赫连七和千夏两个人。

赫连七一边替她捏好被角,一边自责道:“就应该拦着秦姨不能让你碰酒的。都怪我……下次不会了,你相信我,下次我一定不会再让你碰酒!”

仿佛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赫连七将手心握成了拳状,手背上青筋显现。

“热毛巾来了。”女佣将热毛巾叠好,要放到千夏额头上。

然而半途就被赫连七拦住:“我来。”

女佣惊了一惊,连忙递过毛巾,退到一边去了。

在以前,就算是秦简生病了,赫连七也只是看一眼就走的。而如今,却要亲手照顾起生病的秦小姐。

果然爱情的力量能够改变一个人啊。就算是一座冰山,原来也能被捂成水滴。

看似冷漠的七爷,其实只是对自己不在意的人冷漠罢了。

“七爷,需要在医生来之前量一下体温。”有佣人进来,拿着一根温度计说道:“药箱里只备了这种老式的体温计,所以得让小姐夹在腋下。”

“我来。”依旧是这两个字。

赫连七拿过体温计,替千夏夹在腋下,又用被子将她的手臂盖好,用手轻轻按着被子,免得她乱动。

动作之仔细和轻柔,令人咋舌。

五分钟后。

赫连七拿着体温计左右转动着看,不多时,他皱眉,转身看向站在一旁候命的佣人,开口询问道:“这个怎么看?”

他看不懂体温计……

佣人尴尬一笑:“七爷,我来看吧。”

恰好这时候医生到了。

“体温三十八度二,腋下温度还得再加零点五,快三十九度了。”医生说着,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千夏,道:“物理降温是没有用了,我直接给小姐打个退烧针吧。到时候小姐会出汗,得把汗都擦干。出了汗之后,就会好了。”

“嗯。”赫连七点了下头,退开一步。

长这么大,他还没有发过烧,不知道发烧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滋味。但看着千夏紧皱着眉头的样子,他知道一定难受极了。

次日。

窗外阳光正好,蝴蝶在花丛中欢快地扇动着翅膀。

有一只蝴蝶扑腾着飞到窗口,佣人连忙走到窗边将窗户合上了。

“能给我倒、倒杯水吗?”

略显沙哑的声音响起。

佣人一惊,连忙转身,欣喜地说道:“小姐,您终于醒了。我去给您倒水,您也饿了,我叫人给你端碗粥来,得喝点清淡点的才是。”

佣人说着,匆忙走出了房间。

千夏只觉头有点晕,身体也有点发虚。

等双手支撑着床面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的额头上铺着一块热毛巾。

再看房间的地上,摆放着一盆热水,里面还有一块毛巾。

她这是……发烧了?

千夏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头晕感才一点点地消散。

佣人端着水杯进来,正巧看到她在揉太阳穴,便自告奋勇道:“小姐,您头晕吗?我来给你按摩一下吧。”

佣人的按摩手法很好,千夏觉得整个人都慢慢舒张开了,那种刚才有的头晕感也在渐渐消失。

“小姐您饿了吧?粥马上就端过来,厨房那边一直准备着呢。”

“嗯。”千夏点了点头,问道:“现在、几点了?”

“已经是下午一点了,七爷都走了好久了。”

“七爷?”千夏皱眉,不由得问道:“他、去哪里了?对了,我昨天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就发烧了?”

“为什么发烧,这个嘛……我也不好说。”佣人斟酌着字句道:“发烧这种东西总是有源头的,您体质本身不太好。不过,真是羡慕您呢,七爷昨晚照顾了您整整一夜。这不,要不是为了赶飞机,估计现在都还照看着您呢。”

千夏沉凝片刻,不知道该说什么。

赫连七总是很照顾她的,只是她没想到,会对她好到这个程度。

“您打过退烧针后出汗了,我们帮您擦汗,七爷避讳着到外面客厅去了,到后半夜我们以为七爷已经走了,没想到就一直在卧室门口站着……”

佣人还在继续说着,千夏却只觉得心里压力更加沉重。

她很感激赫连七,但是,对赫连七永远不会演变成男女之间的喜欢。

也……不会嫁给他的。

所以,赫连七对她越好,她心里反而越沉重。

“小姐,粥来了。”有佣人敲了敲门,手里端着一个托盘。

没闻到香味时,千夏还不觉得饿,这一闻到粥的香味,肚子顿时就叫起来了。

佣人掩嘴偷笑:“快给小姐端过来。”

千夏尴尬一笑,按住了肚子。

喝完粥,她还想要再喝一碗,却被佣人拦住了。

“小姐,您烧刚退,不适宜一下子吃太多。您要是还饿,咱们过一会再吃,不能吃太急了。”

千夏满头黑线。

以前生病,病好后养父都会带她下馆子,想吃多少吃多少。可是到这里,成为每个人口中的大小姐之后,这日子怎么还越过越悲惨了呢?

她正准备恳求佣人再多让她喝一碗,卧室的房门被敲响。

有佣人急急忙忙地走进来:“小姐,吴爷来了。”

“他、来看我的吗?”没想到蜈蚣平时对她没什么好话,看到她生病了,还是挺关心她的嘛!

“恐怕……不是这样的。”佣人低垂着头,怯怯地说道:“吴爷让您……五分钟内穿戴整齐,出去见他。”

“啊?”千夏错愕地瞪大眼睛。

“你还要四分四十秒。”客厅传来蜈蚣的声音。

千夏整个人有些发懵,但还是手脚并用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

“这吴爷怎么回事……我们小姐病还没好完全,这还敢让小姐出去见他?”有佣人替千夏抱怨,手上给千夏穿鞋子的动作不敢慢一分。

“他仗着自己是秦姐的左右手,就敢欺负到小姐头上了。等秦姐回来,小姐,你就跟秦姐打小报告。”

千夏苦笑了一声,没作答。

昨天喝酒之后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问佣人也是含糊其辞的,但是喝酒之前的事情她可记得一清二楚。

蜈蚣,是以后负责她训练的人。

虽然不知道秦简到底为什么非要训练她,但她隐隐觉得,不会是不想让她丢自己的脸这么简单。

“你还有十秒。”蜈蚣的声音再度从大厅传来。

“马上好了!”佣人加快了替她系鞋带的动作。

终于,她在蜈蚣规定的五分钟时间内收拾好了自己跑到了大厅内。

“昨天的事情,还记得吧?秦姐让我负责训练你。”

“嗯。”千夏点了点头,“记得。”

“那么,我们今天就算是正式开始了。”蜈蚣从沙发上站起来,用审视的眼神看着她,道:“这身衣服不行,换了。”

千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短裤短袖加上一双运动鞋,很正常的打扮啊。

难道是要穿上礼服?

“换上这个!”

她还在诧异,蜈蚣扔了一袋衣服到她面前——袋子里是一套迷彩服。

千夏撇了撇嘴角,心里有些不满。刚才她穿衣服的时候,就该把衣服给她啊。

蜈蚣的声音再度响起:“三分钟。”

千夏一慌,拿着衣服就要往卧室走。

然而她刚一转身,一只手突然出现,拦住了她的去路。

并且在她有反应之前,直接抢走了她手里拿着的迷彩服。

“这东西是什么?!”happy紧皱着眉头,满脸满脸都是对迷彩服的嫌弃。

“你是什么人?”蜈蚣不满地瞪着happy。

happy冷哼一声,直接将衣服扔在了地上,一脸高傲地说道:“我是朵朵小姐的专用造型师,你又是什么人?”

“一个造型师而已,什么时候轮到你跟我说话了?朵朵小姐,你还有两分钟。”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