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7章 欺负回去!

作者:锦夏末字数:3149更新时间:2017-01-04 18:59:37

千夏垂头挠了挠头发,似在思量秦简说的话是对是错。

但是很显然,她已经动摇了。

“去吧,我的乖女儿。别人欺负你,就应该加倍欺负回去。这才是做人的基本准则,不是吗?”秦简的声音近乎蛊惑,她似乎已经摸到了醉酒后千夏的习性了。

首先,不能对她来硬的,跟她硬碰硬是没有好结果的。所以,只能用哄小孩似的方法去哄她。

千夏茫然地点了点头,脚步缓缓向前移动。

被欺负了,就要加倍地欺负回去,这是做人的基本准则。

她要欺负回去。

对!

千夏坚定了步伐往前走,在走到那女人的背后时,那女人也学聪明了,对许千夏说道:“朵朵小姐,我知道错了。求你原谅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既然秦简求饶被原谅了,那么她也跟着求饶好了。

女人满脸泪痕,眼中满是忏悔之意。

秦简刚要用眼神警告那个女人别乱说话,千夏却在她有所动作之前对着女人说道:“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嘛?”

秦简顿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千夏会原谅她。

抱着趁热打铁的心态,秦简连忙补充道:“乖女儿,你说的很对。这种人,根本不配被原谅!”

千夏微微扬起下巴,继而……

抬脚,重重踢了女人的小腿一下。

女人一时站立不住,疼得跪到了地上。

秦简的表情微愣住。

她还以为许千夏会把这个女人推下去。

“妈妈,我做的好吗?她踢了我一脚,我踢回她一脚,公平了!”千夏弯着眼睛傻乎乎地笑着。

“只是……踢回去一脚而已吗?”秦简脸色的表情显得很僵硬。

只是踢一脚回去的话,这种程度,完全是不够的。

她要的,是以十倍百倍的伤痛,报复回去。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赫连七拉开秦简,伸手抱住了千夏,反手轻拍着她的脑袋,“你已经很棒了,真的。”

“很棒,那我能去睡觉了吗?我好困啊……”千夏说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看起来很疲惫。

赫连七注意到她的眼睛里满是细小的红血丝,这样一番折腾,她似乎的确疲惫到了极点。

“好,我带你回房间睡觉。”赫连七说着,再度拍了拍她的脑袋,直接搂着她走了。

这一次,秦简没有拦着他。

两人走后,蜈蚣看了一眼那还跪在地上没有起来的女人,走到秦简身边问道:“秦姐,这个女人……要怎么处理?”

那女人一怔,连忙匍匐着爬到了秦简面前,揪住秦简的裙角道:“秦姐,求求您……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是看着sunny姐的份上,也求您绕我一命啊!”

女人痛哭流涕地求饶,脸上的妆容已经全花了。

秦简嫌恶地瞥了她一眼,蜈蚣立即上前将女人拖开。

“什么玩意儿?!还敢碰秦姐,弄脏了秦姐的裙子,让你死一把次也不够的!”

“等等——”秦简微一抬手,走上前道:“你是sunny的人?”

“是是是!”女人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连忙道:“我是sunny叫来服侍七爷的。秦姐,求求您,饶了我这一次吧!以后我愿意给秦小姐做牛做马!”

如果是刚才她一心求死,那么现在,她心中又燃起了想活下去的希望。

“sunny叫你来服侍小赫,可是你大概至今都没有接近过小赫的身吧?你既不能替小赫排忧解乏,又不能让小赫在生理上接受你,那么你说,你活着……有什么意义呢?”秦简说话语气虽然平淡,但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的人毛骨悚然。

“我……只要您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努力接近七爷……”

“嗯?”秦简眼睛一眯,眼底有寒光略过:“如今小赫已经是我家朵朵的准未婚夫了,你竟然还想着接近他……”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女人连忙改口:“我一定、一定会尽心照顾七爷和秦小姐,绝不敢有私心。”

“照顾他们的佣人多的是,不少你这一个。来人啊,把她给我扔出城堡。鳄鱼们也许白天没有吃饱。”秦简说着,微微一抿唇,转身打算离开。

“不——秦姐!您饶了我一次!我可以告诉您,跟沧澜有一腿的那个男人是谁!”

秦简的脚步微顿,显然是对她说的有兴趣。

沧澜就是被千夏不小心推下楼梯,却意外小产的女人。

大家都以为那女人是因为怕受到折磨才咬舌自尽的,其实那女人是为了保护跟自己苟且的男方。她那一死,相当于死无对证,就算是赫连七再想查也是查不到的。

秦简微微侧过头,目光落在那女人身上,开口问道:“是谁?”

“我也不知道名字。我就知道,是负责晚上时间给她站岗的。”

在城堡,但凡是有点身份的人,在晚上时房间门外会有人负责站岗。

只是没想到给沧澜站岗的,站着站着站到了床上去。

这件事要是被传出去,别说赫连七了,就算是她的脸也没地方搁!

“你说的……可信度有多高?”

女人连忙举起右手发誓:“可信度百分百!我发誓,那都是我亲眼看到的,绝无半点虚假!不信,您可以抓那个男的问,一问就知道了!”

想当初,她还借这个勒索过沧澜几次。

就是她今天脖子上戴的绿宝石项链,都还是从沧澜那里要过来的。

“你举报的很好。”秦简满意地微微颔首。

“那……那你可以绕我一命吗?”女人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自己的语气冲了秦简不高兴。

“饶你一命?”秦简微微挑眉。

“对对!”女人练练点头。

“呵——我只是夸你举报的很好,但没答应过你说出来就会放了你。”

女人的面色瞬间变得煞白:“不——”

蜈蚣明白了秦简的意思,挥了挥手:“你们两个,把她丢出去喂鳄鱼。确认人死了才回来。”

“是!”

“不——秦简!你这个整容的老妖婆!你不得好死!”

许是知道自己再无活着的可能,女人大喊大叫着咒骂起来,很快,人被拖走,但老远还是能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咒骂声。

“不知死活的女人!”蜈蚣低啜了一声,转身走到秦简面前:“秦姐,已经很晚了,您早点回房休息吧。”

“我以为……换了张脸,时家的人就再也认不到我,也找不到我了。没想到,就连时城一个毛头小子,都能这么轻而易举地找到我……”秦简的脸上,难得露出迷茫的神情。

“秦姐,你别听那个女人乱说。那是她知道自己死定了,所以故意想气一气您。您要是生气了,就……”

“我还没无聊到跟这种人生气。”秦简微叹了口气,道:“最后去确认一遍我明天的行程。这次你就不要跟我出去了,小赫会跟我一起。你就留在这里,好好训练朵朵。”

“是,属下一定会尽心尽力,等你们回来,保证让你们看到一个全新的……”

“话别说太早,你也看到了,那孩子跟一般人不一样。”说到这里,秦简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如果早知道许千夏会成长成今天这样,那当初偷渡时,无论如何危险,也会带上她。

“您放心,配合两位医生的治疗,朵朵小姐完全蜕变指日可待。”

“说到那两位医生……他们的后路断了吗?”

“您放心,双方的家人都在我们控制之内,不定期我会向他们透露一点家人的消息,好让他们有所忌惮,能更加尽心地替我们治疗朵朵小姐。”

“嗯。”秦简点了点头,抬脚离开。

“秦姐……”蜈蚣欲言又止。

秦简停了停脚步,侧头看他:“还有什么事?”

“没……就是,我不跟着您,您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您……最好还是少……”

“够了!闭嘴!”秦简的脸色瞬间变差,转身就走。

蜈蚣抓了抓自己头发,继而将假发给扯了下来。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听那个丫头的,真的找了顶假发戴上。他更是疯了,才会胆大包天让秦简少注射点会让人产生幻觉的“那种东西”。

……

房门被敲门,女佣们连忙上前开口。

赫连七抱着千夏直接往卧室走去。

“天哪——小姐怎么了?”

“好像是喝醉了……我闻到了酒味。”

“是吗?我怎么没有闻到?我们现在要进去帮忙吗?”

“你可别去。别一不小心当了电灯泡,我看我们啊,还是到门外守着吧,有需要七爷会叫我们的。”年纪最大的佣人一副“你们什么都不懂只有我懂”的表情,率先走出了门。

其他佣人们纷纷效仿,跟着走了出去。

倒是happy,从头到尾都拿着一本时尚杂志专心致志地研究着,除了赫连七进门的那一刹那外,他眉头都没有抬一下。

布置温馨的卧室内,赫连七将她轻柔地放在了kingsize的床上,在她旁边,是一只比人还要大一些的玩偶熊,看起来憨厚可掬。

赫连七看了一眼那玩偶熊,微微皱眉,紧接着,毫不犹豫地用一只手撑在千夏身侧,另一只手则是伸手将熊的眼珠子给直接挖了出来。

谁能想到,那熊眼珠子后,居然装着一颗微型的摄像头。

不用想,除了秦简自己,没人敢在秦朵朵这里安摄像头。

“别走……”千夏突然伸手,搂住了赫连七的脖子。

赫连七的手还半举着那个已经宣告报废了的摄像头,就那么僵硬地半俯着身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