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且把深情共白首 第322章

作者:乔西字数:6276更新时间:2017-01-11 14:05:01

周旭尧公司几个项目都出现了些问题,都是陆禹行在背后捣鬼,这些是吴石告诉她的。

商场上的尔虞我诈秦桑也懂,只是那些事情她都不太关心,她手头上虽然还有盛兴集团的股份,不过她已经完全不管盛兴如何了,秦有天生前也不希望她被那份家业所连累,因此她也很看得开。

大概就是从来不缺钱,也并不曾想成为什么大富豪,她真的是个挺容易满足的人,只要生活平稳,真没什么大不了。

但是周旭尧不同,秦桑不想他为了自己搞得身败名裂,那样的罪名才是她最承担不起的负重。

至于所谓的恨,这种情绪太过沉重了,她不想背着这种枷锁生活一辈子,再者,其实周旭尧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她去痛恨。

若他像袁东晋把陈眠逼得在地狱走一趟那样对待她,也许她真会恨,可是没有,而且在一起的时候,除了让她感到失望和难受,似乎也算不上很大的错。

仔细想想,似乎真没什么人值得她去记恨,不管是他还是陆禹行,又或者是凌菲,至多就是反感的程度而已。

周旭尧的眸色黯淡了下去,莫名的情绪让他开始犯烟瘾,伸手探入口袋,然而刚要掏出来,又放弃了,因为秦桑和孩子都在。

老实说,听完秦桑的言论,周旭尧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了,深深的无力感,就好像双腿深陷在泥潭里,越挣扎越逃不开。

她当真是他的魔障。

沉默了片刻,他看着她,淡淡的道,“你打算怎么解决?跟他在一起?还是打算跟他讲道理?”

“那是我的问题,你无权过问。”

“桑桑,”周旭尧的眼底没有任何的涟漪。低沉的嗓音很寡淡,“我不会阻止你跟他在一起。”

秦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搁在膝盖上的双手,手指微不可觉的轻轻卷曲,绯唇蠕动了几下,还没发出声音,男人黯哑的声调又徐徐响起,“不过,你能带着孩子跟他在一起吗?”

他笑了笑,眉眼冰凉,“你应该很清楚,陆禹行绝对无法容忍这个孩子呆在你身边,如果你付出的代价是见不到孩子,也愿意吗?”

女人黑白分明的瞳孔骤然一缩。脸色苍白了几分。

“你好好想想,如果你觉得那样也无所谓,那么我不干涉,由你自己解决。”

话音落下,他起身。

秦桑盯着他的高大的背影离开,一言不发。

从秦桑那出来,周旭尧给k打了个电话,“还没有消息吗?”

他自然是不可能放任秦桑胡乱犯蠢,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抢在她傻乎乎跑去见那个男人之前,把秦扬给找回来。

电话那端的k沉默了几秒,“还没有。”

周旭尧的声音沉冷了几度,“我一会就回去,希望我下飞机的时候,能得到肯定的答复。”

……

陆禹行挂了电话,转身就看见跟秦扬跟秦桑有几分相似的五官,一瞬间有些晃神。

“小叔叔,我饿了。”

陆禹行回神,随手把放进口裤袋里,淡淡的问道,“小扬想吃什么?”

“汉堡包!”

秦扬其实也是到了石隅岛上生活,才有机会吃到汉堡包这种在普通不过的东西,还是邻居的孩子小湘给他买的。

仅仅吃过三次,他就牢牢记住了这种食物,好多次都跟秦桑说要吃汉堡包,可秦桑不允许。

虽然秦桑不会做饭,但是对饮食却不会马虎,尤其是关系到秦扬。乱七八糟的东西不会随便让他碰,汉堡包这些催化速食,秦桑更是不会让他碰。

所以听到陆禹行问他的想法,不假思索的就说了出来。

陆禹行却皱了皱眉头,沉吟了几秒,“你自己再玩一会儿,我给你做汉堡包。”

秦扬高兴的点头如蒜,笑容很灿烂,“好。”

秦扬的笑容跟秦桑很像,一下子就把陆禹行的注意力给吸引去了,陆禹行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直到他转身坐在了地毯上,陆禹行才缓缓走进了厨房。

其实陆禹行对秦扬的感情谈不上很深厚,若不是因为秦桑。他大概是连眼神都不会多给一个,然而秦桑离开港城那几年,他却时常抽时间去看秦扬,大概,仅仅是想从秦扬的身上找到秦桑的一点影子而已。

而现在照顾他,也是因为秦桑。

陆禹行已经换好了衣服,他边往厨房里走,便解开袖口的钻石纽扣,把袖子挽到了手肘处。

他已经很少下厨,一方面是由于工作繁忙,他没时间,另外一方面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没有下厨的必要。

从冰箱里拿出所需要的材料放在流理台上,不管是清洗还是刀切,动作都十分的干脆利索,与他的人一样,丝毫不拖泥带水。

他自然是做不出外面买的汉堡包,只是煎了一个鸡蛋,烤了一块肉,然后用两片烤热的吐司夹在一起而已。

只是卖相还不错,而且他烤的肉味道很好,秦扬吃得很满足。

把秦扬喂饱后,陆禹行回房简单的冲了个澡,把自己身上的油烟味去掉,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对秦扬说道,“小扬,我还有工作,你自己乖乖在家,不要出去,我晚上回来的时候给你带汉堡包,还有,给你买画笔和画纸,在姐姐过来接你之前,你也能画画。”

“真的吗?小叔叔会给我带?不能骗我!”

“嗯,不骗你。”

秦扬拉过他的手,陆禹行不怎么喜欢被人触碰,一下子就甩开了。

“小叔叔?”秦扬困惑的看着他,“我们拉钩……”

客厅里明亮的光线也遮掩不住男人眉宇之间的阴霾。

陆禹行敛住眸色,压住心底微末的烦躁感,小拇指跟秦扬做小学生才会玩的拉钩誓言。

末了,他又交代了秦扬,“桌子上有饼干和面包,如果饿了,你就自己拿来吃,乖乖等我回来,知道吗?”

秦扬点头应声,“好。”

陆禹行出门,与前两天一样,把秦扬独自一人关在了房子里。

……

盛兴集团总裁办公室。

席助理推门而进,看见陆禹行站在落地窗边寂寂的抽烟,“陆总,你让我吩咐人买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陆禹行淡淡的嗯了一声,“放下就好。”

席助理犹豫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陆总。是你带走了少爷吗?”

方才他吩咐他去买的东西,是一些画画用的画笔,以前也买过,都是送给秦扬的礼物,所以席助理肯定,秦扬一定是被陆禹行带走了。

男人缓缓转过身,眼神温漠的看向席助理,薄唇噙着冷漠,淡淡道,“席助理,这跟你的工作无关。”

席助理还是选择把话说出来,“陆总,你这种行为是属于犯法的,还是把少爷送回去吧。若是事情闹大了,会有很大的麻烦。”

陆禹行眉眼阴鸷淡漠,薄唇抿成直线,冷冰冰的两个字,“出去!”

“陆总……”

男人的眼底色温度愈发的低,仿佛视线就能把人挫骨扬灰,“别让我说第三遍,出去!”

与其说是惧怕他的冰冷和阴鸷,倒不如说是担心他的精神状况,席助理知道,再刺激下去,也情况也许会更糟糕,只能闭上嘴巴退了出去。

办公室里只剩下陆禹当独自一人,他转身踱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把已经抽完的烟蒂摁在烟灰缸上碾熄,又重新点燃了一根新的,继续抽。

凶猛的抽了几口,头疼的感觉愈发明显,眼前也有些模糊,他甩了甩头,然后俯身弯腰打开了茶几下的抽屉。

抽屉里面放着好几个瓶瓶罐罐,都是药物,他一个一个拿出来旋开,分别把里面的药丸倒出来,大小不一的几颗药,他一把扔进了嘴巴里,连水都不喝,直接吞了下去。

把药瓶放好之后,他直接在沙发上躺了下来,闭上了泛着红丝的眼睛,温漠的眉宇轻轻皱着,有一层层的疲倦落下来,阴柔的五官看着很是憔悴。

放下工作,他就忍不住的想秦桑,闭上眼睛,她的脸更是清晰可辩。

本想缓一下头痛感,但是躺在沙发上,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吃了药的缘故,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明亮的光芒从落地窗洒进来,铺了一室,陆禹行在昏沉的睡眠里,梦见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席助理从办公室里退出来之后,叹了长长的一口气。

冯秘书见状,淡淡问道,“怎么了?陆总又生气了?”

席助理一笑,“他若是跟楼下那几位少爷一样乱骂一通发泄,我反而觉得不可怕。”

可怕的是,那种把情绪深藏起来的人,他们要么沉默,要么爆发,而显然,陆禹行已经到了爆发的边沿。

“我也觉得陆总现在越来越可怕了,”冯秘书有感而发,“记得小姐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常常跑来公司吵吵闹闹的,陆总虽然表现得不耐烦。表情也是冷冰冰的,但没有现在这么阴沉。”

席助理笑了笑,不说话。

他现在就在想,要不要跟秦桑聊聊。

……

下午时分,周旭尧再一次踏进了秦桑的房子,客厅里,保姆正在给孩子喂牛奶,抬头看见他,开口打了招呼,“先生。”

周旭尧站在一旁,低头看了看孩子,尔后淡淡的问道,“她人呢?”

“太太还在楼上睡觉。”

本打算回去港城告知她一声,既然还在睡,也就作罢了,“我要回去港城,她醒了你跟她说一下。”

保姆闻言,以为他是跟秦桑在怄气所以要走,开口劝说,“先生,太太她只是心情不好,并没有什么恶意,这个时候她肯定需要人陪伴,你这样走了,她会更难过。”

周旭尧和秦桑都算是脾气蛮好的人,起码还没有对她这个当保姆的乱发过脾气,但怪就怪在,着两个人凑到一起。好的时候极好,一旦吵起来,就连面都不见,也真是难懂。

周旭尧没有跟保姆解释,只是淡淡的说道,“桑桑和孩子就麻烦你照顾,她如果有什么不对劲,记得马上告诉吴石或者联系我。”

“我会的。”

……

今天的港城的天气不太好,下着大雨,周旭尧从机场出来其实才六点钟,但是天色已经全黑了。

k在机场大门外面等候着,周旭尧坐上车,他马上就开口,“老大,好像已经找到了秦扬的下落了。”

“好像?”

“在北区港大附近的公寓,太太以前住的那个公寓里,陆禹行回港城以后都住在了那里,但是没有见过秦扬出入的身影,不过这天天陆禹行下班都很早,而且前两天中午还回来了一趟,所以我们猜测秦扬可能是被关在里面,现在已经让人盯着了。”

陆禹行极少数会那么早下班,现在失踪了几天再回来,工作肯定会很忙,他反而按时下班,这就令人不得不怀疑,毕竟秦扬需要人照顾,所以他这种异常才会使人在意。

周旭尧眼眸讳莫如深的微眯。薄唇言简意赅地说道,“开车,直接过去那里。”

雨势有越下越大的趋势,机场通往市区内的路有些堵,开了一个多小时才抵达目的地。

k安排监视观察的人在秦桑之前所在公寓的正对面的房子里,周旭尧推开门,裹着雨水的潮湿走了进来,“怎么样?有发现了吗?”

那个男人手里还拿着望远镜,转过身汇报,“有看到人影,但是因为窗帘都拉上了,所以不知道是不是太太的弟弟。”

周旭尧从他的手里把望远镜拿了过来,站在窗户边上,按照手下的只是找到了那个房子的窗户。

房子里的灯亮着,由于窗帘遮挡,里面的一切都瞧不见,“陆禹行回来了吗?”

“没有,据说他去参加应酬了。”

把秦扬一个人关在房子里还去应酬?

周旭尧皱了皱眉头,放下望远镜,在一旁的椅子上随意坐了下来,“让跟着他的人回来,不用跟了。”

那手下不解,“老大?”

k淡淡的开声,“陆禹行已经发现他了,让他回来吧。”

陆禹行本身就是个警惕的人,被跟了这么多天,想不被发觉挺难的,继续跟下去。一定会遭罪。

然而还是晚了一部,在那个手下正要联系上人,k的电话已经先响了起来,他抬眸瞟了一眼周旭尧,然后接通,那边传来了一道低喘痛苦的声音,“k,我被陆禹发现了……”

“你伤得严不严重。”k温漠的打断了他接下去的话,淡淡的问道,因为有吴石的例子,所以被陆禹行下手的话,应该伤得不轻。

那边默了默,惭愧的说道,“我自己无法移动……陆禹行已经离开了……”

“不用管他。你人现在在哪里?”

“皇庭会所的地下停车库。”

“在那等着,我让人过去接你。”说完,他切断了通话,“陆禹行已经发现我们的人,他现在大概是往这边回来,要过去确认一下房子里那人的身份吗?”

“你去调几个人过来,我过去确认。”周旭尧长腿交叠,有条不紊的说道,又看了眼那个手下,“你去把手上的兄弟送去医院。”

“明白。”

k依言开始用联系人,抬眸间不经意的瞥向了窗外,一瞬间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定睛一看,只看见黑夜的雨幕里,那个公寓里有明火在摇曳。

一向冷静的k,声音也破了调,“老大,公寓那边着火了!”

周旭尧一顿,徐徐转头,幽暗的瞳孔骤然一缩,下一刻,他蹭的从椅子上弹起来,“马上报警!”

话落,他已经一阵风似的从k的面前闪了过去,门被甩出一声巨响,房子好像都震了震。

周旭尧冲进瓢泼的大雨中,以最快的速度往对面的公寓跑过去,公寓的大门外。已经站了很多人,大部分都是为了自身安全从公寓里逃离撤离的人,而大门里还不停有人慌张跑出,场面有些混乱而吵杂。

周旭尧不加思索的拨开人群走了进去,带搭乘电梯直接上了楼。

k这边报了火警,又联系了人过来,便赶过去找周旭尧。

因为是这公寓是一单元两住户型,而陆禹行当初给秦桑选房子考虑到安全和环境问题,把两户都买了下来改造成一户,所以这个单元只有秦桑居住。

电梯门刚打开,空荡荡的走廊,隐隐能感觉到一阵热气冒出来,还有浓烟。

由于刚才淋雨,周旭尧身上的衣服已经全然湿透。正好方便了他。

把外套脱下来,捂住嘴?走过去,房门是紧锁的,显然现在敲门无用,破门而入也不现实,唯一能打开门的办法就是通过输入密码,或者等陆禹行赶来。

从门缝的冒烟的浓度判断,等陆禹行这个办法同样行不通。

周旭尧站在门前,低头盯着输入密码的位置,忽然想起了什么,手指快速的摁了几个数字——秦桑的生日。

果然就听见了嘀一下声响,他不假思索的推开门,伴随着一股热浪扑出来的浓烟,呛得他的眼睛一片模糊。房子里更是看不清,隐约能看见一些明火。

“小扬!”他边往里面走,边叫着秦扬的名字。

客厅里没人,他转身直接就上了楼,幸而房间不多,他一间一间找过去,终于再推开第三间的时候找到了秦扬。

浓烟里,只看见秦扬倒在了角落的地板上,身体蜷缩着咳嗦,周旭尧疾步上前,碰到他的瞬间,却发现他全身都在都得厉害,“小扬,别怕!”

秦扬的眼睛已经被浓烟醺得眼泪横肆。被精神上的恐惧支配着,感觉有人靠近他,不停得挣扎往后躲避,同时发出叫声,变得十分抗拒。

这种情况下,最重要的就是先逃命,周旭尧显然没办法再顾及太多,把衣服披在秦扬的头上,将他裹住,用了粗暴的蛮力制服住他的双手,直接扛起来就往外面跑。

因为秦扬的不配合,短短的一段路好几次都差点摔倒。

唯一该庆幸的是这套公寓的装潢所用材料安全系数比较高,这个时间里还不至于成为一片无法逃忙的火海。

周旭尧带着秦扬逃出了公寓,为了安全起见,并不打算搭乘电梯,而选择从安全通道的楼梯那边下去。

结果由于他吸进了不少浓烟,秦扬又受惊的厉害,下楼梯的时候秦扬挣扎幅度太大,脚下一晃,直接踩空,两人一起摔倒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

晚上九点钟。

秦桑在浴室洗澡,她的响了一遍又一遍,保姆听见声音,拿起走到浴室门外,“太太,你的一直在响。”

门里传来了秦桑的声音,“谁打过来的?”

“是先生。”

秦桑泡在浴缸里,张开眼睛,淡淡的说道,“不用管。”

她现在的脑子乱成了一团麻线,一个个死结错综复杂,不想跟他说话。

“但是已经响了很久,先生找你也许是有急事。”

秦桑犹豫了一下,从浴缸里起身,随手扯过浴巾裹住身体,光着脚打开了浴室的门,“给我吧。”

保姆把递了过去,她接起,嗓音寡淡,“有事吗?”

然而,里面传来的声音并不是周旭尧,而是k,“太太,老大出了意外,现在在医院。”

秦桑一怔,心跳漏了半拍,莫名的一阵紧张划过她的心头,呐呐的开口,“他怎么了?”

“我们找到了关押秦扬的地方,结果房子忽然起火了,老大去救他受伤了。”k并详说,因为有些细节他也不是很清楚。

秦桑的脸色唰的白了一层,有一股寒意从她的脚底猛地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冻得她整个人都僵住,声带也仿佛被割断了,一时间无法发出声音。

良久,她声音沙哑,“伤得严重吗?秦扬呢?有事吗?”

k的语气很沉凝,寡言的他总结性的回答了秦扬的问题,但不详尽的描述隐隐的令人觉得不安,“老大的头部受伤出血,手也骨折了,秦扬没有什么大碍,轻微的擦伤,不过他的精神很不稳定,医生已经给他打了镇定剂。”

秦桑的手微不可绝的颤抖着,声音也透着掩盖不住的惊慌,低声道,“我现在就回港城。”

k自然是很乐意听到她这个决定,“我让容助理给你订机票。”

“好。”

挂断电话,秦桑也顾不得自己身上就裹着一条浴巾,直接从浴室里走了出来,“阿姨,我现在要回港城,我让吴石明天也带你回去,今晚孩子就麻烦你照顾。”

“太太,是出什么事了吗?”

秦桑抿唇,言简意赅,“周旭尧找到小扬了,不过他受伤了,我得过去看看。”

保姆一惊,“受伤了?很严重吗?”

秦桑做了一个深呼吸,“我也不知道。”

k说的很含糊,具体的伤势也没说,但听语气是挺严重的,头部……偏偏就是那么重要的部位。

秦桑不敢往深处想,她也害怕,怕他真有什么三长两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