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且把深情共白首 第321章(修)

作者:乔西字数:6366更新时间:2017-01-11 13:06:48

港城。

盛兴集团里。

席助理再一次拨下了陆禹行的手机号码,话筒里传来的,仍然是机械化的关机提醒女音,一向临危不惧的他,急躁得几乎要把电话给砸落。

陆禹行忽然就失去了踪迹,电话关机,家里没人,他会去的几个地方也都找过了,就是找不到人影。

唯一剩下的可能性,他去找秦桑了。

犹豫了几秒,席助理从抽屉里翻找出前段时间调查到的关于秦桑的资料,找到了她的电话号码,拨了下去,可是,响了很久,无人接听。

办公室的门响起,席助理整理了一下情绪,沉声道,“进来吧。”

推门进来的是陆禹行的另外一位得力帮手冯秘书,“怎么样?联系上陆总了吗?”

席助理摇头,抬手捏了捏眉心,声音很疲倦,“没有。”

陆禹行失去消息第三天了,若是一直这样下去,董事会那些人肯定会对他有很大的意见,甚至会危机他现在的地位。

“小姐那边呢?有问过吗?”

“小姐的电话无人接听,”席助理淡声说道,“我去石隅岛一趟,公司的事情就麻烦你。”

冯秘书点头,“好,有什么消息记得联系我。”

……

周旭尧直接搭乘了最近的一班飞机去南城,登机之前再一次拨了秦桑手机,仍然是无人接听,便改为给伯母打了电话,“阿姨,桑桑人呢?她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先生,太太也出去找小扬了,她没有带手机出去。”

秦桑急匆匆的出门,手机就扔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保姆也是刚刚才看到。

“好,我知道了,等她回家了麻烦你照顾好她。”

“我会的先生。”

结束了通话。周旭尧又联系了k,吩咐他去办事。

一直到了晚上差不多十点钟。

秦桑拖着疲倦的身体回推开了家门,保姆看见她回来,连忙迎了上去,“太太,你回来了,怎么样?有找到人吗?”

秦桑摇头,微哑的嗓音恹恹的,像是生病了一般,问保姆,“孩子呢?”

“小少爷刚喝完牛奶,已经睡着了。”

奔走了几个小时,秦桑的腿酸疼的有些麻木,像是灌了铅。每一步都很沉重,挪到沙发边上坐了下来。

保姆瞧得出她很累,也不说话,默默的去厨房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太太,不用太担心,小扬不会有事的,你还是先歇会儿,我去给你热点吃的。”

秦桑从南城回到家的时候还没吃完饭,保姆正在厨房里给她做,结果还没做好就跑出去找秦扬了,这么晚了什么都没吃。

秦桑接过杯子,淡淡的说道,“不用了,我没胃口。”

“太太,不吃饭是不行的,你现在还要照顾小少爷,多少吃一点?”

轻抿了几口温开水润了润喉咙,“我现在真的什么都吃不下,没事,一会饿了我再吃,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

“太太……”保姆还想劝说些什么,秦桑已经把杯子搁在茶几上,“我也很累了,想洗个澡睡觉。”

说罢,秦桑扶着沙发起身,扶着楼梯扶手走了上去。

简单的冲洗了一下。秦桑去看了看孩子,然后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

从机场往码头赶的时候遇到交通事故造成堵车,所以周旭尧赶到石隅岛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半。

保姆给他开了门,“先生。”

周旭尧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问道,“桑桑呢?她怎么样了?”

保姆看了看他的脸色,“太太的脸色不怎么好,而且今天晚上什么都没吃,这会儿已经睡下了。”

秦桑说过不准让周旭尧踏进这个房子,不过目前特殊时期,保姆也顾不上那些命令,她觉得只有周旭尧才能安慰秦桑了。

周旭尧直接上了二楼,她的卧室关着门。里面的灯也熄灭了,他抬手试着开门,咔嚓一声推开了一条缝,她没有反锁。

犹豫了几秒,周旭尧还是选择走了进去,脚步放得很轻,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房间里因为窗帘没有拉上,所以有皎洁的月光从窗户投射了进来,微弱的银色光芒铺在干净的地板上,剪出一片小小的亮点,驱散了些室内的黑暗。

周旭尧没有开灯,小心的踱步至床边站定,微眯着眼睛盯着床上半响,适应了房间的暗沉以后,隐约能瞧见趴在床上的人,她甚至连被子都没盖。

从接到吴石的电话开始,他就一直觉得不安心,这会儿见着她好好的,悬在空口的那块大石,终于落了下来。

站了好一会儿,他慢慢的蹲下身,趴在床边沿上,低头凑近了几寸。

如此近的距离,能看清她的脸,忍不住用手指撩开她凌乱掉落在脸颊上的短发,就在此时,她原本紧闭的双眼,倏地睁开。

漆黑的眼眸很大,盯着人会心头发慌,周旭尧的手也猛地顿住,与她四目相对。

房间里很静谧,仿佛进入了真空状态一般。

须臾,周旭尧薄唇微掀,声线很温柔,“还没睡着?”

他说着话,微热粗糙的指腹落在她的脸颊上,深邃的眼眸在昏暗中带着不易察觉的宠溺怜惜。

“嗯。”秦桑一动不动,就那样继续趴着,半边的脸埋在枕头里,甚至没有理会他的亲密动作。

“不用担心,小扬不会有事。”

秦桑不说话,好像是在看他,又好像不是,眼神似集中又似散涣,周旭尧蹙眉,“桑桑?”

她阖上了眼睛,微哑的嗓音淡淡的呢喃着,“要是小扬出了什么意外,我要怎么办?怎么跟我爸爸交代……”

鼻子酸酸的,眼角溢出了一串冰凉,止不住的眼泪浸湿了枕头。

看见她无声的哭泣,周旭尧的心脏就好像被人拿着锤子狠狠砸了一记,钝钝作痛,眉宇上的皱褶更深了。

秦扬和她的感情很深厚,所以秦扬对她有多重要,他自然再清楚不过了。

秦桑就好像是陷入了一场梦魇里。手无意识的攥紧了被子,渐渐的就哭出了声音来,细细的抽泣,哭得很伤心,整个人都透着一种脆弱。

周旭尧见状,直接坐上床边沿,把她拉起来,搂着她的肩膀把她抱进了怀里,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发顶,低声柔和的慰哄,“秦扬不会有事,我答应你不会让他出事,别哭了,嗯?”

人在脆弱的时候总希望可以被给予关怀。可以被人温柔相待,所以秦桑没有推开他,反而觉得他身上的味道让她觉得安心。

秦桑其实很害怕,陆禹行已经不是她记忆里的人,她发现他变了,变得很可怕,上次看见他的露出那种近乎于偏执的眼神,就隐隐觉得他不对劲了,这会儿秦扬被他带走,也不知道会演变成怎么样。

所以从秦扬不见的那一刻开始,她心底就被恐惧侵蚀,可是她又不敢哭,怕黎姐她们会愧疚,还会担心她,于是一直都憋着,忍着。

这会儿被周旭尧温柔的对待,就好像一下子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地方,终于忍不住了。

她揪着他身上的衬衫,不断地抽泣着,而周旭尧大掌顺着她的背轻轻安抚,让她发泄。

等她哭完,情绪也平缓下来以后,他用手把她擦了擦眼泪,低声问道,“饿不饿,阿姨说你晚上什么都没吃,我下去给你做点吃的,嗯?”

她动作迟缓的摇头。

“听话,你这样会把身体搞坏。”他理解她的难受,可很担心她会这样精神消靡拖垮身体。

秦桑还是没吭声,只是小幅度的,轻轻的点头。

周旭尧这才伸手打开了灯,“走吧,我们下楼。”

秦桑低着头,穿鞋子的时候脚上有明显的刺痛感,轻轻的抽了口气。

周旭尧敏锐的捕捉到她的微末的气息,“怎么了?”

她盯着自己的脚,细声沙哑道,“脚好像破皮了。”

石隅岛的路虽然有修整过,不过到底不是大都市,那些小路很多都已经出现了坑洼,凹凸不破的还有很多碎石细沙,秦桑出门的时候走得很急,忘记了换鞋,穿着拖鞋便跑出门了。

那样走了几个小时,她的脚多处都被磨破了皮,刚才洗澡又沾了水,这会儿伤口开始痛了。

周旭尧单膝跪在地上,大掌扣住她的脚踝,抬起她的脚,果然就看见原本白嫩的脚丫有几处明显的伤口,周围已经开始红肿了。

皱着眉头,眸底划过淡淡的暗流,什么都不说,直接把她从床上抱了起来。

秦桑明显被这突入起来的动作吓了一条,“周旭尧?”

他抱着她往门外走。“家里有医药箱吗?”

“有。”搬过来的时候,秦桑跟着重点阿姨学做一些简单的菜,结果笨手笨脚的总是把自己弄伤,阿姨就给她备了医药箱。

客厅里,保姆还没睡,看见周旭尧抱着秦桑下楼,“先生太太。”

周旭尧淡淡的吩咐道,“阿姨,把医药箱拿过来给我,你再去做些吃的。”

“嗳!好的!”

把秦桑放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看她一眼,“伤成这样怎么也不说?”

她纤细浓密的睫毛颤了颤,唇抿起,低低淡淡的说道,“刚才不觉得疼。”

事实上,她是根本就没什么感觉。

保姆很快就把药箱提了过来,交给了周旭尧,“先生,你吃过晚饭了吗?需不需要给你也做一些?”

“还没。”

“那我多做一些。”保姆说罢,转身进入了厨房。

周旭尧把秦桑的脚搭在茶几上,动作温柔而小心的帮她清理伤口,“如果很疼的就说出来。”

白炽灯从头顶落下,把男人深邃的轮廓照得柔和,秦桑盯着他看得出神,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讲真,现在要找一个待你好待你温柔的男人真的很难,不管再过去还是现在,男人这种生物骨子里都喜欢唯我独尊。大男人主义很重,很没品的认为女人对他低头哈腰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想要他对你俯首称臣,简直天方夜谭。

所以周旭尧在这一方面,可以说是无可挑剔了。

起码她嫁给他以后,他都做得很不错,现在亦然,给了她很大的安慰。

秦桑轻轻的开口,“你不是在港城吗?怎么会在这里?”

周旭尧挑眉,她的反射弧也够长的,居然到现在才问这种问题。

“吴石给我打电话了,”他没有看她,“不放心你,所以就过来了。”

听到这句话,秦桑心底被触动了一下。

他的动作很熟练,消毒擦药贴上创可贴,很快就好了,“陆禹行的目的是你,所以他现在不会对小扬怎么样,你不要自己吓自己。”

秦桑绷着声音,“他现在的情绪不稳定。”

“小扬?”

“陆禹行,”秦桑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若是像上次那样,他会吓着小扬。”

“小扬的事情交给我,我会把他带回来,”周旭尧侧过脸,看着她淡淡开腔,“所以你答应我。一定不能自己偷偷去找他。”

比起秦扬,他更担心这个女人会犯蠢,对陆禹行言听计从。

秦桑错开目光,没有说话。

他握住秦桑微凉的手,“桑桑,你相信我,我不会让小扬出事,所以你什么都不用做,我会处理,嗯?”

秦桑有些生气的甩开他的手,“周旭尧,小扬是我的弟弟,让我别管他,你觉得可能吗?换做是你,你做得到吗?!”

“桑桑,你冷静点。”

秦桑闻言不但冷静不下来,反而拔高了声音,“你让我怎么冷静!他现在到底在哪里我都不知道!陆禹行想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不是你亲人,你当然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

周旭尧的脸色阴了阴,声音也略微僵硬,“桑桑,救人之前首先要确保自己的安全,这是基本。”

秦桑情绪上来,便有些失控,说话也不经大脑,“基本?像你这种冷血虚假的人,大概永远都不会明白亲人到底有多重要,毕竟当初你为了明哲保身。就对季以旋的事情视而不见,我哪能指望你会全心全意的帮我找弟弟,等你出手,也许我弟弟都没了!”

周旭尧倏然变了脸,眉宇上浮着淡淡的戾气,但是他没有跟秦桑争辩,抿着薄唇沉默了片刻,嗓音寡淡的说道,“时间已经不早了,你吃完东西早点休息,我先回去,有什么事情再叫我,晚安。”

末了,不疾不徐的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客厅里,秦桑呼吸有些急促,胸口起伏不平,怔怔的看着他背影消失的方向,良久都回不过神。

保姆已经把饭菜热好,走出来想让他们过去吃,结果就正好听见了秦桑的那一番指责的话语,也捏了一把冷汗。

“太太。”

听到声音,秦桑回过神,眼神有些迟钝的散涣,惘然的应声:“怎么了?”

“可以吃饭了。”

“好。”秦桑把脚放下来,想要穿鞋,却发现鞋子不见了,这才记起刚才是他抱她下楼,所以鞋子在楼上的卧室里。

“你等一下,我怕马上去给你拿鞋子下来!”

不等保姆上楼,秦桑把她叫住,“阿姨,不用了。”

她光着脚,踩着冰凉的地板就往餐桌那边走了过去,保姆见状,一时也无言。

餐桌上放了两人份的餐具,秦桑想起了周旭尧刚说他也还没有吃饭。

从港城到这里,飞机需要两小时,然后机场到码头,再加上轮渡的时间,按照他的出现的时间算起来,应该是一听到消息就从刚刚那把赶了过来。

连饭都顾不上吃。就这样奔波劳碌,都是因为她,可是她刚刚都说了些什么?把他那样气走了。

虽然他没发作,但是他确实生气了。

要把他叫回来吃饭吗?

秦桑想了又想,还是算了吧,反正他饿了会自己找吃。

她捧起碗,低头喝汤,却什么味道也感觉不到。

保姆见她把汤喝得差不多,去给她盛饭,盯着她无精打采的样子,纠结了一会,还是忍不住说话,“太太……先生他还是很关心你的,你出去找小扬的时候他就打电话过来问你的情况。还从港城那边赶过来,连饭都没吃就跑去看你,那是担心你,当然也是担心小扬……可是你刚才那些话,说的有点过了……”

秦桑的脸色更难看了一些,吞咽的一口饭却好像生吞了一口鱼刺,全部卡在喉咙那,咽不下去,梗得难受。

确实有些过分,毕竟他现在跟她已经离婚,他完全没有义务和责任出手帮忙,但却做到了这种程度。

她不领情反而对他吼,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但是听到他让她别管秦扬。她当下真的忍不住,那是她的亲弟弟,她怎么可能不管呢?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可是,现在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道歉。

……

大家都在找陆禹行,却谁也没有消息,而陆禹行实际已经带着秦扬回到了港城,住在秦桑曾经的公寓里。

而周旭尧的心情也很不到,一直阴沉着一张脸,冷冽得让吴石他们都不好受。

两天后,秦桑手机来显出现了一串似曾熟悉的号码,她接听,男人低沉的嗓音徐徐灌过来,“桑桑。”

仅仅两个字,秦桑已经知道他是谁。“陆禹行,你把小扬带去哪里?马上把他送回来!”

“他很好,你不用担心。”陆禹行语气平淡的与平常无异,又说了一句,“小扬,跟姐姐说话。”

那边很快就换成了秦扬的声音,“喂,姐姐吗?”

秦桑听到秦扬的声音,眼眶忍不住发热,“小扬,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不舒服?会不会难受?”

一连串的话轰炸过来,秦扬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她,“姐姐,你在哪里?小叔叔说你有事忙,那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秦桑抓着手机的力道一点点加重,咬了咬唇,淡声安慰他,“小扬要乖乖的,姐姐很快就去接你了,知道吗?”

“好。”

“你把电话给小叔叔,姐姐有话跟他说。”

秦扬把手机递给陆禹行,“小叔叔,姐姐要跟你说话。”

“是我。”

“你想怎么样?”秦桑绷着声音,掺杂了怒气。

短暂的沉默,“回来我身边。”

“陆禹行,我可以报警告你绑架,你信不信?”

“我信,”陆禹行声音很淡漠,也很笃定,“但是你不会。”

秦桑闭了闭眼睛,觉得心口囤积了一股闷气,呼不出来,沉不下去,堵得难受。

陆禹行很了解她,笃定了她不会选择报警,因为报警大张旗鼓引起骚动,会刺激到秦扬,那样的结果她不要,所以到现在为止,她都在等着着。

她痛恨死了陆禹行。

“我在港城等你回来。”话落,他不等秦桑开口,直接切断了通话,秦桑回拨过去,均被他拒接。

周旭尧坐在秦桑的对面,他今天穿了一件烟灰色的衬衫,暗沉的颜色把他阴郁的脸衬得愈发冷郁,脸上面无表情的,幽淡的眸光仿佛会看透人心,见她结束了通话,淡淡启唇,“他跟你说了什么?”

秦桑抬眸看向他,“那天晚上对不起,说了一些过分的话。”

其实她一直想要跟他道歉,只不过这两天他却一直没有再来过她家,也不知是在生她的气还是在在忙,秦桑也抹不开面子去找他,没想到他今天会上门,偏巧陆禹行在这时候给她打电话。

周旭尧淡淡睨着她,脸色缓和了几分,还没出声,又听见秦桑温温淡淡的说道,“不过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你就不要掺和进来了,我不想亏欠你的人情。”

周旭尧薄唇染了浅浅薄薄的笑意,只是眼眸却阴鸷得像是要吃人一般,隔着一段距离,都犀利的似要望进她瞳眸深处,“你是真的因为不想欠我人情,还是想跟他在一起?”

他是真的想要剖开她胸膛,看看在她心理,他的分量到底有多重,还是一丁点位置都没有。

陆禹行毕竟是她喜欢迷恋了十几年的男人,一路见证了她的成长,这些是周旭尧无法比拟的,所以只要是扯上陆禹行,他都没有把握。

活了三十几年,他还是第一次那么嫉妒一个男人,嫉妒得几乎发狂。

尴尬沉凝的气氛瞬间充斥满客厅。

须臾,秦桑笑了笑,笑意不及她温凉的眼底,“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无关,我也没必要跟你报告。”

男人的轮廓极度紧绷着,太阳穴上隐隐可见暗青色的血管,明明已经极怒,却没有爆发,只是低低沉沉的开口问她,“你就真那么讨厌我?还是……恨我?”

最后两个字,又沉又重,几乎是从喉间蹦出。

秦桑的心脏轻微抽搐了一下,“没有,”她温淡轻巧的解释,“只不过你让我觉得挺可怕的,心机深沉的无法揣摩,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不管再好,也总没有真实感,就好像是在做一场梦,没准哪天醒过来,就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只是希望你不要再来插手干涉我的事情了,”她笑了笑,“你的公司已经吃了陆禹行的闷亏了吧,所以停手吧,让我自己解决。”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