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且把深情共白首 第320章

作者:乔西字数:6295更新时间:2017-01-09 11:22:12

从医院回到西井别墅,周旭尧也不再去公司,途中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在谈工作的事情,秦桑也懒得搭理他,反正那是他的公司,他是老板他说了算,即使倒闭也跟她没关系。

下午呆到了晚饭时间,吃过晚饭他仍然是留在客厅里,还打开了电视机看财经频道的报道,一直到了晚上十点钟,秦桑从楼上下来,发现他还没走。

“周公子,已经很晚了,我要睡觉了,你是不是该回你家了?”

周旭尧淡淡的开腔,“我今晚留这里。”

秦桑双手抱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冷冰冰的道:“我拒绝。”

他淡定抬眸,“我担心孩子夜里又会不舒服。”

秦桑溢出一声冷笑,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她沉默了几秒钟,忽然拉住了他的手腕,“你跟我来。”

“去哪里?”

“别废话,来就知道了。”秦桑蹙眉,“起来呀!”

周旭尧狭长的眼眸微眯,从沙发上起身,跟在她的身后往门外走,手腕上传来女人柔软温凉的触感,久违的触碰,让他忍不住心神荡漾。

他盯着她后脑勺,语气低沉,“很晚了,你要去哪儿?”

秦桑忽然顿住了脚步,转过身的时候,原本卸掉妆的脸蛋皮肤白净,唇角盈着一抹温柔妩媚的笑,晃得周旭尧浑身一酥,像是喝了一壶陈年佳酿。醉醺醺的,心跳加速。

然后听见她用异常温柔的声音说道,“你不想独处吗?”

周旭尧哪能禁受得住秦桑这副模样,性感的喉结不由自主的滚动了下,深邃的眸底迸出一道炙热的光芒,声音黯哑,“桑桑……”

秦桑的笑容愈发灿烂,拽着他的手,成功把他带出了大门,下一秒,她忽然就松了手。

肌肤上的温度失去,周旭尧有些空虚,“桑桑?”

秦桑往后退了一步。唇红齿白的一笑,“周公子,路上小心,再见!”

话音落下,在周旭尧回过神时,砰一下用力把门给甩上了,撞击的震感带出一阵风,扫在了周旭尧的脸上。

紧接着听见门内反锁的声音。

周旭尧盯着那扇冰冷紧闭的门,终于彻底明白了她那个笑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就这样被秦桑扫地出门。

屋里的灯光被关掉,整座房子陷入了黑暗,周旭尧转身走到了庭院里,抬头看着卧室的窗户,习惯性的抽了根烟含在唇上,点燃。

窗户边上忽然出现秦桑的身影,她似乎也发现了他的存在,毫无留情的关窗,唰一下拉上了窗帘,连一道缝都没给他留。

上帝给他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关上了窗,赖在这里大半天,最后也不能让他如愿。

……

在港城比原计划多留了三天,她选择周旭尧在上班的时间悄悄离开回到了石隅岛。

虽然仍旧摆不脱周旭尧纠缠,但是在岛上起码不用总对着他那张脸,秦桑觉得清净不少。

只是风平浪静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长,周旭尧开始迷上了另外一种表达方式,那就是送礼物。

开始是送花。起先秦桑还会收,后来看到花店的人过来,连门都不开了,他终于终止了这种无聊的行为。

结果,送花不成,他就送她各种新款的衣服,鞋子,包包,饰品,再之后就变成了各种家具,很干脆的让她成功把那些破旧的家具都更新换代了一次。

现在,秦桑收到了一把车钥匙,而且还是迈巴赫那种死贵的车。

秦桑自幼家庭足够富裕。秦有天对她又宠爱,每个月的零花钱都不少,所以她规划花钱这种事情不太在意,基本上都是看到喜欢的东西就买了,某种程度上,也算得上是挥霍了。

现在跟周旭尧这种行为比起来,她才发现自己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微不足道,起码她目前为止还没开过价值千万的豪车。

时隔一个月,秦桑第一次主动给周旭尧打了电话,“周旭尧,你他妈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此时,周旭尧正在开会,听到话筒里传来女人的骂得顺溜的三字经,英挺的眉轻轻挑起,朝身旁的容旌打了个手势,然而从容起身从会议里离开。

边关上门,边淡淡的开口说道,“桑桑,你是女人,别张口闭口都是脏话。”

秦站在巷子口看着马路边上的车,停在那引人注目,过往的人都忍不住围观,简直就是难为情,“你马上让人过来把这车给我开走!”

周旭尧点了根烟,微眯眼睛抽了一口,一副享受的表情,“车送到了?嗯,他们办事速度还不错。”

“……”秦桑揉了揉眉心,“我让你叫人过来处理掉,我不需要!”

往她家里搬东西也就算了,但是这车显然就是没必要,再者她没有停放它的地方。

“你出门的时候开车比较方便。”

“那也用不着给我这种上千万的车!炫富吗?”

讲真,在这岛上,秦桑表示隔壁黎姐的小毛驴比这两中看不中用的骚包车来得方便多了。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车,我给你换。”

“我让你给我做牛当马骑,你肯吗?”

面对她的恼怒,他很淡定,“给你换成宝马mini怎么样?”

“我不要!”秦桑硬邦邦的开口,语气有些冲,“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烦你不要总往我这送都东西,你消停会儿行吗?!”

秦桑也采取过漠视的行动,他安排人送来的东西她统统不收,结果全摆在她家门口,连巷子的路都给堵住了。

“就是因为没关系,我才努力送礼打算跟你扯上关系。”他波澜不惊的开口,“女人的安全感,不都是先从物质开始的吗?你没安全感,我给你建安全感。”

他居然还一本正经的说道理,这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歪理?

秦桑觉得吧,烂桃花不可怕。可怕是烂桃花对你死缠烂打。

她一直都不乏追求者,但是从来没遇到过一个像周旭尧这样的极品,送礼还不允许你绝收,这跟强迫有区别嘛?

“周旭尧,有你这样追求女人的吗?!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反感!”

他立刻虚心求教,“那你喜欢我怎么追你,你说,我按照你的想法做。”

“……”这男人一定是脑子中毒了。

“一,不准再给我送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不缺!二,别再来烦我!就这样!”

“第一点我可以答应你,第二点你强人所难,我做不到。”

秦桑倏然静默了几秒。尔后轻轻淡淡的问,“你就那么喜欢我?”

周旭尧轻笑了一声,坦荡荡的说道,“不喜欢你我干嘛给你送那么多东西,还得看你脸色讨好你?”

“我怎么就看不出来?”

他轻叹了一口气,“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

秦桑的心结就是在于不信任,对他的所作所为都存在质疑,这让他很无奈。

秦桑白皙的手指勾起落在脸颊上的一缕头发,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凉薄的语气带着几分慵懒,“那你去死了来证明你喜欢我吧。”

“你死了,我就相信你是非我不可了。”她补充道,“在此之前,我?烦你不要再给我制造不必要的?烦,我觉得很困扰。”

“另外,这车你赶紧处理掉。”

总而言之,用礼物来感动她这个办法,是不能再用了。

于是,周旭尧决定有效利用他可以探望儿子的权利,把周末的时间都空出来,每周都飞南城,再去石隅岛。

一个月四次,秦桑觉得可以忍受,他过来也没拦着他不许进家门之类,不过周旭尧很会作死。

这天,周旭尧又美名其曰看儿子,秦桑烦死他,带着秦扬出门去码头那边找小渔店家出海去钓鱼了,把孩子留给了周旭尧和保姆照看。

出海半天,回来的时候周旭尧不在她家,一身汗水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她便去浴室冲了个澡,就在她用毛巾擦身体的时候,浴室的门竟然被推开了。

浴室里还有热气蒸腾,淡淡的朦胧里,周旭尧看见她白里透红的身体,他全身仿佛瞬间被点了穴道一般,钉住门口处,动惮不得。

唯独一双深邃幽暗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连呼吸都忘记了。

秦桑也是傻住,片刻后,一声怒吼响彻房子,“周旭尧!”

与此同时,秦桑从一旁的盥洗台旁胡乱抓到了东西就砸过去,一阵东西的乱响,像是临时来了敌人发动的混战,地板上一片狼藉。

周旭尧不知道被什么砸中了鼻梁,疼得他皱了下眉头,也不管再怠慢,迅速关上了浴室的门,隔着门朝秦桑解释,“我不知道你在里面洗澡!”

秦桑已经被他气得脸色发青。“你给我滚!”

听见动静的保姆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闻声赶了过来,“先生,怎么了?”

周旭尧觉得鼻息有些发热,他捏着鼻子徐徐转过身,“没事。”

保姆盯着他的脸,眼底露出震惊,“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都流鼻血了!”

周旭尧从沉着脸色,捂着鼻子说话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口齿有些含糊,“没事,很快就会止住。”

他这不是热火导致流鼻血,而是被秦桑扔过来的东西砸中鼻子的缘故。

该死的!这个女人现在已经养成了抓到东西就乱砸的坏习惯。

以血的代价换来刚才那一饱眼福的美景,貌似也挺值得,周旭尧默默的想着。

“桑桑又生气了,我先回去,晚点再过来。”周旭尧说着,便越过保姆往外走。

他刚迈开步伐,秦桑已经从里面打开门走了出来,对着他的背影大声道,“周旭尧,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再踏进我家门口一步!”

她的脸上一片潮红,也不知道是洗澡的缘故,还是被气的。

周旭尧不说话,从屋里疾步逃离。

保姆不知道他们怎么又针锋对上。“太太,先生又怎么惹你生气了吗?”

秦桑一口气堵在胸口上,无处发泄,几乎是磨着牙齿道,“阿姨,以后不准再让周旭尧进屋!一步也不许!”

之后,凡是经过秦桑家门口的人都会看见一个牌匾,上面用黑色的字体写着:“老鼠与周旭尧进入死!”

而且,秦桑还在商店里买了几个老鼠夹胡乱地藏在院子围墙边的草地里。

她也是真的了解周旭尧,那个男人真的会翻墙进入她家,很不幸,周旭尧倒霉的踩中过一次老鼠夹,若不是他的鞋子够韧劲,他的脚就该遭殃了。

这件事情也左邻右舍知晓,他们基本都已经认识周旭尧,从此见着周旭尧都会忍不住用老鼠来调侃周旭尧,让他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

周旭尧就不知道知难而退四个字怎么写,不管秦桑态度如何恶劣,他也不为所动的贴上来。

就这样,他进她退,他攻她守,始终绞着,三个月过去了,毫无进展。

——

石隅岛,银白的海滩上有很多人,或者游泳。或者在嬉闹,很热闹。

傍晚五点钟的海风很舒服,陆禹行穿着一身休闲的居家服,靠在海边一块大石上抽着烟,视线落在不远处的秦扬的身上。

秦扬正在和几个小孩子用细沙在堆小山,玩得很投入,看上去比以前要开朗了几分。

一根烟抽完,陆禹行迈开长腿朝秦扬走了过去,脚上的鞋子和裤脚都沾了不沙子,他丝毫不介意。

来到秦扬的身后,“小扬。”

正玩得开心的秦扬听到声音,困惑的抬头,发现是陆禹行,他眼底骤然发亮,语气也带着惊喜,“小叔叔!”

秦扬用脏兮兮的手扒着陆禹行的腿借力站了起来,笑容满脸,“小叔叔你好久没来看我了!”

小时候陆禹行没什么事情的时候,还是会陪着秦扬玩一些游戏,也算是看着秦扬长大的人,而在疗养院的时候,陆禹行也时不时会抽时间过去看看他,陪他半天,所以秦扬对他心无芥蒂。

陆禹行脸上仍然是一片温漠,却抬手摸了摸秦扬的脑袋,“小扬。我来带你回家去找姐姐。”

秦扬很乖巧,“姐姐回家了吗?”

前两天贞贞来石隅岛找她玩,离开的时候又想在南城那边玩一圈,秦桑便带着孩子跟她一起过去了,在南城那边留宿一晚上。

陆禹行敛着眸色,淡淡的应声,“嗯。”

“那我们回去吧!”秦扬主动牵住了陆禹行的手。

一旁和秦扬一起玩的小孩子不敢靠近陆禹行,都怯生生的看着他,见秦扬要跟他走,忍不住叫住,“小扬哥哥,你要去哪里?妈妈说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走的。”

秦扬露出一口白牙,“他是我小叔叔。不是坏人,我姐姐回家了,我要和小叔叔去找姐姐!”

说着,他拉着陆禹行离开了。

……

秦桑在和陈眠电话聊天,陈眠和温绍庭已经搬到了江城后,把新图的工作给辞了,如今再江城被温绍庭软硬兼施的拉到他的公司上班。

陈眠也是到公司上班才知道,温绍庭滥用私权把她安排在总裁办公室给他当助手,她自然不喜欢这种安排,不过温绍庭说他需要一个得力助手,她就留在了总裁室。

结果可想而知,这哪是什么鬼得力助手,基本上就是做着一些实习生的打杂工作,帮他复印资料,整理资料,端茶递水,隔三差五把她叫进办公室每个正经,陈眠气得肺都炸了。

为了不让自己那么空闲堕落下去,陈眠跟温绍庭谈判失败,一怒之下把他撵出了房间,在书房睡了三天,他终于妥协,同意让她按照原先的计划进入了策划部。

秦桑听完陈眠的抱怨,吃着水果漫不经心的道,“照我说,你就是一劳碌命。他那是心疼你,不想让你那么辛苦,你倒好,他一番苦心还要被你冷落。”

人活着应该上进又追求没错,但是陈眠是太过拼了,以前当学生的时候她看着陈眠那个劲头都替她累。

温绍庭喜欢上她这样的女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感想。

“而且你现在是有孩子的人,别成天把精力都花在工作上而忽略了孩子,你爸妈就是因为如此才会造成你这种好强冷僻的性格。”

陈眠淡淡的说道,“放心,我答应过温绍庭,工作和家庭发生冲突矛盾的时候,有限考虑家庭。冷落孩子这些不会。”

“你跟周旭尧现在情况如何?听说他整天往你那儿跑?”

提起这个人,秦桑就没什么好脾气,三言两语的总结,“我现在听到他的名字都烦。”

“他得罪你了?”

“像只苍蝇,一直在眼前飞来飞去,又拍不死。”

陈眠忍不住笑了,“给你个出个主意,去相亲找个好对象,自然而然就能甩掉他了。”

秦桑挑眉,“你之前不是还想帮他来着?”

“那是在你对他有意思的前提下,现在你说烦,那我当然不会再帮他。”

秦桑倒在沙发上,想了想说道。“好啊,你有好对象就给我介绍吧,我相亲去。”

“回头我就给你照青年才俊去!”

秦桑刚想说些什么,黎姐从门口那边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捂着胸口,“桑桑……你回来了……”

“黎姐,怎么了吗?”秦桑爬起来,看着她,“我刚到一会儿。”

刚从南城那边做轮渡回来,还不到一个小时。

黎姐在视线环视了一圈,“小扬回家了吗?是不是你让人过去带他回家了?”

“小扬?我没有让人接他,怎么了?”

黎姐呼吸一顿,也慌了。“桑桑……小扬不见了……”

秦桑怔楞住,“什么意思?”

“我们刚才在沙滩那边,他和孩子们一起玩,结果就被一个男人给带走了,说是带他找姐姐,”黎姐急躁的语速很快,“对了,孩子们说小扬叫那个男人小叔叔!是你认识的人吗?”

倏地,从秦桑的手中滑落,掉在了地板上,她的脸色刷的白了一层,手脚是一片冰凉。

秦扬叫小叔叔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陆禹行。

小扬被陆禹行带走了,他带他去哪里?又想要做什么?秦桑的脑子顿时乱成一团?,无法保持冷静。

而电话另一端的陈眠隐约听到了声音,不是很清晰,皱着眉头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

“桑桑……你没事吧?”黎姐看着她,既是担忧又是愧疚,因为是她带秦扬出门的,现在人弄丢了,都怪她。

秦桑回过什么,喃喃道,“对了,电话……我得联系他……”

她慌乱的找,手微微颤抖的把捡了起来,发现跟陈眠还在通话中,“眠眠……小扬被陆禹行带走,我得跟他联系,我改天再找你。”

她不等陈眠开口,快读挂断了通话,打开拨号页面,手指只摁下了三个数字,之后迟迟没有动静。

曾经那个烂记于心的十一个数字,现在她不管怎么回忆,也记不起来到底是什么,脑子里全是空白。

离开港城以后,她原先的已经丢掉了,换了新也没有存陆禹行的号码,所以她现在想要联系他都做不到。

“桑桑?”

秦桑茫然的抬头,看着黎姐,有些无措的说道,“黎姐,我忘记他的号码了,怎么办?”

沙哑的嗓音哽咽而无助,“他要是把小扬带走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她没能照顾秦有天,现在又要让秦扬担心受怕吗?眼看着秦扬的情绪越来越稳定,如今又要被毁掉,一想到这里,她就无法保持理智。

“你先别急,其他人已经找人去帮忙找小扬了,小扬应该不会跟他离开这里,就是在岛上的某处,可以找得到的。”黎姐安慰道。

秦桑摇头,秦扬对陆禹行是没有心防的,只要陆禹行想带走他,秦扬肯定会跟着他,她太清楚这一点了。

都怪她太过大意,上次之后,陆禹行一直都没有再出现过在她的面前,还以为他是差不多该放弃了,根本就料不到他又会突然出现,而且还是瞄准了秦扬。

“找人,我也要去找他!”

吴石得知秦扬不见后,马上就给港城的周旭尧去了电话通知,“老大,秦扬被陆禹行带走了。”

周旭尧正在开车,闻言脸色倏然黑沉下来,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带走?我不是让你们看好他们?为什么还会把人给看丢了!”

即使看不见周旭尧的脸,也能从这声音里分辨出周旭尧的震怒,“是我们的失职。”

“我现在没空听你的忏悔,马上给我找人!”

“是。”

挂断电话,周旭尧马上拨打了秦桑的,然而那边响了一遍又一遍,始终无人接听。

“shit!”周旭尧忍不住暴躁的爆了一声粗话,摘掉蓝牙耳机随手扔在了一旁,在前方的路口上打转了方向盘。

而陆禹行带着秦扬,早就搭乘了轮渡离开了岛,此时轮渡已经开出了一半的距离。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太阳沉了下去,路灯亮了起来,秦桑他们也没有找到秦扬。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