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且把深情共白首 第319章

作者:乔西字数:6260更新时间:2017-01-08 11:03:17

周旭尧躲避不及,脸被飞过来的鞋子砸了个正着,面不改色的盯着秦桑那双闪烁着煋火的凤眸,淡淡开腔,“你自己同意的。”

“我同意你上二楼换洗,但是没有说过你可以进入卧室!”

面对她的愠怒,周旭尧依然是声线温柔,“但是我的衣服都在这里,而且,你也没说不准进入卧室。”

这里原本是他们一起生活地方,所以他的日常用品各种自然也都是留在这个房间。

秦桑被他的话堵得脸色一僵,她确实没说过那样的话,明知道他有意为之,偏偏还被他占了理由,这一鞋子还真的是不能解气!

秦桑很挫败,也只能恨得牙痒痒,“给我穿上衣服滚出去!”

周旭尧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一言不发转身拐进了更衣室。

比起她摆出那种冷冰冰的微笑的表情,他倒是十分喜欢她这般生龙活虎生气的模样,这样多少也证明了她还是会受到他的影响,是好事。

……

秦桑并没有从周旭尧那儿得到多少便宜,气结郁闷的到了酒店之后,眼神都不甩一个,把孩子交给周旭尧,然后兀自进去找陈眠。

酒店里,温老太太牵着温睿的手跟来客打招呼,脸上的笑容让她春光焕发了一般,精神很好,没找到陈眠的身影,走过去询问了老太太才找到了房间号。

秦桑推门而进,却不料,房内温绍庭把陈眠压在沙发上吻得那个热火朝天……秦桑对天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沙发上的两人听到声响,也顿了下来,确切的说,是陈眠把温绍庭给推开了,一张净白的脸蛋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情动,嫣红得滴血。

而温绍庭温漠的脸则是满满的不悦,蹙着眉头瞥向了秦桑。明显是嫌弃秦桑打断了他的好事。

秦桑无辜的说道,“抱歉,要不,我先退出去,你们继续?好了再叫我?”

温绍庭厚颜无耻的接话,“你识趣的话。”

“胡说八道什么呢!”陈眠抡着拳头锤了他一下,坐起来,抬手整理了下衣服,红着脸,清了清喉咙出声赶人,“温先生,你该出去招呼宾客了。”

温绍庭显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扣住了陈眠的下巴低头在她的唇上快速偷香。这才起身往门外走,越过秦桑的时候,顿了顿,淡声问道,“旭尧过来了?”

秦桑斜睨他一眼,有点不明白他干嘛这样问,“他跟我一起过来的,人在外面。”

房门合上,秦桑走上前,盯着陈眠调侃她,“啧啧,瞧你面若桃花,”又故意压低了声音,笑得邪恶而暧昧,“讲真,你家温先生饿了那么长时间,你会不会像小说里说的那般,三天下不来床啊?”

陈眠的身体很糟糕,怀孕的时候胎儿也不是很稳,所以温绍庭不可能会在她怀孕期间还碰她,因此刚才那样的情况,真的可以理解。

秦桑说完,白皙的手指捏了捏陈眠的脸蛋,“你这小身板目测是吃不消。”

陈眠撩开她的手,瞪眼恼嗔道,“你满脑子都想些什么!”

“别害羞嘛。都当妈了。”

“没羞没臊!”陈眠无奈瞥她,换了个话题,“你跟周旭尧一起过来?”

秦桑在陈眠的身畔坐下来,“你不是明知故问?”

“我并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又搞上了。”陈眠脸上红潮未褪,嗓音不咸不淡的。

秦桑斜睨她一眼,“你昨天说让人道机场接我,结果是周旭尧过去的,难道不是你在出卖我?”

陈眠闻言不由得蹙眉,轻轻的摇头,“不是我,不过是温绍庭提议让安排人故去接机,大概是他通知了周旭尧。”

她还觉得奇怪,一般情况下她不开口提出这种要求。温绍庭是不会管这些的,那天他却忽然主动提出让人接秦桑,原来是打这个主意,看来是早就和周旭尧串谋好了。

秦桑往后靠在椅背上,轻轻淡淡的笑着,“温绍庭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婆了?我还以为他眼里除了你,什么都看不见了。”

陈眠轻描淡写的道,“嗯,你离开的时候,周旭尧因为饮食不均又过度喝酒,最后搞得胃出血两度进了医院,整个人都废了似的,好歹那个也是他的好兄弟,所以有些看不下去了吧。”

胃出血?

秦桑微怔,这些事情她自然是不会知道。

“你的意思是,他因为我才进了医院?”

陈眠不以为然的睨她,“不然呢?为了我?”

秦桑耸了耸肩,颇为怀疑,“我想象不出他有那么在意,我觉得他最多就是生气几天,毕竟被中了我下的套。”

至于为了她的离开买醉搞坏身体这么狗血的情节,实在不应该出现,也很难想象。

不等陈眠开腔,她又凉凉的说道,“为什么我觉得你现在有帮周旭尧说话的嫌疑?”

陈眠勾唇,“噢,温绍庭说周旭尧对你重新展开了追求攻势,我觉得你对他也还存在那么点心思,又有一个孩子,重新在一起也未免不可。”

秦桑敛眸,一口反驳道,“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对他还有心思?”

若是如此,她干嘛要离婚?好玩?

陈眠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侧过头淡淡的看着秦桑的脸蛋,仍然是美得夺人眼球,只是那种美不再是青涩的执拗,也不似一年前的隐忍憋屈,大概是当了母亲的缘故,成熟内敛的气息让她的美沉静了许多。

她温温淡淡的问秦桑,“那你为什么要选择生下这个孩子?”

陈眠了解秦桑,虽然表面看着粗枝大叶,不太聪明,好像什么都做不好,但实际上,她在情感方面有一种寻常的固执,一旦决定就义无反顾,一旦撤退就不留余地,所以若是她真心想要跟周旭尧彻底断干净的话,就不会留下那个孩子。

秦桑默了一秒钟,“我只是舍不得那个孩子。”

陈眠没有否认她的话,“算了,反正都离婚了。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日久见人心,他到底如何,时间会告诉你,至于结果,你高兴就好。”

温绍庭行事出了名的低调,上一次高调出现众人眼里,还是和陈眠举办婚礼,而这一次,虽不像婚礼那么隆重,但也很重视。

邀请来参加宴席的人有高官显贵,商业名人,由此可见他对这个得来不易的小公主也是宝贝得紧。

……

秦桑本计划是参加完宴席就回石隅岛。然而孩子却因为免疫力脆弱,当天午夜就还是出现了不适,低烧呕吐,连夜送进了医院。

医生要在孩子头上扎针的时候,孩子出生到现在,一直都好好的,身体也没有问题,秦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难免就心慌失措,所以孩子哭,她也跟着哭,眼泪啪嗒啪嗒的像是断了线的珠子,那医生也被吓到了,迟迟不敢下手。

看见她的眼泪,周旭尧的心脏都被揉作了一团,把孩子给抱了过来,然后把她推出了诊室,省得她看见了会害怕。

大概是药效开始发挥作用,又或者是哭得累了,孩子的哭声渐渐没了,睡着了过去。

周旭尧抱着孩子坐在椅子上,而秦桑则是坐在他的身侧,哭红得像兔子的眼睛盯着孩子头上的针头,说不出的心疼难受,只恨不得自己能替他承受那些罪。

周旭尧侧过脸,清幽的灯光下,女人长而浓密的睫毛都被眼泪打湿了,眼睛微肿,一脸的愁色和不安。

担心她会累着了,他温柔的声音带着安抚,很轻很淡,“你先睡一会儿,别累坏了。”

她现在还是哺乳期,通宵不睡对她来说负担太大。

秦桑轻轻的摇头,“我不困。”

孩子生病难受,她哪里睡得着。

没当母亲之前,她只觉得小孩子可爱,现在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她才明白养孩子需要付出的真的太多太多。

周旭尧也知道劝不动她,便由着她去了。

“今天,谢谢你。”她的声音沙哑微沉。

讲真,秦桑真狠庆幸今晚有他在,孩子呕吐的时候,她都吓懵了,慌得六神无主,是他冷静理智的带孩子上医院,之后又是他在医院了跑上跑下的忙碌。

要是他不在,秦桑大概只能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乱撞,他给了她很大的安心感。

周旭尧皱了皱眉头,淡淡道,“我也是孩子的爸爸,”

秦桑没吭声。即便如此,她也还是感激他。

点滴的时间有点漫长,又有周旭尧在身旁,秦桑慢慢的还是靠在周旭尧的肩上睡着了过去。

深夜的医院沉寂安静,周旭尧侧目垂眸盯着她眉心的褶皱,忍不住抬手轻轻的替她抚平,然后十分克制的轻轻嗅着她的发香。

……

翌日清晨,孩子虽然退烧了,但是为了安心,还是决定留医院再观察半天。

周旭尧公司上午有个会议,等保姆送了早餐和衣服过来,他换了干净的衣服,又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医院,留下保姆陪着秦桑看孩子。

到了中午,没有再重复发烧,医生说可以出院了,给秦桑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开了些药便让秦桑办理出院手续。

出院手续在一楼的窗口办理,排队的时候,秦桑不小心跟一个小女孩给撞上了。

她正是慕雅秋的女儿雨雨,因为肠胃炎住院好几天了,慕雅秋工作忙,所以不能一直在医院陪着她,基本都是家里的保姆全程陪护,慕雅秋只是偶尔过来看一眼又匆忙离开。

雨雨跌倒在地上,没有哭。只是抬头,一瞬不瞬的盯着秦桑的脸看。

慕雅秋之前带雨雨在外面吃饭,很偶然的遇见了秦桑和周旭尧,当时雨雨想要冲过去叫周旭尧,却被慕雅秋拦住了,所以她认识秦桑,虽然很长时间没见过,但是以前见过的那一面,她印象深刻。

秦桑俯身朝她伸手,柔声道,“抱歉,撞到你,有没有摔疼?”

雨雨摇头,“没有。”说罢,也不让秦桑扶,自己从地板上爬了起来。

这孩子一眼能瞧出家庭环境不错,只是此时她却自己一个,秦桑多问了句,“小朋友,你家里人呢?”

“阿姨去给我准备午饭了。”

秦桑也不知道她家里人住院还是她不舒服,微笑着问道,“是你生病了吗?”

“嗯,肚子疼,不过现在已经快好了。”

秦桑皱了皱眉头,担心她那么小一个孩子乱走不安全,“那你等我一下。一会我带你回病房好不好?”

雨雨犹豫了一秒,点头嗯了一声。

办理手续的队伍有点长,需要等候,雨雨跟在秦桑的身侧,轻轻的拽了一下她的衣服,秦桑低头,听见她问,“阿姨,你也生病了吗?”

“不是,是阿姨的宝宝生病了。”

“你有小宝宝了?”

“是呀。”

恰在此时,周旭尧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雨雨?”

听到熟悉的声音,秦桑和雨雨同时转头,下一秒,刚还一脸警惕的小女孩子撒腿就朝周旭尧飞奔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他修长的腿,“周叔叔!”

秦桑诧异的看着他们,呐呐的问,“你认识这个孩子?”

说话的同时,她脑海中闪过一个很奇怪的猜想,该不会真的是他的私生女吧?

周旭尧淡淡的瞥着她,一瞬间就从她的眼底读懂了她的想法,眼角抽搐了一下,眉宇微凛,沉声道,“她是慕雅秋的女儿。”

秦桑知道慕雅集团的慕总。却对她的全名不熟悉,一时间没想起来,愣愣的问道:“慕雅秋是谁?”

“慕雅集团慕总慕雅秋。”

他话音刚落下,秦桑脑中瞬间就浮现了他和那个女人亲吻的画面,黑白分明的眸底凉了凉。

周旭尧低头看着不及他腰高的小女孩,大掌揉了揉她的小脑袋,“雨雨怎么会在这里?生病了吗?”

“嗯,肚子疼,拉肚子,我住院好多天了,周叔叔都不来看我,我妈妈没跟你说吗?”

周旭尧没有理会她的埋怨和质疑,“你怎么自己在这里?阿姨呢?或者你妈妈在哪里?”

“妈妈工作忙。阿姨出去了。”她的声音有掩盖不住的失落。

秦桑看着那一大一小,脸上的神色很寡淡,她不喜欢慕雅秋那个厉害的女人,虽然不知足把那种情绪转移到一个小女孩的身上,不过眼前这一幕,她瞧着也不太舒心就是。

周旭尧的手覆盖着雨雨的头,抬头朝秦桑望了过去,“手续办好了吗?”

“如你所见,还在排队。”秦桑的声音温温淡淡的,“你先把这孩子送回病房,等我办完手续就可以出院了。”

周旭尧狭长的眼睛微眯,眸色湛沉沉的,拍了拍雨雨,轻声说道,“雨雨,你先回去病房,不然一会阿姨找不着你又该着急了。”

雨雨嘟着嘴巴,情绪有些不高兴,“周叔叔呢?不陪我吗?”

“叔叔这边有事,雨雨自己也可以的对不对?”

她沉默了一会儿,眼睛扫了一眼秦桑,闷闷不乐的点头,然后又说了声再见,拖着小身板往电梯那边走了过去。

周旭尧没有瞧见雨雨看秦桑的眼神,不过秦桑在那么一瞬间,竟然觉得脊背一凉。

她偏过脸。盯着孩子的背影,轻轻浅浅开腔,“她还是个小孩子,你不应该亲自把她送回去吗?”

那孩子跟他很熟络,显然,跟他认识的时间应该不短,而且他对那孩子的态度也很不错。

周旭尧面不改色的把她手里的单据拿了过来,简洁的话语没有过多的解释,“她很聪明,不需要担心。”

虽然表现得不是很明显,但周旭尧还是察觉到了她情绪上微妙的变化,他心知肚明,上回那个意外的误会。多少会让她心存芥蒂。

她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也想过很多,为什么自己费尽心思对她好,她仍然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从他的身边逃离,却一直寻不着原因。

在南城那边找不到她之后,被送回医院那段时间,秦彦堔会时常出现在病房里跟他闲扯,见他颓靡不振也不怎么配合治疗,一怒之下索性嘴炮给他下猛药。

秦彦堔直言不讳指责他在对待女人方面,不管对着谁,都是一副谦逊体贴,毫无疑问就是一台中央空调,没有什么缺点。招人欢心。

问题是女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特别的存在,而不是那种毫无区别的好,让人没有安心感。

大概,秦桑也是因为如此,才会总是对着他的关怀冷眼带讽。

所以他尽量避免这种令她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否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相处方式,又得被她若无其事的推翻,再一脚把他踹开。

“真的没关系吗?”平静的声线之下全是狐疑,“她貌似挺不高兴的。”

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周旭尧老幼通吃,还是那个小女孩另有企图?虽然还是个孩子,不过她给秦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精明。

在周旭尧出现之前,她装乖的同时带着警惕。这种秦桑可以理解,问题周旭尧出现之后,为毛会从她的眼神发现了一丝敌意?

队伍前面的人已经办理完,周旭尧把单据从窗口递进去,暗哑的嗓音淡淡的,“我跟她母亲也只不过是工作上来来往而已,不可能浪费时间讨她开心。”

无关痛痒的说出来的话,又隐晦却狡猾地切开了他和慕雅秋的关系。

秦桑盯着他的背影,感觉他似乎变了不少,确切是哪里变了又说不出来,应该是……变得比较冷淡了?

上次对待凌菲的事情也是,他居然能那么平静。

从医院里出来,秦桑抱着孩子和保姆一起站在医院门口等周旭尧开车过来,偏偏就是那么巧,两米开外的地方传来女人尖锐的骂声。

“李秘书,你放开我!我今天非得教训这个贱女人不可!”

“太太,您冷静点,这里人来人往的,这样的举动对您的形象影响不好。”

“那个老东西和这个女人都不要脸搞出人命来,也不怕影响不好,我还怕什么!你别拦我,我今天一定要讨回公道!”

“太太!”

“你别以为你生下这个贱种就能改变什么!我告诉你想都别想!”

秦桑和保姆都转头看了过去,那个身材高挑,脸蛋精致却一脸冷漠事不关己的姿态站在一旁的女人正是不久之前才见过的凌菲。

另外一位口口声声要讨公道教训人的女人,衣装华贵,身材尚有风韵,脸上的妆容很巧妙的遮掩了她年龄上的缺点,虽然瞧着不会显老,但跟凌菲那种年轻貌美的女人站在一起,优劣瞬间凸显。

那位西装革履的李秘书也很不容易,苦着一张脸把女人给拦住,对凌菲道,“凌小姐,你先上车离开。”

“李秘书,你放开我!姓凌的,你有种别走!”

凌菲眉眼清冷的眸光落在女人的那种微微狰狞的脸上,抿着唇不吭声,笔直的腿朝路边的豪车走去,却在转身的刹那,瞥见了秦桑的身影。

她瞳孔骤然收缩,哪怕心头是万般滋味,也没有表现在脸上,淡淡的收回视线,镇定自若的上了车。

车辆开远,那个女人才消停了下来。

保姆在一旁愤愤不平的说道,“现在的年轻女人,都越来越不要脸,只要是有钱的男人,也不管人家是否有家室,不顾道德的倒贴上去破坏人家的家庭,这要是被传出去了,叫她父母怎么做人?”

秦桑笑了笑,并不说话。

这种事情不能全怪女人,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那些男人都是管不住自己禽兽,成天精虫上脑。

然而这个女人也不够聪明,换作她,那种贱男人不要也罢,何必当街当众丢自己的脸,拿到自己该拿的,干脆利索的走,垃圾扔了谁要谁捡就好了,这般吵闹,反而会让那种人渣变本加厉。

只不过,令秦桑感到意外的是凌菲,上次见她还能觉得她有羞耻心,现在她完全就是把别人的眼光当空气,还真是变得彻底。

网上都在传原先包养凌菲的那个钱总,把她送给了一家娱乐公司的老总,秦桑也有上网,所以多少知道一些。

娱乐圈本身就是个深水染缸,那个老总也是恶名昭彰,不知道玩了多少无辜女人,凌菲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想要卖,随便在这个圈子里找个年轻的公子哥都比那个老男人强。

现在因为那个男人,搞得丑名远播,三天两头被报道丑闻,跟个玩噱头的女明星一样,有必要吗?

然而,也真是亏得那些老东西饥不择食,人家玩过的女人送过来,就好比一颗嚼过的口香糖吐出来,他们竟能下得去口。

不觉得恶心吗?或者……不担心染病?

而且,玩出人命?

凌菲怀了那个老男人的孩子,还打算生下来?她这是决定在那条路上走到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