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且把深情共白首 第318章

作者:乔西字数:6300更新时间:2017-01-07 13:38:49

秦桑神色一顿,“你说什么?”

她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周旭尧的声调很平静,一字一顿的重复一遍,“我在追求你。”

有好几秒钟的沉?,秦桑笑得没心没肺的开口,“周旭尧,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我们刚离婚一个星期,你又要追求我?”

他当成以为恋爱和结婚都是游戏吗?怎么高兴就怎么来?

周旭尧又是一声低笑,反问:“有问题吗?”

秦桑的嗓音温凉得沁人心脾,“没问题,只是觉得你有病,若是我想跟你一起,还犯的着那么辛辛苦苦的跟你离婚?我?烦你不要给我添乱。”

“你可以拒绝我,而我也有自己的行动权利,”周旭尧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动怒,波澜不惊的说道,“我同意跟你离婚,但是没有说过我不会重新追求你。”

秦桑,“……”

所以他根本就没打算按照她预期的那般相安无事各自安好,而是打算重新介入她的生活。

跟他话不投机半句多,连招呼都不打,直接挂断了通话。

周旭尧站在落地窗边,听着里传来的嘟嘟声,唇瓣上的弧度一点一点坍塌下来,转过身,看着舒适自在地坐在待客沙发上温绍庭,“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温绍庭漠漠的扫了他一眼,长腿交叠着靠在沙发背上,“来跟你谈一笔生意。”

周旭尧迈开步伐,走到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来,顺手拿起茶几上的烟盒,抽了一根张口含住,同时给温绍庭递了一根过去。

温绍庭瞥他一眼,没接,“我戒了。”

不用问理由都能想到他戒烟到底是为了谁,周旭尧把烟盒随手扔在茶几上,??的给自己点火,袅袅的白烟从他的唇齿和鼻息间弥漫,“什么生意?”

“东郊那块地皮。有兴趣吗?”温绍庭淡声道,“卖给你了。”

周旭尧抽烟的动作一顿,眼眸眯得狭长,打量着温绍庭,“怎么回事?”

那块地皮当初他也有计划下手,只可惜资金跟不上,而不巧的是韩家那边也有意想要那块地,无奈之下周旭尧自然是放弃了。

“江城那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等陈眠身体好一些,就会过去,那边也有几个新项目要启动,这块地皮若是也要开发,太忙了。我还有家庭需要照顾。”

中瑞集团在温绍庭的手里之后发展迅猛,规模也大了不少,所以这几年他忙得几乎没有怎么休息过。

没有和陈眠结婚成家之前,工作基本就是他的全部,现在情况不同,他需要顾及陈眠的感受,需要花时间给家庭,自然不能继续当工作机器人,尤其是现在孩子也出生了,他想要和陈眠一起关注孩子的成长。

周旭尧挑眉,“那我就不客气了。”

“文件过两天给你送过来,还有事,先走了。”说罢,温绍庭起身。

“这个事情可以在电话里谈,你还特意跑一趟?”周旭尧忽然开口。

温绍庭似笑非笑的睨着他,淡漠的开口,“小四说你离婚以后要死不活,我过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周旭尧淡声道。

温绍庭拉开办公室的门,走出去之前,淡淡的抛下一句,“认真点追,毕竟你跟她还有一个儿子。”

……

奢靡的娱乐场所。

包厢内暧昧的光线晦暗不明,乌烟瘴气的味道充斥在空气里,氛围有些吵杂,酒味弥漫。

凌菲左右连边的身侧分别坐着两个老男人,其中一个是她跟了几个月的钱总。而另外一个,则是今晚钱总需要讨好的男人。

两个男人年纪和身材都不相上下,以为长年应酬又不注意保养,大腹便便的,估测在某些方面也不加节制,所以且眼神浑浊。

她今天穿的衣服是钱总吩咐人给她送过来的,修身性感的?裙,长度在膝盖以上一大截,一坐下去,白皙的大腿更是暴露无遗。

此时,一只干枯粗燥的手爬上她的腿,有意无意的往上摩挲探索,凌菲从心底感到恶寒。却又不得不按捺着,不去拨开那手。

钱总呵呵的笑着奉承着那老男人,吩咐凌菲,“菲菲,给张总倒酒。”

凌菲咬着唇,倒了一杯酒递了过去,脸上端着僵硬的笑容,“张总,喝酒。”

老男人笑得色眯眯的,接酒的时候,还不忘趁机摸了一把凌菲,欣羡的开口,“钱总好福气,能有凌小姐这样的乖巧听话的美人作伴。”

“张总不常来港城,若你不嫌弃的话,我让菲菲带你在港城走走,你看如何?”

“可以吗?”

“当然了。”钱总撞了一下凌菲的腿,示意她说话。

凌菲全身都僵硬了起来,钱总这话里的意思,她又何尝听不出来?

无非就是让她陪这个张总,以此来达成他想要的目的,这种事情,在生意场上,讲真,一点也不新鲜。

只是她没想到这种事情有一天会落在她的头上。

“抱歉,我想去上个洗手间!”话音刚落,她猛地站起来,动作太急太快,直接把张总手里的酒杯给撞翻了。

一杯酒,把她和张总的衣服都沾湿了,冰凉的液体溅到她的肌肤上,有点冷。

凌菲瞥见钱总阴沉的脸,不由得慌了神色,连忙俯身去抽纸巾给张总擦拭,嘴上也不听的道歉,“对不起,张总!”

老男人握住她的手,笑吟吟的说道,“没事没事,不用慌,倒是凌小姐,你的裙子湿了很多,需要换一套。”

钱总很干脆的递了一张卡给凌菲,吩咐道,“菲菲,你带张总去房间那边换一套干净的衣服。”

凌菲杵着不动,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般,钱总加重了声音催促,“菲菲!”

他也跟着站起来,贴在凌菲的身后,压低了生意靠在凌菲的耳边说道,“你别忘了你爸的公司还需要钱。把张总讨好了,签下这个合作合同,剩余的另外一半钱我马上给你爸安排过去。”

五光十色的光线里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是此时凌菲的嘴唇已经咬出了一圈青紫,垂在身侧的手更是攥成了拳头,眼底隐隐浮着一层水汽,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包厢很大,聚在这里的人也不少,而周旭尧也在,只是他坐在最偏的一个阴暗角落里,不细心留意,很难瞧清他的容貌,低调沉?却自成一股不容人侵犯的气场。

周旭尧捏了捏眉心。沉寂的眉目上遍布着一层淡淡的灰霾,隐隐透出不悦,与周围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

其实他比凌菲还要早到,所以凌菲一进来,他就发现了,也仅仅是扫了一眼,那时正好有几个人在和他谈话,包厢里光线又太过暗沉,所以凌菲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他坐在上发,听不到凌菲那里的对话,可是单纯从那气氛里,也轻易读懂了某些内容,尤其是隐约瞧见凌菲一脸憋屈隐忍的样子。

眸色微微暗了几度。

端过桌子上的酒杯,仰头一口气灌了下去,他将酒杯搁下,起身便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这时候,凌菲也接过了钱总的门卡,领着张总往门口走,就这样不其然的,跟周旭尧遇上。

凌菲眼底净是愕然,抬眸透过忽明忽暗的灯光,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色西装,内里的白色衬衫领口被熨帖的一丝不苟,衬托的他英俊的脸愈发成熟深沉,挺拔的身姿,温淡而冷贵。

心尖上倏然传来一阵疼,让凌菲全身冰凉透彻。

“旭……尧……”艰涩的挤出一个名字,声带已如同撕裂了一般,再也无法发声。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而她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周旭尧神色寡淡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颔首,然后视线错开,伸手打开门。

凌菲几乎是身体自发的动作,在他迈出去的时候,一把伸手抓住了他的西装衣摆,“旭尧!”

尖锐的声音,让一旁的张总也吓了一跳,带着狐疑的视线来来回回在两人之间穿梭,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周旭尧那股生人勿进的冷漠劲头镇住。

周旭尧沉?不语,只是回过头,眸色温漠而凉薄的看着她。

凌菲被他那淡漠到极致的眼眸看得心悸,拉住他,脑袋确实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跟他说什么。

是让他帮她?还是跟他解释?

都不适合,反而会显得她更加廉价的可怜。

周旭尧等了一会儿都没有听见她说话,波澜不惊的开口,“有事?”

凌菲蠕动着唇,半响之后,她颓废无力的松开手指,脸色在暗芒下只有一片灰败,眼神有些狼狈的避开他。“没事。”

周旭尧淡淡的收回目光,尔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等周旭尧的身影走远了,张总才小声的叫她,“凌小姐?”

凌菲回过神,眼底朦胧一片,哑声道,“没事,我们走吧。”

她知道的,周旭尧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了,也不会再像以前那般不计前嫌的帮她,现在对于他来说,她与他那些短暂交往的女人毫无差别,大概只有秦桑才真正获得了他的心。

周旭尧回到南城别墅,望着空荡荡的房子,忽然就无比的想念秦桑,于是就给秦桑打了电话。

石隅岛上的秦桑,刚冲完澡,在擦着头发,听到铃声,却看见是周旭尧的号码,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手指利落把电话挂断,然后把扔到了床铺上。

听着手里传来冷冰冰的机械女声,周旭尧扯出了一抹苦涩的笑。

……

陈眠女儿的满月酒席,秦桑回来港城。

秦桑抱着孩子从旅客通道出来,隔着三米的距离。看见西装笔挺的周旭尧鹤立鸡群的站在人群中,眉心一下子就皱成了一团。

自从那天他扬言要追求她开始,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不过秦桑都拒接了,到后面不耐烦,干脆就把他的号码拉?,结果他这个死变态,使用了其他的号码给她接着打。

简直就是成了一种变态的骚扰,秦桑气得接过一次,把他骂了一顿,他才消停一些。

所以现在见到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周旭尧噙着笑,笔直的走到她的跟前,朝秦桑伸手,“孩子让我抱吧。”

“不必了,陈眠安排了人过来接我,一会儿我直接到酒店。”秦桑不领情,很平静的拒绝了他。

男人英俊的脸面不改色,盯着她淡妆精致的脸蛋,衾薄的唇勾勒着玩味的笑,“来接你的人就是我。”

秦桑,“……”

所以,她是被陈眠给坑了?

秦桑眉眼妩媚却凉薄,眸底是冷湛湛的笑,“可是我不想坐你的车。”

“那我陪你坐出租车。”

“周旭尧,你这有完没完了?现在是打算对我死缠烂打吗?”

“嗯。是这么打算。”他坦然的承认,旋即又挑唇道,“你这样对我避之不及,是怕会对我动心,所以才连坐我的车都不敢了?”

秦桑噎了一口气,心头冒出一股恼意,“有免费豪车和司机,我有什么不敢?”

男人幽暗的眼底有一抹精光一闪而过。

上了车,秦桑说了酒店的名字,让他开车,结果车开到半路,秦桑才发现方向不对,这是开往西井别墅的路。

“周公子,我要去的酒店,不是你家。”

周旭尧淡定道,“现在西井别墅已经在你的名下,所以那儿是你家。”

秦桑这才记起,当初签署的离婚协议,上面好像确实有写了西井别墅的房产归她所有,不过办理了离婚手续她就回石隅岛了,所以房产权并不在她的手里。

“但是我不想住在那里,我喜欢住酒店。”

“孩子还小,住酒店始终不如家里安全方便。”他有理有据的反驳。

秦桑压根说不过他,或者说,她不想跟他争辩,以她对他的了解。现在跟他对着干,大概还有其他更多的手段逼得你不得不投降。

与其浪费口舌还给自己添堵,索性闭上嘴巴听从这些安排,横竖也仅仅是暂时的。

一旁的保姆看着他们一见面就斗嘴,在心底偷偷的笑了。

回到西井别墅,一眼就能看出周旭尧还是住在这里,秦桑灵机一动,转过身看着周旭尧,挑唇淡笑,“周公子,这儿是我家对吧?”

周旭尧微微眯了眼睛,“对。”

“那谢谢你送我回来,你可以走了。”

“走?”男人深邃的眸愈发幽深。敛下某种微妙的情绪,轻声咀嚼着一个字音。

秦桑慵懒的笑着,“这儿是我家,难不成你一个陌生男人,还想住在我家里?你不走的话,我会报警说你强闯民宅哦。”

这大概就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他相信她是真的会说到做到。

沉?了几秒后,周旭尧才淡漠的开腔,“我要看儿子,”低沉暗哑的嗓音无法分辨出他的情绪,“这是我的权利。”

“可以,”秦桑笑得轻轻淡淡的,不急不慢的补充,“不过?烦你看完就走,我家不收留陌生男人过夜。”

她一再强调陌生男人四个字,分明就是提醒他,他们之间已经毫无关系,摆明了不想跟他有任何牵连。

周旭尧锁住她含笑的眼眸,清楚她心结,也并不急于逼迫她接受,挑出淡笑,“好,我待会就走。”

秦桑一愣,这么好说话?还以为他又要耍各种小把戏了。

周旭尧越过她,从婴儿车上把孩子小心翼翼的抱起来,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对了,你那只猫要怎么办?你不在,我也要上班,所以我已经把它寄养在宠物店了。”

原先秦桑不在还有保姆,所以小卡一直都留在西井别墅养着,只不过现在秦桑偏要留在石隅岛,别墅这里就之后临时工过来做卫生,他只好把猫放宠物店。

秦桑看着男人在捏着孩子的手在玩,父亲两倒玩得挺欢,孩子咯咯的笑声,她淡淡的说道,“知道了,我这次回去会把它一起带走。”

说罢。也不理会他,拉着行李打算上楼。

“放着我帮你提上去。”

秦桑冷笑着睨他一眼,“不用,另外警告你一句,我家你只能在楼下的范围活动,二楼不准踏足。”

周旭尧有点头疼,“我的东西全部都在楼上。”

“等我这次回石隅岛了,?烦你把过来把你的东西都搬出去。”

周旭尧?然,他这是彻底被扫地出门了。

……

第二天早上七点钟,孩子就醒了,秦桑把他喂饱以后交给保姆抱出了房间,而她继续躺下来补眠,等她在睁开眼。已经将近十点钟。

阳光从落地窗一路蔓延至床边,秦桑伸了个懒腰,然后起床洗漱换好衣服下楼,却看见客厅的浅色的沙发边上,周旭尧坐在地毯上,手里拿着一个玩具在逗弄着沙发上的孩子。

他穿着一身严谨的西装,正经八百的装束却显得很随意,丝毫不担心会弄皱了衣服。

而在他的脚边,雪白的小卡眯着眼睛慵懒的打着瞌睡,画面静谧而美好。

秦桑趿着拖鞋下楼,他听见动静,回过头,勾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起来了?”

他是现在是什么心理,秦桑也能估测到些许,他这是明目张胆的借用看孩子的借口来侵扰她的生活,而奈何,她无权拒绝他。

毕竟孩子还小,又不可能让他带走几天,所以他想要天天过来看孩子,她还不能说不。

秦桑不答话,装聋作哑的转身就往餐厅那边走了进去,“阿姨,我饿了,有什么吃的先让我填一下肚子。”

宴席设在中午,从别墅这边出发到酒店,大概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秦桑不想空腹坐车,会很难受。

“还有一块三明治,我用微波炉给你热一下,你等一等。”

“好,谢谢。”秦桑顺手从一旁的置物架上把报纸给抽了过来,在餐厅上拉开椅子坐下,低头翻开着报纸。

没一会儿,保姆就端着一杯豆浆和三明治过来,“太太,这是先生做的。”

保姆的称呼不管秦桑纠正多少次都改不过来,久而久之秦桑也懒得勉强她。

收起报纸,盯着冒香气的三明治,淡淡问道,“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保姆笑了笑,“少爷起床的时候,先生就到了。”

所以他是七点就到这里了?来这么早,还特意给她做了早餐?这殷勤献得不错,果然是名不虚传的温柔好情人,知道怎么讨女人欢心。

秦桑也心知保姆是向着周旭尧的,为此并不发表任何评论,安静的进食,周旭尧的厨艺一向不错,而且不能否认的一点,他了解她的口味和喜好,三明治很符合她的口感。

吃到一半的时候,看见周旭尧绷着一张?脸,抱着孩子走了进来,“孩子尿湿了我的裤子,而且,他好像……”

秦桑咬着三明治,视线徐徐落在他的下半身,熨帖平整的?色西裤,裆部和大腿上湿了一大片,好像是他尿裤子了一般,秦桑一时没憋住,噗嗤一笑了出来。

周旭尧紧绷的脸更为阴郁了,额角突突的跳着,秦桑差点也噎着了,忍着笑问他,“好像什么?”

他僵硬挤出三个字,“拉粑粑!”

闻言,秦桑再也憋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保姆说天气热,不出门可以不用给宝宝穿纸尿片,所以就和邻居的几位太太一起缝制了比较凉爽的尿布给宝宝用,所以可想而知周旭尧有多崩溃。

周旭尧虽然喜欢她的笑靥,但是目前这种尴尬的情况,他实在没办法拥有什么好心情。

秦桑还不不打算放过他,用力收敛了几分笑意,微微岔气的说道,“你……你给他洗干净呗!”

周旭尧的脸色这下彻底铁青了,不再跟秦桑废话,抱着孩子转身就去找保姆了,没一会儿又折返回来,“我需要换洗一身干净的衣服。”

秦桑觉得他脑子有病,“这种事情你跟我报告?”

他凉凉的睨她一眼,“没有你的允许,我不敢上楼。”

在这里,她是主人,他可怜的连活动范围都被严格限制了,秦桑显然是故意如此,周旭尧有自知之明,不敢再随便惹恼她。

呃——

秦桑抬手撩开额前散落的碎发,露出素净白皙的脸蛋,纤细浓密的睫毛轻眨,“噢,那你去吧。”

她大发慈悲准许了。

等周旭尧转身上楼了以后,秦桑心情愉悦的想,这种掌控全局高高在上的感觉蛮爽的,尤其是看他吃瘪却不得不忍着的表情,很有成就感。

秦桑把早餐吃完了,回卧室打算准备好出门所需要东西,抬手推开门,刚走到床边去拿,却听见浴室方向咔嚓一声响起。

秦桑抬头望了过去,只见周旭尧仅是下身围着一条浴巾顿在浴室门口处,墨黑的短发滴下的水珠顺着他肌理分明的壁垒滑落,肌肉喷张充满了力量的性感美。

她想也不想,抬脚脱下拖鞋,用力朝着他的俊脸砸了过去,“周旭尧,你这个神经病!谁让你进我的浴室洗澡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