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且把深情共白首 第316章

作者:乔西字数:6496更新时间:2017-01-05 11:16:15

被秦桑一句包子脸整得陈眠吃东西的心情顿时全没了。

秦桑却还嫌事不够大,继续道,“温绍庭也是本事不小,能把你养的白白胖胖。”

认识陈眠这么多年,胖这个词仿佛永远都跟她扯不上关系,不管陈眠如何暴饮暴食,身材都是偏瘦,身体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主要是她把自己逼得很紧,事事力争上游,压力之下想要长肉似乎是天方夜谭。

而嫁给袁东晋那个混蛋之后,也没能得到很好的照料,为他奔波劳碌,最后把身体都搞坏了,更是骨瘦如柴。

现在……秦桑真心佩服温绍庭的本事。

陈眠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蹙着眉头瞪了秦桑一眼,“你不用再重复强调,我又不是你,说一次我就能听懂了。”

秦桑抱着孩子在她的身侧坐下来,腾出一手捏了一把陈眠的脸蛋,几分嫩滑,手感柔软,憋着笑说,“你这么个吃法,也不担心自己恢复不回来啊?”

陈眠轻轻拍掉她的手,“你就不能不要在我伤口上撒盐吗?”

她的眉眼露出苦恼,语气埋怨,“这还不是怪温绍庭,整天说我瘦,一直让我吃吃吃,本身怀孕的时候为了防止孩子营养不良吃得胖不成形,现在卸货了,连老太太也掺和在一起,天天都让我吃各种补身体的东西,又不能出去走动,不胖才怪。”

秦桑挽唇微笑,安慰她道,“这是好婆婆呀,若是换做袁东晋那个妈。你就想多吃一口,没准都会被她抢走饭碗呢!现在这臃肿也是暂时,到时候你重新投入职场奋斗,很快又瘦下来了,没什么好担心。”

温绍庭那个面瘫本身就对她不冷不热的态度,陈眠若是因为这个问题跟他闹起来,到时候没准他会不准她和陈眠见面了。

陈眠斜睨了她一眼,伸手把她怀里的孩子给抱了过来,“我看你是故意来刺激我的。”

“我哪有?”

“故意等身材恢复完美了再来见我,不是刺激是什么?”

秦桑挑了挑眉,啧了一声,“这都什么事儿?你瞧你被一个男人宠得白白胖胖的才是刺激人好不?我这副模样是没你这么好命。”

陈眠低头,用手指轻轻逗弄着孩子。不咸不淡的说道,“周旭尧不是一直陪着你,帮你打点好了一切?”

秦桑托腮看着她,“嗯,是呀,不过他跟你家温先生不一样,他给我的是照顾,又不是男人对女人的宠爱。”

她是真心替陈眠感到高兴,不管怎么说,温绍庭这个男人把陈眠过去所受的苦逐渐抹去,带给了她新的生活和好的开始,陈眠这样的幸福,也是来之不易。

陈眠的嗓音很清淡,“决定好要离婚了?”

“嗯。”

陈眠沉吟了片刻,想了想还是决定把她知道的事情告诉秦桑,“凌菲那个儿子,不是周旭尧的。”

秦桑看着陈眠,眼神怔忪。

不等她开口,陈眠继续道,“周旭尧早在你离开之前就跟那个孩子重新做了一份亲自鉴定,两人并非父子关系,而是亲缘关系。”

“亲缘关系?”秦桑困惑不解。

陈眠点头,有条不紊地解释,“那孩子的父亲是周云岳,陆禹行早就知道这些,让人在亲自鉴定上动过手脚。所以你看到的那一份是他让人伪造的,凌菲本人也不知道这些。”

秦桑抚着额头,不由得失笑出声,“所以凌菲是连自己跟谁上了床都没搞清楚?”

“是这样没错,”陈眠也笑了,“她现在跟一个年近六十的男人在一起,听说那个男人为了她还打算跟自己的原配离婚,被原配的女儿找人教训了好几次,现在是闹得满城风雨,当真是成了名人。”

原本是风光无比的陆太太,被众多女人仰慕着,如今却落得一个小三浪荡女的下场,被人指指点点。这种天壤之别,相比过得不太是滋味。

秦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更无法想象凌菲那个女人会做出这种事情,毕竟她骨子里其实很争强好胜,自尊心又重得过分。

而且,闹成这样,周旭尧也不帮她?还真是挺意外。

“对了,她也不是你爷爷的私生女,那也是陆禹行捏造的。”

这个是在周旭尧吐血出院的时候,温绍庭发了善心,告诉陈眠,周旭尧帮秦桑和凌菲做了亲缘鉴定,两个人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想让陈眠转告秦桑,解开这个死结,很可惜,当时连陈眠也不知秦桑的下落。

听到这些话,秦桑真不清楚该不该怪陆禹行心理阴暗,尽是做这种卑鄙的事情。

陈眠不动声色地看着秦桑,“这样,你还是选择离婚吗?”

若秦桑是因为这些才决定跟周旭尧离婚,她觉得说出真相才是正确的,毕竟秦桑若是对周旭尧有情,就没必要因为这些不必要的误会而分开,若没有感情,也起码是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沉默了一会儿,秦桑温温淡淡的开腔,“眠眠,我跟他离婚,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些,但并非是全部,而是我没办法毫无芥蒂的相信他。”

陆禹行捏造的这些假象仅仅是催化剂,促使她更加肯定自己要离开周旭尧而已,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们两人的本身。

其实信任就是一张白纸,沾污了想要漂白,真的太难了。

秦桑不想以后像个神经病一样担心受怕,没有安全感。

陈眠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感情这种事情,外人其实插不了手,淡淡的问道,“什么时候办手续?都已经安排好了?”

“就这两天吧,得先把孩子的入籍手续办理好,然后再办理离婚手续,不会需要太多时间,基本都是他在安排,我到时候就是签个字就好了。”

“孩子的抚养权呢?”

秦桑懒懒的说道,“他同意孩子的抚养权归我。”

陈眠挑眉,淡淡的笑出声,“当初耍尽了手段要把你留下来,你失踪的时候。他还失心疯差点把我给掐死了,现在居然这么好说话?不太想他的办事风格,我还以为他会把你骗回港城,又把你囚禁起来。”

秦桑失踪那几个月,周旭尧是个什么样的态度,陈眠再清楚不过。

“掐死你?”秦桑愕然,她没想到周旭尧会对一个女人下手那么粗暴。

陈眠点了点头,“对啊,不过他没占到便宜,被温先生打得鼻青脸肿的在医院躺了一天。”

秦桑揉了揉眉心,犯愁道,“我跟你的想法是一样,不过目前为止他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暂且相信他吧,除此以外,我也改变不了什么。”

周旭尧若有意要困缚她,就不能会再给她一次偷跑的机会,所以这个办法已经行不通了,被他找到的那一刻,秦桑就已经放弃了这种念头,跟他交涉,很意外他也会同意。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尚且算的得上顺利,她也不用太过杞人忧天。

陈眠抬眸,看着秦桑愈发沉稳娴静的脸庞,“离婚之后么?你有什么打算?留在港城?还是会离开?”

秦桑的视线落在孩子的脸上,没看陈眠,淡淡的嗓音在温度适宜的房间里显得很温凉,“港城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我会带着孩子和小扬留在石隅岛那边继续生活,毕竟也适应了那里,而且有熟悉的人。”

港城这个出生地,曾经充满了欢声笑语,繁华的都市带给她无数的荣耀感,只是随着她一段感情的葬送,父亲的离世,各种复杂的关系,渐渐让她感到了厌倦,在这里,已经找不到归属感了。

陈眠轻描淡写的说道,“离开也好,毕竟这里还有个陆禹行,你留下来,大概也不能安生。”

提起陆禹行,秦桑沉默了几秒。

秦桑在心底反复询问过自己无数回,到底为什么她当初如飞蛾扑火般喜欢上陆禹行,明明他不领情,她还死缠着不放,是不是真如他所说的那般给他造成了很大的负担,结果到头来也没有答案。

但有一点很清楚,她和他的缘分,已经终止了,从她成为周旭尧的人那一刻开始。

只是说到底是一起长大,又真心对待过的人,看见他情绪失控,秦桑多少会有些感触。

秦桑轻轻捏着孩子柔软的小手丫,收拾那些多余的情绪,笑着说道,“大概唯一还能让我舍不得的,就是你了。”

陈眠勾唇,“你少来恶心我。”

秦桑打了她一下,嗔声道,“你这死没良心的,有了男人,我就变得可有可无了是吧?”

陈眠直接笑出了声。无辜地看着她,“你放心,再过不久,我和温先生也要离开港城了。”

“离开港城?什么意思?你们要去哪里?”

“已经决定搬回江城了,刚结婚不久他就有这个计划,不过公司那边需要办理的事情比较多,所以才会一直拖到现在。”

两个人聊了很多,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秦桑一直待到周旭尧下班过来接她才离开。

……

孩子一晚上会醒来好几次,为了方照顾,晚上孩子会放在主卧室里和秦桑一起睡。

夜深,秦桑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孩子的哭声,眼睛惺忪地掀开一条缝,带着浓浓的困意从床上爬起来给孩子喂奶。

好不容易把孩子喂饱哄着睡着了过去,秦桑的饥饿感也浮了上来,实在有些禁受不住,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出门下楼去吃点东西。

别墅很大很安静,秦桑轻手轻脚的下了楼,走到厨房里,打开冰箱翻食物。

“你在做什么?”

蓦地,安静的空间里响起一道低沉的男音,把秦桑吓了一跳,转头的时候还不小心撞到了冰箱门,疼得她一把捂住了额头。

“你走路就不能带点声音吗?这样突然出现,没病都被吓个半死。”秦桑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语气埋怨。

周旭尧朝她走了过去,自然而然地拉开她的手。“抱歉,吓着你了。”看见她额头上撞红了一块,温热的指腹轻轻摩挲,“很疼吗?”

男人靠得很近,秦桑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有一阵清新的沐浴香味,淡淡的,很好闻,他的动作和语气都太过温柔,以至于她楞得忘记推开他的动作。

周旭尧低头,看见她一副傻乎乎的样子,低笑了一声,“撞傻了?”

秦桑回过神,有些惊慌失措的想要后退,差点又被绊得摔倒,幸而被周旭尧眼疾手快的拉住。

男人几不可闻地低叹一声,似宠溺又似无奈,“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

把她扶着站好以后,又不着痕迹的松开手,避免了她的尴尬,低声问道,“肚子饿了?”

她一晚上为了孩子需要醒过来好几回,其实很辛苦,经常都会半夜饿得需要起来吃点东西才能睡着,这个习惯,周旭尧自然也是清楚。

秦桑抿着唇嗯了一声,瞥见他墨黑的短发还湿哒哒的。难怪她会闻到沐浴露的味道,原来他是刚洗完澡。

周旭尧站在冰箱前,侧对着她,“你去餐厅等一会儿,我下个面条,很快就好。”

秦桑看着他,轻声道,“不用了,我看见有布丁,我吃那个就好了。”

周旭尧没有看她,已经开始动手从冰箱里拿出食材,用波澜不惊的口吻说道:“布丁太凉了,不要吃太多,对肠胃不好。”

他拿出鸡蛋西红柿还有青菜,然后关上冰箱的门,“反正我饿了,要下面条,你也一起吃。”

秦桑犹豫了三秒钟,也不再坚持,“那我帮忙一起吧。”

“不用,你出去等着就好,这里交给我。”

秦桑抬眸,“虽然我不会下厨,不过我洗个菜还是可以的。”

周旭尧笑了笑,“听话,你去等着就是帮我最大的忙。”

秦桑。“……”她怎么觉得他这话里有话?

他扣住她的肩膀,转过她的身体,把她轻轻推出了厨房,“等我十几分钟。”

秦桑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在餐厅里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这样安静平和的夜晚,她看着厨房里穿着居家服在忙碌的男人出神,讲真,当初她就是被周旭尧这种贴心而宠溺的好给迷惑了。

这些时间,他为她做的那些并非看不见,也不是没感觉,不管他做的再好,她总会忍不住的想,对其他女人。他大概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吧,这样的念头涌上来以后,她没有太多的感动情绪,只是不想再重蹈覆辙。

不过,她真有点冲动想要问他,为什么凌菲发生那么多事,他也没帮她,抑或是,他想帮,却无能为力。

然而,也仅仅是想想,毕竟她现在的立场去问这种问题,不太适合。

十几分钟后,周旭尧端着两份热腾腾的面条出来,香味飘散,勾得人食指大动。

不知是太好吃还是她太饿,一大碗面她吃得干干净净。

……

从陈眠那儿得知宋大禹也因为她的逃跑无辜受到牵连,被周旭尧揍了一顿,秦桑觉得有必要联系他,跟他说声抱歉,结果却听到他满心喜悦的跟她报喜,说刚和女朋友领证了,要请几个好朋友出来一起庆祝一下。

宋大禹的女朋友秦桑自然认识,当初还是秦桑帮他拿到的联系电话,他能抱得美人归,秦桑还有一份功劳呢。

她在哺乳期。又不能喝酒,偏偏他庆祝的地方在会所,秦桑本想拒绝,但想到和周旭尧离婚之后,她离开了港城,也没什么见面机会了,便答应过去坐一会儿。

高级会所里。

宋大禹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喝多了几杯,就抓着秦桑埋怨了一番他被周旭尧揍的事情,秦桑被他整得愧疚什么全部烟消云散了。

秦桑没有呆到很晚,时间差不多了,她就起身告辞。

步出电梯,秦桑接到周旭尧的电话。“我已经出电梯了,马上就到。”

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嗯,出了门口向左拐,我在路边等你。”

“好。”秦桑挂断电话往门外走,结果刚步出大门,却发现门口那围了一群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秦桑走近才发现,有人不知因什么事情发生了争执,秦桑抬眸不经意的一瞥,却瞥见了凌菲的身影。

凌菲穿了一件黑色连衣裙,剪裁贴身,勾勒出她前凸后翘的身材。性感魅惑。

秦桑这个防线只能瞧见她的侧脸,即便如此,也不得不说,即使凌菲离过一次婚,生过一个孩子,却仍有令男人为之倾倒的资本。

虽说她不光彩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不过她本人似乎受到的影响不太大。

秦桑也站在人群后驻足观看,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堵在凌菲面前的是两三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看模样年龄应该在而是出头,青涩的面容特有的年少气盛,跟凌菲对峙的气场甚至带着几分趾高气扬。

其中一个女孩子开口一句话就引得众人哗然,“凌菲,你这个贱蹄子。我爸都可以当你儿子的爷爷了,你居然还勾引他,到底还要不要脸?”

秦桑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凌菲,想看看她会怎么反击。

不过凌菲对这种场面和刁难貌似司空见惯了,镇定自若地说道,“这位小姐,我并不认识你。”

“哈!不认识?你勾引我爸,还得我爸爸要跟我妈妈离婚,你居然说不认识我?”女孩子似乎很气愤,说话的声音很大,大家都听得很清楚,“你不就是为了钱嘛?你想要多少才会离开我爸,你说,我给你!”

若非此时是夜晚,周围的灯光又偏暗,凌菲难看的脸色一定会暴露无遗,她强忍着脾气,“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说罢,凌菲迈步想要离开现场,但是她刚迈步一步,就被女孩子拽住了,“你还给我站住!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另外两个人也随之上前,把秦桑围堵住,打定了主意不让她走。

“这位小姐,请你松手,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凌菲绷着脸,厉声道。

女孩子不屑的嗤笑一声,“不客气?”

下一刻,女孩子抬手一巴掌精准地掴在了凌菲的精致的脸蛋上,清脆的声音,很响亮。

秦桑听着都觉得很疼。

“我倒是看看你敢怎么个不客气法,你这个不要的小三!”女孩子气焰愈发高涨,“不是不客气吗?怎么不说话了?”

凌菲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尤其是听到那些窃窃私语,更是怒不可遏,“我让你放开!”

她使劲了全身的力气,用力一甩,当下就把那个女孩子的手给甩掉了,女孩子几乎被踉跄了一下。

挣脱了束缚,凌菲想离开,然而她忘记了,对方还有两个人,她被围得无路可走。

凌菲板着脸,冷着声音,“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就这样!”话音落下,啪的一下又是一巴落在了凌菲另一侧脸颊上,“我让你知道破坏人家庭的下场!”

凌菲不吭声,咬着牙根掏出摁了几下,“喂,你好,我要报警……”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抢走了,凌菲瞪着眼,“还我!”

那个女孩子猖獗的一笑,捏着用力砸向了地板,应声碎裂,她抬着下巴挑衅地看着凌菲,“还你。”

不等凌菲从怒气里反应过来,那两个一直保持沉默的女孩子分别抓住了秦桑的两手臂,凌菲一惊,“你们做什么!”

“你敬酒不喝喝罚酒,这怨不得我。”

众目睽睽之下,那个女孩子丝毫不畏惧事情会闹大,左右开弓照着凌菲的脸一巴接着一巴掴了下去,一边打着一边骂,“我让你犯贱当小三!让你勾引我爸!”

当今这个社会,人心都冷漠的,更何况眼下这种状况是在教训第三者,大家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凌菲一个人被三个女孩子欺负,谁也没有伸出援手。

秦桑对凌菲本就没有多大的好感,冷眼旁观,也没出手帮她的打算,更加不想为了一个凌菲招惹不必要的?烦。

会所那边的保安原本也不太想管,不过察觉事情越闹越大,不得不上前制止,终于把凌菲从那三个女孩的手中解救了出来。

秦桑见状,亦不打算逗留,转过身却看见了不远处的周旭尧,修长挺拔的身姿带着一阵冷贵,朝她走了过来,不由得一怔。

他笔直地走到秦桑的面前,顿住了脚步,秦桑抬头,喃喃问道,仿佛自语,“你怎么过来了?”

他淡淡的解释,“等太久了,担心你有什么意外。”

说罢,他很自然的抬头看向了秦桑的身后,“发生了什么事吗?”话刚说完,他就看见了凌菲。

当然,凌菲也发现了他。

秦桑的视线一直锁着他的脸,见他神色顿住,不动声色的转过身,看向了同样怔住的凌菲。

周围分明还有零碎的吵杂声,却仿佛一瞬间沉寂了下来。

凌菲浮肿的脸已经辨不出什么情绪的变化,但她眼底却是从开始看见周旭尧开始的意外,到看清秦桑那脸的时候变得震惊。

秦桑回来了!

这个意识,让凌菲整个人都僵冻住。

她盯着秦桑愈发成熟自信的漂亮脸蛋以及唇角噙着的淡笑,顿时觉得自己的脸好像是火烧了一般灼灼刺痛。

秦桑看见了刚才那一幕,她被人各种欺凌却狼狈得无力反抗的一幕,而周旭尧,也跟她一样,眼睁睁看着,竟然丝毫没有出手帮她……

秦桑漠漠的收回目光,连眼皮都不抬一下,低声说了一句,“走了。”

内容已替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