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卷 且把深情共白首 第314章(修正)

作者:乔西字数:6344更新时间:2017-01-04 13:10:32

炎炎夏日,温度极高。

陆禹行身姿挺拔,妖孽的容貌,本已是鹤立鸡群,现在又抱着秦桑,更是引得来人纷纷注目,有人认出了秦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想要上前询问,但又被陆禹行身上那股无形冰冷气场逼得望而怯步。

上了轮船,他找了一个偏角的位置坐下来,旁边原本坐着几个人,均被他吓得惶恐离开,周围三米之内,无一人靠近,形成了一方独立的领土,而他,是那个残暴的君王。

两人始终沉默着,再无任何交谈。

秦桑并没有晕船的先例,然而不知是否因为刚生产完,身体比较虚弱,她觉得胃部很不舒服,想要吐,时而的摇晃,让她的唇色渐渐变得青白。

陆禹行低头瞟了她一眼,发现她的脸色不对,两道眉头蹙起,温漠的嗓音压得很低,“不舒服?”

秦桑抿着唇,不吭声。

“晕船?”他的声音似乎也有些困扰,大概是没想到她会出现这种状况。

秦桑仍然是把他视为透明的存在,像是要跟他犟到底。

陆禹行止住了声音,知道她现在不愿意开口说话,也不再继续追问,抱着她,调整了下姿势,摁住她的头,让她靠在他的肩膀上。

淡淡的烟草味混于他的气息里,萦绕在鼻息之间,并没能让秦桑的眩晕感有所改善,但是这个姿势倒是挺舒服,秦桑也提不起力气跟他挣扎。

秦桑有些恍惚地瞟了一眼外头万里无云的蓝天。闻着咸咸的海风味道,黑眸淡淡了阖上,海浪的声音一波接着一波,和轮船里隐约传来人的交谈声彼此起伏融合,在她的耳边回荡着。

若是没有那些不堪的过去,她和他能够如此平静而亲密的相处,秦桑想,大概她会感到无比的幸福。

前提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而如今,她除了疲倦感,心底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从前她不懂他为什么要冷,不管她多努力讨他欢心,他看一眼都嫌累。一如现在,她看不懂他为何要如此执念,死缠着她不放。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秦桑觉得,男人的心思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难以触摸的东西。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轮渡靠岸,人流争先恐后地下船,陆禹行抱着秦桑从容不迫地跟在人流后。

陆禹行过岛之前,就已经让席助理开车在码头外面等着,抱着秦桑出了码头径直朝停车的方向走去。

眼见就要走到路旁停着的黑色轿车旁,后座的车门忽然被推开,首先出现在视野里的是一双擦得埕亮的黑色皮鞋,紧接着,男人高大的身影从里面走了下来。

男人身形挺拔,伫立在车门边上,英俊的脸暗沉温漠,狭长的眼眸微眯,视线淡淡地投射过来。

秦桑错愕地看着他,那颗心脏忽然就加速跳动,难以描绘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周旭尧张唇,含住了抽到一半的香烟,吸了一口,徐徐吐息,用没有波澜的声音问道,“小叔,你要带桑桑去哪里?”

陆禹行的视线冰冷而阴骇,下巴的弧度绷得很近,视线略过周旭尧。落在了车内,抱着秦桑的力道毫无自觉地加重,勒疼了秦桑而不自知。

周旭尧似乎猜透了他的想法,衾薄的唇勾出一抹淡笑,只是笑意不抵眼底,“抱歉,你助理实在出众,想认不出来都挺难。”

他的话音刚落下,车的另一边,k先下了车,然后又从里面拽下来一个人。

席助理的唇角有明显的淤青,显然是吃了苦头,他惭愧自责地低着头,“陆总。抱歉。”

席助理按照陆禹行所说的那般,在码头候着,原本是一直坐在车上,但是中途发现他的烟抽完了,然后下车去买烟,结果就跟周旭尧他们撞了个正着。

他是亲眼看见周旭尧他们从码头离开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又折返回来,隐约觉得情况不妙,想要给陆禹行电话通知,结果号码还没拨出去,他就被k给制服了。

k是练家子出生,而席助理充其量也只有青少年的时候在学校跟人打过架,根本就不是对手,一个拳头就够他受了,只能乖乖就范。

陆禹行淡淡地扫了席助理一眼,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是否生气,也无法读懂。

周旭尧抽完最后一口烟,烟蒂落在地上,抬脚碾熄,而后笔直地朝陆禹行走了过去。

两个人男人对峙,空气一触即发。

秦桑夹在中间,保持着沉默。

眼下的情形,陆禹行很明白,想要带走秦桑,唯一的办法,只能把周旭尧打到趴下为止,思及此,他把秦桑放了下来,“桑桑,你到旁边去。”

码头的海风很大,女人的短发被吹的凌乱,她还在坐月子,不适宜这样吹风,周旭尧眉眼沉翳,把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直接披到了秦桑的身上。

秦桑困惑地看了他一眼,只见他薄唇微动,低沉温柔的嗓音似乎在安抚,“别受寒了。”

说罢,他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沉声吩咐,“k,把太太带远一点。”

秦桑约摸也明白这两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因为他们的身上都带着很重的杀气,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她抓住了周旭尧的手腕。

周旭尧低头看了看她,“你到一边去,不然会受伤。”

秦桑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来不及说出口,她已经被k带离了风暴的中心地带,退到了一旁。

k发现她的动作,出声阻止,“太太,你阻止不了,这是唯一的办法。”

与此同时。周旭尧和陆禹行已经同时出手攻击向对方。

两人曾经交手过一次,那一回陆禹行受伤尚未痊愈,所以惨败,而这一回,两人都是正常的状态。

不管是陆禹行还是周旭尧,都是阴暗的底层一路爬上来,曾经在真刀真枪里多次与死神擦身而过,可见谁也不是省油的灯。

码头上来来往往的人看见这一幕,纷纷驻足围观,甚至有人拿出手机开始录视频,但是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

开始谁也伤不着谁,渐渐的,两人都添了伤,周旭尧踹中了陆禹行的腹部。而陆禹行的拳头砸中了他的脸,你来我往,谁都占不到便宜。

秦桑看着他们,担心继续这样下去会把事情闹大,对k道,“k,你过去把他们拦住!”

k面不改色,“太太,我拦不住。”

他的身手在周旭尧之下,现在这个状态冲上去,只能是当炮灰的命,况且,周旭尧也容不得他插手。

就在秦桑焦躁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码头上的保安发现这边骚动赶了过来,几个穿着工作服的保安一起冲过去,合力制止了他们。

不知道谁报的警,最后两个人被警车带走,直接带去了警察局,秦桑和k还有席助理,也一起跟了过去。

……

警察局里。

这里是南城而非港城,周旭尧和陆禹行也并非什么明星人物,虽然一个圈里名声雀跃,但并不代表在港城意外的地方,所有的人民群众都会认识他们。

南城警局里的警员,同样不知道他们是何方神圣,录口供的时候自然也不会有多客气,甚至语气有些粗暴。

k和席助理很快就联系了律师道警局把两个人领了出来。

秦桑身上披着周旭尧的黑色西装,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抬头看见两人脸上不相上下的伤口和淤青,沉默着。

两个男人同时上前朝秦桑伸出手。

“我们回家。”

“跟我走。”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刹那,他们同时盯着对方,紧绷着几乎又要动手。

秦桑把手交给了周旭尧,从椅子上站起来,淡淡地看着陆禹行,轻声说道,“陆禹行,够了,麻烦你不要再闹了。”

若非得选一个人,那么她肯定选择周旭尧,这毋庸置疑,陆禹行从一开始就输了。

因为不管如何,她现在都还是周旭尧名正言顺的妻子,再者,她已经跟周旭尧谈好了。而陆禹行,身份不对,情绪也不对,他甚至有动她的孩子的念头,这种想法太过危险,秦桑无法忍受。

周旭尧反手握住了女人柔软的手,唇角微微上扬,眉眼上露出了胜利的神色,看着陆禹行的眼神都变得轻蔑。

而陆禹行盯着他们紧握在一起的手,视线徐徐往上移,最终落在女人温凉的脸庞上,幽暗的瞳孔逐渐收缩,溢出一层冰冷。

即便和周旭尧打得鼻青脸肿也不露丝毫狼狈。此时却被她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一句话,猝不及防地打得他狼狈不堪。

挠心挠肺的嫉妒和不甘,挥之不去的执念,到底是把他逼出了手。

手腕上骤然传来的刺痛,让秦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陆禹行已经被嫉妒冲昏了脑袋,顾不得她是否会疼,狠狠地将她往自己的怀里拽。

她的双手,分别被两个男人拽住,像一件物品,被争夺。

连警局都还没有走出去,又闹上了,双方的律师都很头疼,分别上前劝说,试图让他们注意一下氛围,然而两个男人眼底只有熊熊的火光,根本没把律师的话听进去。

“陆禹行,松手。”周旭尧唇上的弧度愈发的深然冷淡。

陆禹行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秦桑的脸上,锁住她的眼睛,沉声强调,“跟我走。”

说罢,他的力气又重了几分,打算强行把秦桑给抢过来,而周旭尧自然是不许,两人就像在拔河,想放手的那一方就输了。

秦桑怀疑这样下去,自己会像一个破布娃娃被一分为二,皱着眉头忍不住叫了出来。“你们都放手,我疼!”

听到她喊疼,周旭尧一下子撤去了力道,而陆禹行并未松手,秦桑成功落入了他的怀抱里。

电光火石之间,站在陆禹行身后的k,手起手落一个狠劈落在陆禹行后颈部位,陆禹行顿时昏迷了过去,席助理及时出手扶住,才没跌落在地。

“放心,只是昏迷了而已,”k对席助理说道,“不过最好还是尽快送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比较好。”

毕竟周旭尧下手不轻,估计陆禹行身上伤得不轻。

席助理看着秦桑,低声问道,“小姐,你真的不肯跟我们回去吗?陆总他真的很重视你。”

秦桑握着被捏痛的手腕,看了看陆禹行,最终还是垂下了眼眸,“我不会回去。”

席助理还想说些什么,秦桑打断了他,“若是可以,你最好给他找个心理医生看看。”

陆禹行这副模样,秦桑不得不怀疑他已经心理扭曲,若真如此,能帮到他的,只有医生,而不是她。

席助理怔了怔。到底没有继续说下去,架着陆禹行和律师一同离开了。

……

从警局出来已经是十二点多,周旭尧带着秦桑直接找了一家酒楼吃饭。

他的脸上带着伤,唇角甚至溢出了血丝,这副模样走在路上都会吓到路人,进入酒楼之前,秦桑拉住他,“先去医院。”

并非心疼,说到底他也是因为自己负伤,而且这样实在不雅。

周旭尧盯着她露出了疲态的脸,淡淡说道,“只是轻伤,你的身体要紧,先吃饭。”

秦桑看他一眼,并没有跟他较劲。

点菜的时候,秦桑也不知道他到底从哪儿学的,挑选的食物都是以她的身体为重,顾及她的口味,甚至细致到连一些辅料都叮嘱服务员不准用。

秦低着头,默默地喝了一口水,忽然说道,“我去一趟洗手间。”

周旭尧蹙眉,“你现在不能碰冷水。”

“只是洗个手,而且马上就擦干。”秦桑有些无语,难不成让她上厕所不洗手?他不恶心她还受不了。

秦桑也不等他说话,直接往洗手间走了过去,再出来,桌字上已经上了几道菜。

她也确实是饿了。坐下来不说话,默默地吃了不少,起先周旭尧也会给她夹菜,不过秦桑始终不碰他夹的,他大概也发现她故意的排斥,不再自作多情。

一顿饭,总算安静地吃完。

吃晚饭后,他们直接南城医院,周旭尧做了检查,并未造成内脏损伤,只是肌肉拉伤,也无需住院。

周旭尧处理完伤口,走出来发现秦桑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没有伤着哪里?”

秦桑听见声音。迟钝地抬起头看向面前高大的男人,眼底有些茫然,“没事。”

周旭尧皱了皱眉头,蹲下身来,拉过她的手扯起袖子,发现她两手腕上都有淤青,尤其是被陆禹行钳住的那一手,一圈青紫,看着触目惊心。

他掀眸看着她,低沉的嗓音微涩,“抱歉。”

秦桑一怔,缩了缩手,但是没挣开,“我没事。”

她的皮肤比较敏感,掐一下都会青紫,会变成这样,她并未感到有任何意外,只是当时确实挺疼。

“去让医生看看,用药擦一擦。”他说着,牵着她的手把她扶了起来。

秦桑抿着唇,安静地跟在他身后进入了医护室。

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医生简单了看了下,给了一支药膏就把他们给打发了。

从医院出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的时间。

车里,秦桑坐在周旭尧的身侧,两人中间隔着一段距离,她扭头看着窗外的景色,而周旭尧在打电话。不知道他打给谁,出了嗯嗯的声音,几乎没有怎么说话。

周旭尧结束通话,侧目看向秦桑,发现她的头靠在车窗上,闭上了双眼,隐约可见眉宇上淡淡的疲倦。

他眼眸的沉了沉,一抹温柔不自觉地浮现,就那么目不转睛看着她出神。

难得的相处可以气氛静谧,周旭尧也舍不得破坏。

秦桑闭着眼睛,却忽然开腔,“你不是回港城了吗?为什么还会在那里?”

想了又想,秦桑还是没忍住,把心中的困惑问了出来。

按照他离开的时间计算。陆禹行和她出现在码头的时候,他应该差不多到机场才对,可是他却把席助理给拦住,等着他们出现。

周旭尧不紧不慢地瞥着她,波澜不惊地道,“吴石给我打了电话。”

从码头到机场,接到吴石的电话的时候,他们的车已经上了机场高速路,无法转头,只能加速前行,尔后再调返。

若是这一次秦桑被陆禹行掳走囚禁起来,哪怕是周旭尧,也没有十足的信心从他手中轻易把她抢回来,毕竟他动周家所耗损的元气尚未恢复。而陆禹行却已经到了一个忍无可忍的极限。

所以从机场返回的时候,为了不错过时机,周旭尧亲自开车,几乎是玩命的飙车,刚下了高速路口,就被警察追一路追赶,k为此周旋也耗费了不少精神,毕竟k不是容旌,他习惯用拳头说话,交涉方面并不容易。

自然,秦桑无须知道这些经过,所以他说的轻描淡写,仿佛不值一提。

秦桑掀开了眼睛,却仍是不看他。“吴石怎么样了?”

陆禹行下手很重,被打到吐血,估计伤得不轻。

“已经送去医院接受治疗,不会有生命危险,就是吃点苦头。”语气温淡随意。

详细的情况一字也不提及。

车到了码头,秦桑下车,本以为周旭尧只是把她送到码头就会离开回港城,却不料他竟打算跟自己一起回岛上。

她转身,语气凉薄浅淡,“你公司不是有事?我自己可以回去,你不用继续跟着我。”

周旭尧牵过她的手,不作任何解释,“走吧。”

秦桑盯住他的手,“周旭尧,不用为了我而怠慢了你的工作。”

他低笑了一声,“这个时候,你像一个普通女人那般感动一下如何?”

口吻有讨好的嫌疑,秦桑轻轻颦眉,须臾,她凉凉的回以微笑,“很抱歉,你尧失望了。”

话音落下,她轻轻地挣开了他的手,越过他,率先登上了轮船找好了位置坐下来。

周旭尧的目光一路追随着女人的背影,不是是否他的错觉,这样的秦桑,周身仿佛筑起了一道无形的高墙,而她躲在墙壁的那边,独身一人悠然自得,陌生得令人难以触及。

他的脚步迟钝了一步,随后跟上前,在她身旁的位置坐好。

轮渡开出五分钟,恶心感又开始了,秦桑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缓和自己的情绪。

周旭尧敏锐地发现她的不对劲,盯着她愈发青白的唇色,眉头紧蹙,犹豫了一秒,还是伸手将她拉了过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

“这样靠着会比靠着椅子舒服些。”

秦桑没吭声,算是默认了这个举动。

折腾了大半天,秦桑的身体有些吃不消,摇摇晃晃里,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慢慢松弛下来,脑袋昏沉沉的,在短短十几分钟里,不知不觉的便睡着了过去。

等她醒过来时,发现已经躺在了自己房间的床上。

窗户的窗帘拉上,遮挡住了所有的光,房间里昏暗,秦桑躺着楞了几秒钟,仿佛自己做了一场梦,她抬手揉眼睛,发现手腕上残留的淤青,才有了真是感。

原来不是做梦。

赖在床上一会儿,她起身拉开了窗帘。

已经是傍晚时分,太阳已经下山了,夏日的傍晚,橘红色的彩霞映得整个天空像是点燃了一把火,鲜艳炫目。

秦桑站在窗边上,双手扶着窗,微微眯着眼睛,深呼吸了一口空气,缠在心底的那团不明郁结,淡了许多。

身后的房门响起,她闻声回头,看见月嫂从门后露出头颅,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宋姐。”

月嫂见她已经起来,这才推门走了进来,“太太,你醒了。”

“嗯,宝宝呢?”

“小少爷在楼下,先生在抱着呢。”月嫂露出一口白牙,笑容可掬。

秦桑皱了皱眉头,她无法想象周旭尧那个男人抱着孩子的场面,脑海中单纯浮现那副画面都觉得十分违和滑稽。

而且他前几天虽然每天都会来看她和孩子,但从不肯动手孩子,秦桑甚至怀疑他其实并没有多喜欢小孩。

现在怎么有闲情逸致抱孩子了?

月嫂见她又站在窗边吹风,忍不住开始叨念,“太太,你现在不能吹风,不谨慎的话,很容易落下头痛的毛病。”

秦桑知道月嫂是为她好,也没有多说什么,一边从窗户那边走回来,一边问道,“吴石的伤势如何,你知道吗?”

“伤得挺严重的,听说肋骨都断了两根。”月嫂回想起吴石的模样,仍然后怕。

秦桑的脸色不是很好,闻言更是难看了几分,她知道伤得不轻,没想到陆禹行会下手如此重,这种伤,大概需要在医院躺上一段时间。

她没说话,直接从房间走了出去下楼去找孩子,月嫂亦步亦趋,“太太,你还是不要走动太多。”

秦桑没有听她的劝,“没事,已经那么多天了,偶尔走动下有利于身体恢复。”

刚走到楼梯上,一眼便看见客厅里坐着一个男人,他抱着孩子,正在给孩子喂牛奶,他似乎也听见了动静,抬头往上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的瞬间,秦桑愕然的瞥见男人刹那僵硬的表情。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